第20章第二天霍铮敲开何云舟家门的时候,比何…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第二天霍铮敲开何云舟家门的时候,比何云舟预料得要早得多。

“唔你今天不上班吗”

何云舟有些诧异地看着霍铮大步走入房间,下意识地接过了霍铮脱下的外(tào),然后挂在了玄关的衣帽架上。

“今天公司的事(qíng)已经完成了。”

霍铮平静地说道。

他来到了沙发旁,南瓜正把自己摊成一张毛茸茸圆滚滚的猫毯,四脚朝天地占据着大半个沙发,睡得浑天地暗。

霍铮看了南瓜一眼,然后十分坦然地一(pì)股虚坐了下去。

“喵呜”

之前还在睡梦中的猫(mī)发出一声异常不满的嘟囔,用爪子死死抠住沙发的另一头,强行从霍铮的(pì)股下挤了出来,然后便迅速地窜到了猫爬架上。

“嘶嘶”

南瓜迅速锁定了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然后翘着尾巴,冲着霍铮呼呼直叫。

而霍铮挑着眉毛瞪着南瓜,发出了刻薄的嘲讽:“是你占地面积太大了,胖子。”

“”

站在一旁的何云舟看着这一幕,稍稍有些忧虑地打量了一下霍铮。

其实霍铮表现得跟以往完全一样,可何云舟还是觉得,坐在沙发上坦然自若的男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超低气压。

不然,也不会幼稚到去欺负一只睡熟的猫。

“啊,之前在法国定了点东西给你就当是在你家吃饭的回馈好了。”

霍铮倒是对何云舟的忧虑浑然不觉。

他就像是真的刚想起来那样,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枚小小的玻璃瓶,放在了茶几上。

何云舟一听到霍铮又在国外定了东西,便想起了昨天晚上吃的超贵的松茸,眼皮顿时一跳。

“只是一些家常小菜而已,你真的不用送东西给我。”

何云舟有点心虚。

毕竟家里给猫吃的东西很讲究,但给人吃的东西,难免有的时候也会用上猫饭剩下来的一些边角料。

以后还是要专门给他准备点食材比较好吧

何云舟在自己的心底检讨道。

“我送你的也只是一些小东西而已。”

霍铮道。

何云舟拿起了桌上的玻璃瓶,定睛一看,整个人顿时愣住。

“啊,这个是”

“feur de se,”霍铮语气上扬,轻声道,“盐之花,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很喜欢海盐口味的东西。”

霍铮用眼角的余光仔细地观察着何云舟的表(qíng),看到那个人眼角眉梢止不住的高兴时,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yīn)郁与沉闷顿时去了大半。

果然,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待在这个男人的(shēn)边,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心思总是很好猜,想要的东西虽然有些奇怪但只要收到了,那种纯粹的喜悦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掩饰住。

就像是他的深(qíng)一样。

霍铮在心底叹着气。

“我是说过,但是,海盐跟盐之花也差的太多了”

何云舟拿着手中的那一小瓶雪白的盐,整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种最顶级的高级海盐出产量极低,难得的是,霍铮随意放在茶几上的这一瓶在长途跋涉之后,依旧保持着那种宛若宝石一般的漂亮雪花状晶体。

何云舟甚至控制不住地举起小小的玻璃瓶,对着灯光照了一下。

虽然之前也想过拒绝霍铮送的太贵的东西,但是喜欢烹饪的人看到这种高级的调味料,难免还是会很高兴。

“盐之花也是海盐吧。”

霍铮无奈地看着何云舟,有点儿迷惑于对方的高兴。

只是一瓶盐而已就能高兴成这样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好哄的人啊。

至于又一次听到了有钱人发言的何云舟,听到霍铮的疑惑后,也只能揉着鼻梁,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是很贵的海盐。”

何云舟强调了一遍。

但即便是这样,霍铮看上去依旧显得很茫然。

“很贵”男人有些迟疑地重复了一遍,“那个,反正你喜欢就好了吧。”

“算了”

对上霍铮的脸,何云舟只能无奈地低语。

不过,下一秒,他的心(qíng)还是控制不住地变得高昂起来:“正好今天做了手工冰淇淋呢,之前是打算熬一点巧克力酱和坚果一起搭配冰淇淋,但是有这个的话,至少撒上一点点就可以做成盐冰淇淋了。”

“手工冰淇淋”

“没错,专门为你做的哦。”何云舟微笑着说道。

毕竟不能老是吃南瓜的酸(nǎi)啊。

这一句何云舟没敢说。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霍铮那一份那么贵的松茸做回礼,所以才会不顾麻烦地做了手工冰淇淋作为饭后甜点。

“今天的水果是椰浆蜜瓜,也恰好很适合撒一丁点儿盐吃呢。不过这样的话,除了避风塘炒虾,总觉得还要再配点儿别的东西”

霍铮专注地凝视着在他旁边看着盐瓶,欢欢喜喜盘算着菜谱的何云舟。

“喵喵”

紧接着,是一直在观察这边的南瓜。

大概是以为何云舟手里拿着什么它也可以吃的东西,南瓜相当迅速地跳到了茶几上,伸长了脖子不停地叫唤着。

“这个你不可以吃哦。”

何云舟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南瓜的头然后说道。

在灯光的扫(shè)下,清秀的男人轮廓上有一层柔软的金色光芒,连带着他手心下那只胖乎乎的(ròu)球也变得可(ài)了一些。

小小的客厅里飘(dàng)着些许高汤的香气与猫(mī)的呜咽,何云舟眼底的温柔仿佛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霍铮安静地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猫,心底最后那一点(yīn)影也像是被融化了一样,慢慢地流走了。

拿到了盐之花作为礼物的何云舟,在这个晚上做的菜自然也格外丰盛了一些。

一大盘黄金璀璨的避风塘炒虾是主菜,放在了餐桌的正中央。

一盘脆皮猪五花,是相当漂亮的红褐色,整整齐齐摆在一大叠脆生生的生菜旁边。

用豆豉和尖椒炝炒的野藜蒿,碧绿生脆,香气扑鼻。

做避风塘炒虾取下来的虾头被何云舟用来煸了虾油,撒了大量蒜蓉葱花,和切成细丝的火腿凉拌了雪白晶莹的白菜梗。

还有一小碗炖豆腐,用的是昨天晚上煲的鸡汤作为汤底,上面撒了一小撮虾子来增加额外的鲜香。

最后是一道清汤,材料是新上市的嫩豌豆和用芦笋熬出来的芦笋清汤,还额外放了一点木鱼花。

而等到霍铮坐下来,何云舟忽然一拍额头,嘀咕了一句:“差点忘了。”

接着便快步走到厨房,托了小小的黑色土锅出来。

“朋友给我寄了点新笋,所以今天还做了笋焖饭。”

何云舟笑道。

揭开土锅的盖子,伴随着水蒸气一起升腾而起的还有浓郁的鲜咸香味。

用饭勺稍稍拌松后盛放到碗里的米饭里不仅切成滚刀块的(rǔ)白嫩笋,还有带着漂亮油脂的淡褐色咸(ròu)丁。

就像是何云舟说的,今天的晚饭确实都只是一些家常小菜,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看上去质朴的咸(ròu)笋焖饭还是那些菜,都有种奇异的华丽感。

“试试看,希望你能喜欢吃。”

何云舟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筷子,给霍铮夹了一只虾。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而为之。

但霍铮的动作,却因为这个行为而稍稍僵了一瞬间。

“好。”

霍铮低下头,飞快地将那金黄酥脆的虾放入了口中。

“唔”

咬下虾(ròu)的瞬间,霍铮的不由睁大了眼睛。

很好吃

能够让何云舟三番四次在霍铮面前提起来的咸蛋黄避风塘炒虾,确实有着出乎霍铮意料的美味。

浓郁的咸蛋黄附着在虾子酥脆的外壳上,那种咸鲜的味道与微甜而弹牙的虾(ròu)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普通的避风塘虾为了保持虾子的酥脆,需要对虾仁进行多次地复炸,水平一般的厨师一个不小心就会做出稍显干瘪生硬的虾来。

但何云舟会将现剥的咸蛋黄放入烤箱后进行烤制,然后在用加(rè)后起沙流油的咸蛋黄泥和些许淀粉包裹住虾子,再对虾子进行煎炸。

这样一来,虾子的外壳很容易就能变得酥脆而可口,内里的虾(ròu)在咸蛋黄的保护下,也能维持一种多汁爽脆的新鲜口感。

作为避风塘炒虾的重要配料那些用大量蒜蓉一同炒制的面包糠,也会融入大量从虾仁外壳上剥下来的咸蛋黄沙,吃起来的时候远比普通的面包糠美味。

只不过加入了咸蛋黄后,无论是炸虾仁还是炒面包糠,对火候的要求都非常高何云舟对霍铮说的那句“一般我不会做给别人吃”的话,可并不是单纯为了哄霍铮乱说的。

因为实在太麻烦,何云舟确实很少做这个菜。

反倒是放在避风塘炒虾旁边的那道猪五花,他倒是更常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