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在今天之前,何云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有…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在今天之前,何云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有的时候尴尬是可以化为实质的。

然而他现在知道了。

将舒燃从玄关扶到沙发的短短路程,舒燃已经隔着何云舟打量霍铮打量了许多次。

“你就是那个那个对吧”

舒燃神秘兮兮地,冲着霍铮眨了眨眼睛。

霍铮:“”

何云舟:“舒燃,你醉了。”

舒燃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忽然冲着霍铮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能看出来你你就是嗝”她忽然顿住,发了一小会儿呆后目光迷离地转向了何云舟,“我想喝啤酒。”

霍铮盯着舒燃的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吭声。

而另一边的何云舟听着舒燃的呓语,头皮都要炸了,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把整个场面弄得更加不可收拾。

好在舒燃的酒品不算太差,只要得到她想要的便会安分下来。

何云舟硬着头皮将舒燃重新安置在沙发上,随后便将一瓶灌了冰红茶的啤酒瓶递到后者的手里。

“给,你的酒,”

“总觉得你家的啤酒甜甜的”

舒燃嘻嘻傻笑几句,双手捧着啤酒瓶,顶着一脸酒气,小口小口地啜饮了起来。

一直到舒燃平静了下来,何云舟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他便意识到,自己的(shēn)边安静得有点恐怖。

“”

何云舟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转过(shēn)来看向客厅的另一角。

在霍铮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对舒燃的嫌弃。

走进客厅之后,他便径直拖着单人沙发椅移动到了距离舒燃最远的角落,一(pì)股坐了下来。

看上去似乎是在躲避舒燃(shēn)上的酒气,但除此之外,似乎还有点儿在生闷气。

不巧的是,年轻又傲慢的霍先生安顿自己的地方,恰好靠着南瓜的猫爬架。

所以何云舟回过头时,看到的便是满脸冰霜的霍铮和肥肥胖胖的南瓜挤在一起,一同凝视着他与舒燃。

霍铮全(shēn)都写着不爽,而南瓜满脸都写着警惕和好奇。

在这一瞬间,何云舟仿佛在那个角落看到了异常熟悉的画面瓜叽和南瓜排排坐暗自偷窥客厅的场景依稀还在昨天,何云舟不由有点恍惚。

“我之前一直不知道你还(tǐng)会哄人。”

而另一边,看着何云舟柔声细气,一脸纯良地用冰红茶骗醉鬼,霍铮感觉自己的(shēn)体里那股莫名火气变得越来越旺盛,说话时的语气也很微妙。

与其说是(yīn)沉沉,倒不如说是幽怨才对。

意识到到这点霍铮心头一紧,紧紧地抿住了嘴唇。

“她只是喝醉了。”何云舟回过神来后,连忙放软了声音对霍铮解释起来,“毕竟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看着她不管。”

“嗯,看得出来。”

霍铮貌似平静地回复道。

可这幅模样落在何云舟的眼里,又一次地与瓜叽的样子重叠了起来。

啊,如果霍铮真的是猫的话,现在大概已经竖着尾巴,俯下(shēn)体开始低声嘶嘶直叫了吧。

没想到,就连讨厌舒燃这一点都一模一样吗

何云舟忍不住想。

是的,瓜叽生前也很不喜欢舒燃。当然了,瓜叽从一开始就是那种讨厌人类的猫,除了何云舟,它无论对谁都带很强的防备心。不过大概是因为舒燃每次来都伴随着醉酒和哭泣,发出的声音和气味都很强烈,所以在瓜叽的讨厌人类列表上,舒燃与另外一个人几乎是并列第一的。

这个晚上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这种让何云舟为难的(qíng)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舒燃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把那一罐冰红茶啤酒喝完,何云舟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何云舟打开手机一看,“梁萌萌”三个字映入了眼帘。

要说没有心口微痛百味掺杂是假的,但同样的,梁萌萌迅速地找到自己这件事(qíng),也没有出乎何云舟的意料。

毕竟同样的流程已经在他家上演了不止一次。

“我在门口了,来接她。”

甚至就连按下接听键后,何云舟听到的话语都似曾相识。

打开门,(shēn)材消瘦的女人轻车熟路地走了进来。跟稍显可(ài)的名字完全不符合的是她(shēn)上那种生硬冰冷的气息和稍显(yīn)沉面容,可以说,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完全不好打交道的类型。

进门后她的视线在角落里的霍铮(shēn)上微微停顿了片刻,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但最终她也只是微微额首,轻声道了一句“你好”便彻底地忽略了霍铮。

“这一次又麻烦你了,多谢。”

回过头,梁萌萌对何云舟说道。

不过,何云舟总觉得梁萌萌似乎在那一声“麻烦”上加重了音调,道谢里也比记忆中的更多上了几分郑重。

在何云舟微微怔住的时候,梁萌萌已平静地走向了沙发,径直抱住了舒燃。

“阿燃,起来回家了。”

她凑到舒燃的耳边轻声说道。

“萌萌哇呜呜呜呜你来接我了呜呜呜呜”

一听到梁萌萌的声音,之前还醉得跟死狗一样的舒燃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死死地抱住了恋人的腰。

下一刻,她便半哭半笑地大叫起来。

“萌萌你不生我的气了对不对我们不会分手对不对呜呜呜”

“嗯。”

面对涕泪交加,一脸可怜还有满(shēn)酒臭的舒燃,梁萌萌的表(qíng)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眼看着舒燃真的要哭出来,她伸出手,在舒燃乱糟糟的头发上摸了摸。

“别哭。”

她说道。

舒燃把头埋在她的肩头,抽泣了一下,声音低了下来。

“嗯,我不哭。”

明明一句(ròu)麻的话都没有说,什么动作都没有做。

但在这一刻,任何人都能感觉到,紧紧拥抱在一起的那两个人,是深深地相(ài)着的。

何云舟有些木然地站在两人的不远处,垂下了眼眸。

而在房间的另一头,霍铮有些厌烦地盯着舒燃和梁萌萌,满脸(yīn)郁。

他感到了一种非常古怪的,无法解释的不爽。

尤其是在发现了站在那里面带微笑一动不动的何云舟后,这种奇怪的心(qíng)便膨胀到了让他无法控制的程度。

何云舟的笑容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难过呢

霍铮的视线无法自拔地停留在何云舟有些忧郁的侧脸之上。

(xiōng)口的位置很沉重,不,应该说,很痒霍铮找不到什么词语可以来形容这种感觉。他有一种冲动,想要冲过去一把抱住何云舟,然后把那两个你侬我侬拼命往外散发粉红广播的女人从何云舟家里一咕噜全部丢出去。

但那个女人来这里明明就是为了带走那个醉鬼,为什么还是会让他如此烦躁

霍铮真的很讨厌何云舟在这个时候的笑容。

这厢霍铮还在沉思,那厢舒燃却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

酒醉进入后半段,舒燃俨然有些昏昏(yù)睡,而梁萌萌直接搂住走路依然还有点踉跄的她打算离开。

实在是太熟悉的几个人,连客(tào)的流程都直接省略了。

何云舟勉强维持着脸上温柔的笑容,将那两个人送出了门口。

“再见。”

他冲着她们摆了摆手。

接下来,应该平静地转(shēn),平静的关门。

然后,等待。

等待着下一次,他的门又一次被打开,而舒燃又一次闯进来,再被梁萌萌带走。

何云舟以为这一次自己也可以跟平常一样,消化掉这一次的痛苦。

然而,关门的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一抬头,看到的是舒燃的背影。

曾经点亮过他生命的那个人依靠在另外一个人的肩头,一步一步,逐渐离他远去。

何云舟的大脑空白了一瞬。

“我去送送她。”

恍惚中,何云舟只对霍铮草草交代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冲出了大门。

电梯口前,再次看到何云舟的梁萌萌显得有些诧异。

“云舟怎么了有什么事(qíng)吗”

“那个”

何云舟猛然顿住脚步,看着面前相互依偎的恋人。

他傻傻地站在那里,从未觉得自己是如此狼狈而愚蠢过。

理智逐渐回到(shēn)体,但盘踞在心头的痛苦,却每一秒钟都增加。

舒燃的分手又一次的结束了,就跟之前那么多次一样。一直以来,何云舟也只是她们恋(ài)中的一个小小的道具,如今她们之间的小(qíng)趣已经落幕,他又何苦傻乎乎地跑出来自取其辱

何云舟仿佛能听到一个冷酷到极点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这么低语道。

“你们两个还是要好好过。”舒燃,其实我喜欢你。

下一刻,何云舟听到自己用一种温和的,陌生的声音说话。

“能别折腾就别折腾了,我还指望着什么时候能去美国蹭一顿婚礼酒席吃呢。”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

“你们两个也算是这么多年来的真(ài)典范了,我对(ài)(qíng)的信心全靠你们了。”

楼道里的灯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在那一瞬间,梁萌萌的表(qíng)似乎变得有些奇怪。

但当何云舟定下神再去看,无论是舒燃还是梁萌萌都与之前一样。

“嘻嘻嘻你也是啊何同学”

没等梁萌萌说话,舒燃便已经傻笑着开口了。

别看她之前在何云舟家哭成狗,但如今一回到梁萌萌(shēn)边,她立刻就喜滋滋得像是过年的小孩。

“你跟乖啊先生也要好好的我觉得他(tǐng)好的而且他比那狗(pì)欧阳帅多了不愧是我的死党,眼光够好我看你之前对他也很黏糊的嘘,我能看出,你对他不一般”

一边说,她还一边冲着何云舟挤眉弄眼,伸出大拇指不停地比划着。

梁萌萌也适时开口:“恭喜。”

何云舟一听便知道两人真的误会了霍铮的(shēn)份。

“其实,那什么,你们误会了,他不是我的恋(ài)对象”

他想要开口解释。

那个人并非真的是他的恋(ài)对象,他也并不是真正的同(xìng)恋

可就在说话间,何云舟的视线一个不小心,又一次落在了舒燃与梁萌萌十指紧扣的双手上。

无数的画面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中须臾闪过,求而不得的痛苦,多年来的暗恋,伪装出来的平静和酸楚的祝福瞬间膨胀,弥漫,不可收拾。

鬼使神差的,何云舟心念微动,仿佛被另外一个人控制了,说完了后面那半句话。

“我还没成功呢,现在还在努力追求他。毕竟是那么帅的人,可不好追了。”

怦怦

怦怦

怦怦

怦怦

何云舟并不知道,就在他(shēn)后看不见的角落,有一个人猛然转过(shēn),背部用力地贴在了冰凉的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