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何云舟准备的酸奶并不多,小小的一只玻…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准备的酸(nǎi)并不多,小小的一只玻璃碗里也就几口酸(nǎi)但也就是这几口酸(nǎi),在一只张牙舞爪的猫(mī)的视线下,竟然变得格外好吃。

这种事(qíng),是之前的霍铮完全想不到的。

当然更加让霍铮想不到的,恐怕是何云舟在看到这一幕时的复杂心(qíng)。

气到炸毛的橘色胖猫与镇定自若一脸骄傲的银色大猫,就在不久之前,两只猫(mī)不停明争暗斗的场面还是何云舟家里的(rì)常风景。

瓜叽离开之后,何云舟本以为自己永远都见不到那个画面了。

有那么一瞬间,何云舟甚至想要不管不顾地抓着霍铮的手,问他是不是自己的小猫(mī)了。

幸好,因为触景伤(qíng)而引发的理智断线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何云舟很快就反应过来,霍铮大概只是恶趣味地想要逗猫而已。

他一把将南瓜从餐桌上连根抱起,将那只气呼呼的猫丢到了客厅的猫爬架上,然后又拆了小包鸡(ròu)干给它。之前还很崩溃的南瓜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叼着一根鸡(ròu)干飞快窜到了沙发底下。

没多久,就从沙发下面传来了南瓜(ròu)干时的“吧唧”声。

“它还(tǐng)贪吃。”

霍铮端着酸(nǎi)碗,走到了何云舟怕旁边,跟他一起盯着沙发然后幽幽说道。

何云舟尴尬得想要捂脸。

“抱歉,我也没想到它会这样激动”

说话间何云舟又瞥见了霍铮手中的玻璃小碗,那种心虚的感觉再一次笼罩了他。

“没关系,它很可(ài)。”

霍铮说。

无论是晚饭也好,酸(nǎi)也好,忽然之间跳上桌子的猫(mī)也好。

围绕在霍铮(shēn)边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心(qíng)很愉快很轻松,明明没有喝酒,但整个人却陷入了一种仿佛微醺一般的状态。

“它之前不会这样的,”何云舟还在干巴巴地解释,“但最近我在给它减肥,所以只要看到吃的,它就会变得很激动。”

“所以它之前是想抢我的酸(nǎi)”

霍铮忍不住得笑了起来,心底有点儿得意洋洋。

“嗯”何云舟忍不住扶额。

猫抢食这种事(qíng)对于养宠物的主人来说倒是没有什么甚至还有点小可(ài),但对于旁人来说,却实在有些失礼。

更不要说,就在不久前,南瓜还直接踢翻了汤碗,弄脏了霍铮的一件衬衫。

这让何云舟更加不好意思了。

“真的很对不起,下次我会把它隔离到房间”

何云舟没有注意到,霍铮在听到“下次”两个字时,眼神有些飘。

“那倒也不用不过下次吃饭,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给我微信。”

霍铮带着一点暗示,柔声说道。

何云舟已经连续两次提醒霍铮“下一次”的晚饭,霍铮又怎么可能错过对方那明显的邀约暗示。

“唔,当然。”

何云舟自然是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毕竟,他真的很喜欢跟霍铮待在一起的感觉,而霍铮跟南瓜之间的相处细节,更是让何云舟又伤感又欣喜又难以自拔。

霍铮没忍住多看了何云舟一眼 ,后者嘴角那一丝满怀欣喜又带着淡淡隐忍的微笑,仿佛一下子笑到了霍铮的心里。

几个月后,霍氏集团大楼,cao项目部。

“光于第四次测评的人选我目前的想法是这样,都写在计划书里了。董事会那边现在的态度有点暧昧,我觉得背后大概又有人要搞小动作,你要是有空的话最好跟老头子通个气,别到时候后院起火,特别是霍女士,她那便是薄弱口,我知道你对她有点那个,但无论如何还是要找个人看着嘿,霍铮你在听我说话吗”

在霍铮的办公室内,李鱼忽然停下了自己的话头,一脸犹疑地看向了办公桌后面容冷若冰霜的霍铮。

“唔我在听我妈那边一直有人在监控,倒是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

霍铮慢了半拍才把目光从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他望向李鱼,镇定自若地说道。

虽然说他的回答证明刚才他并不是完全的神游天外,但李鱼还是哽了半天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状态。

“你刚才又走神了,霍总。”

李鱼冷冷地说道。

“你现在的状态不太对啊”

他忍不住补充道。

事实上,霍铮的这种不对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霍铮的工作能力和应对能力确实相当逆天,以至于在这种神(qíng)恍惚的状态下也没有任何纰漏,才没有什么人发现他们的霍总如今是个时不时就要走个神发个呆捧着手机看个不停的人。

但李鱼毕竟是霍铮(shēn)边仅有的朋友,也同样是为了cao项目焦头烂额的苦命人,才能发现霍铮这段时间的严重失常。

但要说霍铮是为了cao项目的不顺利而出现了这种问题,又好像不太对。

李鱼的目光从霍铮的(shēn)上徐徐扫过,暗地里撇了撇嘴角。

霍铮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确实很诡异,但他的(shēn)体状况却是(ròu)眼可见的好。

虽然说不出具体的好究竟好在哪里,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霍铮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红光满面,脚步生风,皮肤光泽有弹(xìng),眼神明亮清澈,就连头发仿佛都比之前更加顺滑一些。

配合霍铮之前就近乎完美的底子,现在的他哪怕是一个人呆着,仿佛都能让周围昏暗的空间明亮起来。

也就是李鱼这种钛合金钢铁直男,才能在看到霍铮的那一瞬间心思毫不动摇,不会沉沦于霍铮如今的美色。

“我说,你该不是戒酒了吧”

李鱼皱着眉头打量了霍铮一番,没忍住把话题偏离了工作。

“不然这段时间怎么(shēn)体好成这样整个人又迷迷瞪瞪的”

李鱼是知道自己这个好友的,一直以来都有严重的酗酒和失眠问题,两个破毛病称得上相辅相成,恶(xìng)循环,已经算得上是霍铮的老毛病了。

霍铮本(shēn)也因为这两个问题饱受困扰了许久。

但如今看霍铮的模样,这两问题看着竟然已经好了。

但霍铮并没有回答李鱼这个问题,相反,他还回了李鱼一个诡异的提问。

“假如你有个暧昧对象,你拿到了他的联系方式也得到了他的某种暗示,你会给他发什么消息”

“我没有暧昧对象。”

李鱼冷冷地回答道。

但紧接着,他忽然狐疑地望向霍铮。

“等一下,你现在有了个暧昧对象一个正儿八经的对象”

李鱼差点跳起来。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事(qíng)仿佛都有了解释。

“你该不是恋(ài)了吧”

“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霍铮下意识地摇头否认了起来。

“你刚才该不是在头痛该如何给你那恋(ài)对象发消息吧”

李鱼完全忽略了霍铮的解释,直接问道。

“我都说了,那并不是什么恋(ài)对象”

然而没有等霍铮说完,李鱼已经自顾自地绕过了办公桌,凑到了霍铮(shēn)后,看向了霍铮手中的手机。

要知道从刚才起,霍铮就一直捧着手机看个不停。

不出李鱼所料,霍铮的手机屏幕里信息含量确实相当丰富。

虽然说霍铮在意识到李鱼动作的那一瞬间便息屏了,可李鱼还是一眼就瞥见了屏幕上的微信界面和某个不知名人士发给霍铮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