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霍铮有些犹豫地将骨髓拌饭放入自己的口中…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霍铮有些犹豫地将骨髓拌饭放入自己的口中。

在那一瞬间,牛油特有的浓香与淀粉带来的甜美宛若烟花一般在他的舌尖绽放开来。

那骨髓的表面有一层薄薄的,比焦糖布丁上方的糖壳还要薄还要脆的焦层,是脂肪被高温炙烤后产生的微焦,而位于骨腔内部的骨髓早已浓稠,接近于胶质,香料的味道已经深深地渗透到了骨髓的汁液之中,完美地包裹着软糯微弹微甜的米饭。

最难得的是,坊间烤骨髓对于吃口清淡的人来说总是难免有些油腻,何云舟端出来的这份却并没有那种让人不太适应的油腻感。

原因在于在烤制这份骨髓的时候,何云舟放在骨髓上的调味料,并不仅仅只有(ròu)眼可见的蒜蓉胡椒等香料,还有用搓泥板搓(rǔ)白色汁液的洋葱蓉,这些洋葱蓉本(shēn)的辛辣可以完美的与牛骨髓里原有的那一丝淡淡的腥膻融为一体,最后转为让人食指大动的浓香。而洋葱蓉在受(rè)后,也会迅速的转化为微甜的汁水这正是霍铮之前尝到的那抹鲜甜的来源。更何况何云舟在烤牛骨髓时特意挑选了带有柚子皮的唐辛子,这种在(rì)本相当常见的调味料,也能完美地中和骨髓油脂的油腻感。

至于用来搭配烤骨髓的米饭,也并不是普普通通的米饭,而是何云舟特意选用的东北产响水石板大米这种大米的口感软糯而微弹,米香比普通品种更加浓郁。

也只有这种本(shēn)香气和滋味都非常浓郁的大米,煮出来的米饭才不会在口味浓厚的烤牛骨髓下沦为寡淡乏味地布景板。

可以说两者的组合共同构成了这道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拌饭与香甜的米饭融合在一起的骨髓吃起来是那样的丰腴滑润,每一次咀嚼,都能让霍铮深深地感受到那令人着迷的脂香和浓稠汤汁带来的鲜美。那滋味是那样的细致而丰富,以至于不知不觉中霍铮便已经将那一碗米饭吃得干干净净。

虽然说那一碗米饭的分量对于成年男人来说实在不算多,可霍铮还是有些惊讶。毕竟,他本来还以为自己不太可能适应这种带着浓浓平民风味的食物呢。

“这个很好吃。”

霍铮转过头来,对着何云舟真心实意地赞叹道。

他并没有意识到何云舟在看到他的空碗后,暗地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有牛骨髓拌饭的珠玉在前,霍铮很快就放下了所有无谓的架子,愉快地将筷子伸向了之前那道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芦笋水波蛋。

用筷子轻轻将柔软的水波蛋戳破之后,半流质的金黄色蛋黄缓缓流下,滴落在焦脆的烤鸡皮与清爽可口的芦笋上。

跟牛骨髓比起来,这道菜吃起来爽口而清淡许多,但无论是从口感上还是调味上来说,它依然是滋味丰富而迷人的一道菜。

几乎是在入口的瞬间,霍铮不由发出了一声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