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那天晚上, 何云舟给霍铮做的是酸菜(ròu)臊干拌的米粉。

;其实也不是没想过做些更讲究的菜, 但处于某种微妙的心思,何云舟总觉得这天晚上的霍铮似乎应该多吃点酸的。

;用的材料是在泡菜水里刚刚腌制了一晚的空心菜杆, 还有一点儿酸包菜, 额外捞出来的一小条酸莴笋和酸萝卜,是为了增加(ròu)臊里脆韧的口感。何云舟捧着自己宝贵的泡菜坛子, 犹豫了片刻, 又额外捞了几颗酸藠头和泡椒出来, 跟着另外那些已经腌制熟成的酸菜一同切到细细碎碎。

;当然还要有猪(ròu)。

;三层五花的五花(ròu), 用刀切成小(ròu)粒,挤些葱姜水上去拌匀便下了炒锅快炒起来, (ròu)粒受(rè)后很快就噼里啪啦轻响起来, 脂肪被煸成微微焦黄, 猪油透亮喷香, 这时候再把酸菜倒进去一同翻炒一会儿。不过是片刻的功夫,整个厨房里便腾起了浓烈的香气,酸菜的气味原本就浓厚, 此时与油脂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瞬间便演化成另外一种醇厚的浓香。

;何云舟眼看着差不多了,直接在那酸菜猪(ròu)臊里倒上一小碗高汤。至于米粉,则是在另外一口锅里煮到半软不硬, 中间还有一条微白的内芯,再捞出来用冰水洗掉表面浑浊的米汤。等到把米粉处理好,炒锅里的酸菜(ròu)臊也到了火候, 把米粉倒进去拌一拌,借着灶头的余温,刚好能把米粉煮到软硬适中的程度,而米粉也刚好能把锅里那浓缩着酸菜酸爽和(ròu)末油香的高汤汁吸干净。

;这样一碗(ròu)臊米粉煮好后,只需要用筷子随便搅拌一下,配上一小碟紫苏煎的黄瓜,还有一份白糖拌的沙瓤西红柿,便是夏(rì)里开胃爽口的一顿晚饭。

;就是稍微酸菜腌的时间太长了一些,酸味很是强劲。

;吃得霍铮口舌生津,一不小心就开了胃。

;好吃吗会不会有些太酸了

;何云舟用筷子夹了点米粉送入口中,尝到那酸味时,眼底不由飞快地掠过一丝笑意。

;不会你做的东西都很好吃。

;霍铮并没有察觉到何云舟那有些狭促的小心思,而是埋头苦吃着这份朴素的拌粉。

;那米粉确实做得好吃,口感爽滑柔韧,带着一股米香,如今吸满了酸,鲜,咸,辣的汤汁,那点缀在雪白米粉间的细碎酸菜软中带韧,吃起来愈发回味无穷。

;等到一碗米线下了肚,霍铮的鼻尖也微微冒出了汗。

;这时候何云舟又给他盛了点百合莲子绿豆水,是煮开的绿豆粥放凉后单独倒出来的煮豆水,上面浮着一层很薄的冰,调味用的是茉莉蜜,喝起来微甜清香,让人所有的燥(rè)都散开了。

;何云舟把胳膊架在桌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凝视着低头认真喝着绿豆水的霍铮,哪怕只是在吃东西,霍铮的容貌姿态依然优美得像是一幅画一样,令人赏心悦目。

;客厅里的电视开着,坐在餐厅里也能听到电视里的声音,虽然并没有看也没有在意电视里究竟在演些什么,但那稍微有些嘈杂的声音却让整个家显得充实而圆满了起来。

;从何云舟的角度向客厅看过去,刚好还能看到南瓜趴在猫爬架上睡觉的样子。

;猫在睡觉,桌上有家常饭菜,旁边坐在自己喜欢的男人。

;在这一瞬间,何云舟心头朦朦胧胧浮现出岁月静好四个字来。

;察觉到了何云舟出神地目光,霍铮忽然抬眼,与何云舟对视了一眼。

;在看什么

;霍铮问。

;其实要是我们两个能一直这样呆在一起也很好。

;何云舟听到他的回答,愣了愣,轻声回答道。

;比朋友更近一点,比恋人更远一点。

;不需要做出决定,也不需要害怕将来会分开。

;何云舟知道自己这个愿望多少带着些自私的意味,但此时气氛太好,叫他不由自主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咳

;结果何云舟话音刚落,霍铮就莫名其妙呛了一口绿豆水呛水前还赏心悦目宛若名画的英俊男人,呛水后也不过是个咳嗽连连可怜兮兮的普通人。

;何云舟连忙拿了纸巾给他,霍铮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但正是因为之前的呛水的刺激,整个人变得面红耳赤泪眼汪汪的样子。霍铮这副模样与他往(rì)精英干练的模样截然不同,何云舟看在眼里,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小指头轻轻挠了挠,(xiōng)口深处瞬间腾起了一股微妙的怜(ài)。

;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何云舟简直哭笑不得。

;谁叫你忽然就

;霍铮有些羞恼地开口,却并没有把话说完。

;就

;但霍铮却并没有回答他。

;只不过,在何云舟收拾碗筷清理厨房的时候,他才忍不住喃喃地低语道。

;忽然讲这种(ròu)麻的话。

;毕竟自从北海道的求婚之旅泡汤后,霍铮的脑子里始终还记挂着求婚这件事。

;而何云舟说的那句以后一直在一起,听在他的耳朵里,难免就多了些别的意味。

;比如说,要不然我们结婚吧,或者是我们两个要白头偕老哦

;这种话明明应该是我先对你说才对。

;霍铮有些不甘心地在心底嘀咕了一声。

;但不甘心归不甘心,霍铮看着何云舟的背影,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露出了傻笑。

;好在何云舟向来含蓄,哪怕是求婚都说得很是隐晦。

;霍铮自觉主动权依旧在自己(shēn)上,(shēn)体还在何云舟家的餐厅里,心思却已经飘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他开始认真地策划起自己的婚礼来。

;他想的太认真,以至于手机的那一声消息声响起来,他过了许久才想起来查看新发来的信息。

;然而,心不在焉打开屏幕后,他却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的私人电子邮箱收到了一份邮件。

;那并非是他以为的工作邮件,而是一份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的匿名邮件。

;邮件名只有寥寥几字,但落在霍铮的眼睛里,却让他心头倏然剧震。

;你真的了解他吗

;没有等霍铮来得及反应,那封邮件就像是电脑病毒一样,自动在他面前展开了。

;那是一些照片。

;从照片上的人穿的衣服来看,拍摄时间有远有近。

;而照片的主角,无一例外都是何云舟,还有其他人。

;霍铮的呼吸变成沉重。

;他看见了陈离,那是他知道的人,霍晓云那位倒霉(qíng)人与前妻生下来的孩子,就霍铮所知,就是他把霍晓云(bī)得节节退败,在家族产业里数次投资失败,损失了一大笔钱不说,还把她的许多职位给撸掉了。

;霍铮知道的陈离心思深沉,(xìng)格孤僻,(yīn)险狠辣,但在照片里,他与何云舟却靠的很近,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之间关系很不错。

;甚至比不错还要更深一点

;毕竟霍铮从来都不知道,那个陈离会有如此温柔沉静的表(qíng)和眼神。

;接下来的一些照片,许多都是何云舟与陈离之间的互动。

;如果说这些照片并没有完全动摇霍铮的冷静,那么最后几张照片,彻底让他的神经绷断了。

;啪

;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响起。

;何云舟一惊,连忙朝着厨房外看过去。

;什么东西摔碎了

;他最开始还以为是南瓜爪(jiàn),但转过头,才发现摔碎的是霍铮手边的那只刚刚盛放了百合绿豆水的碗。

;霍铮脸色(yīn)晴不定地站在碎碗旁边,听到何云舟的话,顿了顿才有些迟钝地回应道:抱歉,我刚才在想事(qíng),忘记手边还有东西了。

;说完,边看着他蹲下去,似乎是要帮何云舟捡起地上的碎片。

;啊,不用,我来就好,你别扎了手

;何云舟没想太多,连忙找到扫把拖把便往餐厅里走去。

;但就是这么一个转(shēn)的功夫,等他拿着扫把走到餐桌旁时,看到的便是霍铮低头怔怔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指的画面。

;何云舟都不知道霍铮是怎么弄的,不过是一些瓷碗的碎片而已,但他手掌的那道扣子却被拉得又深又长,血汩汩直冒,哪怕是作为旁观者,何云舟都觉得腿软。

;天啊,你没事吧

;何云舟吓了一跳,连忙找出创口贴和棉签冲到霍铮的旁边为他止血。

;但对比起他的慌乱,霍铮整个人却像是完全不知道痛一样,木愣愣的,看上去简直像是在梦游。

;要不是霍铮手指上的伤口在清理后,看着确实只是皮外伤,何云舟都要觉得霍铮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度而变傻了。

;你

;就在何云舟屏息凝神认真帮霍铮处理手上伤口的时候,他听到霍铮忽然开口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嘴唇上的伤口

;何云舟的手抖了一下。

;啊

;你嘴上的伤口,痛不痛

;霍铮问道。

;霍铮没提起时,何云舟还没有注意到,但一提起嘴唇上那个被欧阳啃出来的小伤口,何云舟便敏锐地注意到,霍铮的视线是那样强烈那样强烈地停留在他的嘴唇上。

;也不是什么大伤口

;何云舟心头涌起一阵微妙的不安,他含糊地的回答道。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人都即将迎来翻车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王二痣想温一壶桂花酒喝 2个;光影黑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殷枫拒绝吃药hg你大爷淇水汤汤daoxung19449648一只狸小巴鱼rocket亲(ài)的人丛虫一分秋君子于役寄木蝶尘尘风吹蛋蛋好凉爽一行阿基坦的埃莉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吃土少女 70瓶;星落冰凌 59瓶;米虫风礼华 47瓶;树深见鹿 30瓶;坑底的胖子 28瓶;吃饭睡觉想肖战23690286芭比qq五月火好奇光影黑白 20瓶;千觞醉夜眠眠眠眠眠贝贝啊贝贝reix漏气水32003779司南利多卡因胡萝北本北白山杨纯白 10瓶;夜合几许梦宸宫九弦健健不是小师弟不带家属 5瓶;hg阿臧idnight 4瓶;20255447 3瓶;ciukei小巴鱼 2瓶;atball布偶猫先生枫糖qw胖丁dog的姐姐叫安阑吃个橙子吗捃荌赫赫等于呵呵千年的承诺19449648孙大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