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我也不知道你吃不吃葱和辣……你要是喜…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霍铮此时正全(shēn)僵硬,戒备地盯着跳到沙发背上与他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的巨大橘猫不敢动弹。

“喵呜呜呜呜”

橘猫冲着霍铮叫了起来。

“”

这怪物到底是要干什么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实际上,面无表(qíng)盯着猫看的霍铮,此时已经因为对方的吼叫而陷入了焦虑之中。

他发誓他见到的这只猫,恐怕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猫那蓬松的毛发配合庞大的体型,看上去压根就不像是猫而像是什么微型野兽。

光是看到那张烤土司一般的大脸,霍铮就觉得自己(xiōng)口之前被对方踢到的位置隐隐作疼。

但他也不敢动,因为他隐隐有种预感对方好像有点儿想要跳到他怀里来。

在霍铮没有注意到的厨房门口,何云舟捂住嘴,猛然转过(shēn)来,强迫自己不要呜咽出声。

刚才的场景真的太熟悉了,熟悉到何云舟想要差点落下泪来。

何云舟的心里又甜又软又酸又涩,百味陈杂,无法言喻。

就在刚才,他仿佛又看见了当初瓜叽与南瓜在沙发上蓬松毛发对峙的画面。

那只在霍铮心目中被定位为“微型野兽”橘猫叫做南瓜,在瓜叽五岁时被何云舟一时好心捞回家,本来也是小小的一小团,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越长越大

从此以后它就与瓜叽开始了相亲相(ài)又相(ài)相杀的时光。而其中最常见的一幕,就是像现在这样,南瓜和瓜叽互相占据沙发的一角,嘴里呜呜直叫,互相用眼神厮杀。

南瓜明明不是那种很亲人的猫,但这一次它的态度真的很反常,在那个男人还没清醒的时候便很亲(rè),甚至会跳到对方的(shēn)上去踩(nǎi)。

是因为它也觉得那个男人和瓜叽很像吗

自从瓜叽走了以后,南瓜就一直有点儿郁郁寡欢。

今天是何云舟见到的南瓜最活跃最开心的一天

何云舟越看对方就越是觉得他与瓜叽越来越像,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无数网络的(qíng)节,什么(ài)宠去世后呼声在另外一个男人(shēn)上回到原来的饲主家160

不不不还是清醒一点

何云舟回了神,默默回到流理台前,开始疯狂地切起了白萝卜。

等他终于冷静一点之后,才发现自己计划中的简单麦片牛(nǎi)粥,已经变成了锅里正在咕噜噜冒着腾腾(rè)气的白萝卜粉丝鸭舌汤。

何云舟愣了愣,心底有点儿懊恼。

那位瓜先生不,那位先生看着仿佛有点儿混血儿的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习惯鸭舌汤。

何云舟正在犹豫的时刻,客厅里忽然又有了动静。

“喵呜呜”

等何云舟冲出厨房,正对上南瓜抖着一(shēn)肥(ròu)冲着瓜那位先生嚎个不停。

“南瓜。”

何云舟发出一声警告,勒令那只明显已经有点儿得意忘形的猫礼貌点。

而沙发上如坐针毡的霍铮得到了这个机会,瞬间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往门口退去。

“昨天晚上打扰你了,我”

“等等我给你煮的汤好了,你先吃点”

“”

霍铮站在门口,因为罕见的为难心(qíng)呆滞了一瞬间。

鬼使神差的,他带着一种极其特别古怪的心(qíng),顺应了这这位过于“友好”的屋主的邀请,在餐桌旁边坐了下来。

一碗(rè)气腾腾的汤被放在了他的面前。

是最简单的白瓷大碗,里头盛着大半碗汤,等到腾起的水汽稍稍散去一些,便能清清楚楚看到碗底的白萝卜丝切得细如发丝,已经在澄黄滚烫的汤里烫成了半透明,粉丝吸饱了汤汁,中间裹着数根已经烧得软糯的鸭舌。大碗旁边又摆着几个巴掌大的小碟子,里头分别摆着青葱,切碎的榨菜末,和一小碟红彤彤的辣椒油。

“我也不知道你吃不吃葱和辣你要是喜欢就自己家。”

霍铮听到那男人在桌子旁边轻轻说道。

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太温柔了。

温柔到让霍铮觉得全(shēn)都不自在了起来。

霍铮知道自己靠着这张脸,很容易就可以招惹到莫名其妙的烂桃花或者烂菊花。但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他跟面前这个平庸而落魄的男人没有任何可能,他也不打算浪费彼此的时间。但是对方实在是有些太温柔了。

以至于连霍铮这种恶劣的家伙,都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点儿心软。

更何况,这碗粉丝汤闻上去倒是该死的香。

霍铮原本只打算沾沾嘴唇把面前的烂好人应付过去,没想到一口汤下去,倒让他楞了一下。

确实是很好喝的汤。

白萝卜烧得甘甜,粉丝也很糯,最点睛的是那鸭舌,平(rì)里吃过的鸭舌总是紧实弹压的口感,偏偏这一次在男人这碗汤里吃的到,竟然是馥软肥厚的。之前大概用盐水住过,连鸭舌里那根软骨也入了味,咸津津的,正适合配着淡味鲜甜的粉丝与白萝卜吃。霍铮不知不觉便吃了将那碗汤吃了一半,斜眼瞥了一眼旁边男人准备的小菜,垂下眼帘默默地将那些东西一股脑都倒进了碗里。再吃一口,果然比先前更鲜辣开胃。

就在这时,霍铮又听到厨房里一声电器“叮”了一声。

没过多久,那面容平凡的男人又端了一个盘子出来,放在了霍铮面前。

“那个,这是馒头片。”

对上霍铮的视线,何云舟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解释起来。

“其实按道理粉丝汤应当配油条吃,但你毕竟昨天晚上喝了酒,现在不好吃那么油腻地的东西。馒头是我自己蒸的,里头混了点杂粮粉所以看着不太好看。因为要配汤嘛,我涂了点儿黄油烤了一下,吃起来很香的,你试试看”

霍铮本来是想拒绝的,他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什么自己家做的杂粮馒头而且还是可怜巴巴切成几片的馒头。

但何云舟这么细声细气地跟他说话,听着倒像是在哄着他似的。

霍铮莫名其妙就老老实实夹了块馒头放在嘴里。

“咔嚓”

馒头片的表层真的很脆。

馒头片在涂上了黄油去烤的同时,似乎还稍微撒了一丁点儿花椒盐,吃起来有种特殊的面香和咸香。

而且大概是因为掺杂了杂粮粉又是手制的缘故,那馒头实在称不上喧软,反而是很扎实的那种但也正是这样的馒头,才最适合烤得焦焦脆脆,微咸微香,配上(rè)气腾腾的白萝卜粉丝鸭舌汤一起吃。

其实按照霍铮平时的脾气,从一开始他就不可能在这人破破烂烂的房子里逗留这么久,更不可能被人一劝就坐在桌前老老实实地吃什么粉丝汤什么烤馒头片。

然而

大概真的是宿醉后(shēn)体太难受,直接导致了他精神失常。

霍铮发现自己不仅是坐在这里吃着完全不认识的人给他准备的完全没吃过的玩意儿还觉得面前碗里的玩意儿竟然出奇地好吃。

等霍铮放下碗,额上已经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宿醉带来的强烈不适仿佛也退了很多,尤其是胃里暖呼呼的,之前折磨得他甚至混沌的剧烈疼痛仿佛是某种幻觉,早已消散不见。

(shēn)体的难受减轻之后,霍铮整个人瞬间便精神了许多。

“霍铮。”

等到那人微笑着将止痛药递到他的手边时,霍铮沉吟了一下,向那人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他慢条斯理取出了一张名片,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放在桌面上推到了对方的手边。

名片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信息,只有霍铮的名字,还有一个他专门用来应对莺莺燕燕的电话号码。是的,霍铮已经忘记了,在端起碗吃饭前他还在心底断定自己与对方不会有可能而现在他已经开始留联系方式了。

不过,之后的发展倒是有些超出了霍铮的意料,那男人仿佛压根没意识到这已经是霍铮几十年以来难得一次的屈尊就卑,看着那张名片,竟然还愣了愣。

“”

霍铮眉头微微蹙起,深绿色的眼瞳中倏然冒出一股戾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才反应过来。

“啊,抱歉,我好久都没有收到过名片了,有点没反应过来。”眼镜后面的眼睛微微眯起,对方的颧骨上泛起一抹微红,“不好意思,我叫何云舟,你好。”

何云舟说着便习惯(xìng)朝着霍铮伸出手想要握手,紧接着又想起来,对方之前对皮肤接触的抗拒行为,动作顿时一僵,然后又有点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

正准备握手的霍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