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若只是随意地回想, 记忆中的欧阳城林在大学里依稀是个笼罩着华丽光环的男人。

;英俊, 聪明,朋友众多, 无论是在同学还是老师那里都很有面子, 是个当之无愧的风云人物。

;但等何云舟从大学走出来之后,长到这个年岁再去仔细回忆, 才会发现当初被自己暗暗羡慕的男人, 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完美。

;至少, 他在告白不成之后直接以自杀这件事(qíng), 就不是全无预兆的。

;何云舟甚至还能依稀记得那些发生在欧阳城林(shēn)边的冲突,那个男人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容忍,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事(qíng)是不能顺着他心意的若是有, 他会不择一切手段, 让事(qíng)的结果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走去。

;呼

;何云舟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现在想起来, 只能说当时的自己确实很天真也很愚蠢,所以才会把欧阳城林的偏执,看成让自己羡慕不已的果断强。

;越是回忆, 何云舟心底的不安就越是膨胀。

;他实在不愿意用太过于(yīn)暗的心思去揣摩昔(rì)好友,可对方悄无声息离开医院又关闭了所有通讯设施的行为,还是让何云舟满脑子都是可怕的想法。

;欧阳城林为了虚无缥缈的(ài)(qíng),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毫不在乎, 那么,他真的会在乎别人的生命吗

;何云舟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心和后背竟全是冷汗。

;他后悔了。

;早知道如此, 他就完全不应该在欧阳面前拿霍铮作为幌子,说自己已经恋(ài)了什么的,以此逃避与欧阳的冲突。

;顾不上其他,何云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主动拨打了霍铮的电话。

;何云舟本来还以为两人在冷战期间,霍铮会先把他撂在一边不接电话。结果他在自家客厅里都做好了连环call的准备,号码刚拨出去,那边就干净利索当机立断地接通了。

;喂。

;就是接电话的那个人,明显还有些没调整好(qíng)绪。

;简短的一个词,显得有些冷漠。

;阿铮,是我。

;何云舟说。

;话筒那边没有回应,何云舟的呼吸一滞,(xiōng)口有些刺痛。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霍铮对他如此冷淡的时候,而后者的沉默和冷淡,比何云舟想的还要更加让人难过。

;但即便是这样,何云舟还是不得不继续开口:我不知道有没有人通知过你,但是欧阳

;喀

;压根就没有等何云舟说完话,霍铮就在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何云舟握着手机,怔怔坐在沙发上坐了好久,才勉强回过神来。

;已经到了连说话都不想说的程度了吗

;何云舟盯着已经黑下去的屏幕,只觉得(shēn)体里仅存的那一点点(rè)度,正在以一种飞快地速度流失。

;

;而就在城市的另一头,霍铮的心(qíng),也并不比何云舟好到哪里去。

;若是有人能同时看到他和何云舟的话,大概会有些震惊于他们两个人的同步何云舟看着手机发呆的时候,霍铮其实也在发呆。

;如果说何云舟的脸色难看得就像是死人一样,那么霍铮的脸色就是已经冻在冰川里无知无觉过了几万年的死人的样子。

;之前看到何云舟打来电话时,他的心(qíng)有多雀跃,那么在对方口中听到欧阳两个字时,他的心(qíng)就有多么绝望。

;那个叫做欧阳的男人已经出院了,其实霍铮甚至比lisa还要更早知道这件事。

;在看到那张与何云舟脸贴着脸霍铮坚定地拒绝将那两个人地状态称之为接吻的照片后,霍铮就已经派了人守在了那个混蛋的附近。

;若不是忽然间惊觉自己的行为已经无限接近于当初那个疯狂而偏执的霍晓云,恐怕这个时候的霍铮手边已经有了私人侦探对欧阳的生平非法调查报告了吧

;无论如何厌恶,如何抗拒那个女人,但是在遇到这种事(qíng)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方法竟然是如此相似。

;像是毒蛇那样暗暗潜伏在猎物(shēn)边,排除掉所有可能的竞争对手,然后以各种方法将猎物折磨到毫无斗志。

;只是到了最后关头,霍铮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何云舟温柔的眼眸。

;并不希望让何云舟的眼中也浮现出与那个被霍晓云缠上的男人一样的恐惧视线,霍铮总算是放弃了自己内心那一千种一万种的黑暗想法,只留了人在医院附近守着欧阳。

;至于守着那个男人究竟要干什么,霍铮自己也没有想清楚。

;然后,欧阳城林离开了。

;霍铮知道消息之后,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精神便倏然绷紧到了极致。

;那个家伙出院是为了什么

;是要跟跟什么人在一起吗

;何云舟会不会继续跟他在一起

;

;各种念头纷乱而至,而就在这样混乱的心(qíng)中,霍铮从何云舟口中听到的第一句话,依然是关于那个欧阳的。

;霍铮本能地挂掉了电话。

;他不敢听何云舟即将要说出来的话,更不敢面对空额能要到来的现实。

;早知道当初不应该冷战的。

;霍铮哀伤地想道。

;如果能够假装一切都不在意,继续守在何云舟(shēn)边的话这个时候可能也更有把握一点吧

;李鱼走进办公室时,看到的便是如同死鱼一般憔悴可怜的上司。

;李鱼:

;之前已经听着霍铮车轱辘一遍又一遍地絮叨着那场伤心绝恋,这个时候看到霍铮,他的心里只有一片冷漠。

;霍总,时间定下来了,下个月十号开发布会,我已经让人安排下去了,你的发言稿是让自己写还是让运营那边出霍总霍铮

;李鱼在霍铮面前晃了晃手指。

;我已经有计划了我自己来,有些事(qíng)我想在发布会上宣布出来。

;好在霍铮还有最后一口气在,在外明明显得那么干练冰冷的男人,如今说话时都散发着可悲的卑微气息。

;我说,这事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你要么就当着面把话跟人说清楚,该谈恋(ài)继续谈恋(ài),该分手分手,总是这么磨磨唧唧的不是个办法啊。

;一听到恋(ài)和分手两个词从李鱼嘴里冒出来,本来已经枯槁到灵魂出窍的霍铮倏然回了精神。

;不是恋(ài),是结婚我不想跟他分手。

;霍铮条件反(shè)(xìng)地说道。

;话音一落,便接到了仅有的友人怜悯的目光。

;哪怕对方背着你出轨

;那应该是误会霍铮恨恨反驳道,然后便看着李鱼的目光愈发古怪起来,他只好又补充道,那些照片的发件人是霍晓云,她本来就不喜欢云舟。

;唉

;李鱼叹了一口气,也没继续吭声。

;霍铮焦躁不安地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

;你不懂,云舟他很(ài)我,他不是那种人。

;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说出来,连霍铮自己都不由微微一愣。

;李鱼满脸都是忍耐,过了好一会,他才幽幽开口道:看,你早就有答案了,还在这里折磨自己干吗(qíng)趣吗

;霍铮忽然抓过自己的公文包,朝着门外走去。

;我回家一趟。

;他说。

;留下李鱼站在原地,看着怦然关上的办公室门,露出了受不了的表(qíng)。

;幸好我不谈恋(ài)。

;李鱼从来没有像是如今这样,觉得自己(shēn)上的单(shēn)狗气息如此清香。

;

;何云舟本来还以为自己需要再费一点波折才能见到霍铮。

;他甚至都收拾好了东西,打算直接去霍铮的公司。

;结果他神思不定收拾好东西,急匆匆开门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门撞到了人。

;哎哟

;紧接着,还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阿铮

;之前还被自己放在心头翻来覆去想着的人,捂着自己的鼻子,泪眼汪汪地望向了何云舟。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下半个月没办法购买

;唉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能顺利把这篇文在这里完结掉。

;希望一切平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大爷妖妖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公子缚生 25瓶;吃北不吃瓜 20瓶;咩~太多了~咩 13瓶;狮心会会长陈酒酒利多卡因夜荫阑瑶 10瓶;idnight 9瓶;ath123 3瓶;孟婆汤的回忆atbal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