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声喵(有修文和加字数)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没有回答欧阳。

;他怔怔地看了对方更久, 时间每过去一秒, 昔(rì)的友人就变得更加陌生一点。

;多年前一些关于欧阳城林的闲言碎语, 却在这个时候重新闯入了他的记忆。

;你知道吗那个人精神出了问题

;也就是他家有钱,特意送出国去治疗

;可惜了, 当好歹也是校草呢

;

;与此同时浮上心头的,还有之前被自己忽略掉的细节。

;欧阳城林被伤送入医院之后, 何云舟无论用哪种方式都没有办法联系上他的家人,而在那之后, 欧阳的家人也完全没有出现过。

;虽然之前可以用对方远在国外不方便作为解释,但现在想起来,这真的正常吗

;何云舟的嘴唇翕合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直接问出口, 但在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又觉得很没有意义。

;他不会得到任何真实的回答没有任何证据, 但何云舟本能地知道这一点。

;你好好休息。

;何云舟生硬地说道,然后他快步离开了那间让他倍感不适的病房。

;从他背后似乎隐约能听到一声小船,但何云舟完全没有回头,只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在电梯里的时候, 何云舟在电梯内部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他的脸色极差,看上去并不比周围的病人好到哪里去。

;大概正是因为心事重重的缘故,听到那一声呼唤的时候, 何云舟差点还以为是自己耳鸣了。

;云舟

;这里云舟

;结果刚从医院大门走出来,何云舟敏锐地感觉到周边的人似乎都在望着同一个方向。

;他定睛一看,路边的豪华轿车旁,那个笑容有些傻乎乎的高大男人瞬间映入了他的眼帘。

;霍铮

;何云舟完全没想到霍铮会来医院门口接他, 毕竟,这段时间他其实一直都有点躲着霍铮,而霍铮最近似乎也忙得快发疯calo系统在经过漫长的调试以及去除了霍晓云的干扰后,总算可以顺利投放市场。

;而何云舟一方面有些心疼于霍铮的疲倦与忙碌,另一方面却很感激calo的出现,让他和霍铮之间能够有些空间。

;因为就在他的优柔寡断和犹豫中,霍铮却有了非常错误的判断。

;之前那种让何云舟心动不已的傲(jiāo),难搞和别扭,如今早已灰飞烟灭,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取而代之的是让何云舟难以招架的粘人(ài)(jiāo)。

;不知不觉中,何云舟跟霍铮之间竟隐隐有些蜜里调油的古怪亲密感。何云舟现在一看到霍铮就百味杂陈,压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毕竟,现在的霍铮早已不是那个酷似瓜叽的霍铮。

;但不可否认的是,光是看到那个人,之前因为欧阳而变得异常沉重的心(qíng),在这一瞬间就变得轻快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假如他的心脏是一只小鸟的话,这个时候大概早就已经扑扇着翅膀直接窜入霍铮的怀中了吧

;但在现实里,何云舟却得用力绷紧自己所有的(qíng)绪,一步一步走向对方。

;霍铮就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何云舟正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目光一落到何云舟(shēn)上便再也没有移开过。

;那种专心致志的炙(rè)目光,隐隐约约透着点看到罐头的南瓜的影子。

;听到何云舟的问话,绿眼睛的男人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我想你了。

;霍铮并没有掩饰自己对何云舟的迷恋,声音也没有收敛。

;加上他之前就相当显眼,周围的人之前多多少少多放了点注意力在他(shēn)上,这个时候,他周围的许多人都跟何云舟一样听到了那一声相当(ròu)麻的甜言蜜语。

;噗

;何云舟的脚步微滞,他发誓,有人在偷笑,还有很多人正在饱含兴趣地打量着他和霍铮之间的互动。

;这让他的脸颊瞬间变得辣的。

;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霍铮的目光停在了何云舟的嘴唇上。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伤口。

;你的嘴唇怎么了

;说话间,霍铮已经下意识伸出手探向何云舟。

;啊,这个若不是霍铮提醒,何云舟都快要忘记自己嘴唇上那个被欧阳啃出来的牙印,今天跟南瓜玩的时候不小心被它抓到了。

;何云舟心头一紧,等意识到的时候谎言已经脱口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若是让霍铮知道真相,那两个人之间大概会有一场可怕的冲突。而此时此刻,他最不想面对的麻烦,就是欧阳了。

;欧阳不太对劲,何云舟给不出原因,但他就是这么觉得的,甚至说严重一点,他觉得欧阳其实比他想的还要危险。

;他并不希望霍铮为了自己的事(qíng)有什么危险。

;南瓜那它今天不是没有罐头吃了

;好在平(rì)里跟猫打打闹闹,(shēn)上的小伤口也没有断过,现在霍铮听到何云舟的谎话,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不仅放松,他还显得有点幸灾乐祸。看到这样子的他,何云舟也不由微微一笑。

;不过,就在何云舟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霍铮的手指却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轻轻地碰了碰他的嘴唇。

;回去以后还是要上点药。

;何云舟听到霍铮认真地说道。

;我,我当然知道。

;像是有一股(rè)流从嘴唇与手指的碰触地方倏然窜上来。

;何云舟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而就是刚才他和霍铮的那个互动,他意识到周围的人投向自己这边的视线变得更加密集和灼(rè)了。

;他连忙拉开车门,逃进了车厢里好躲避那些路人们的打量。

;只不过一拉开车门,在那豪华的内饰映入眼帘的瞬间何云舟便意识到这辆车正是他和霍铮之前坐的那一辆。

;准确一点来说,就是他被霍铮直接扑倒,按在座位上差点擦枪走火的那辆车。

;何云舟感觉自己的脸变得更烫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这一次霍铮不是自己开车来的。

;已经跟何云舟很熟悉的陈叔坐在驾驶座上,在何云舟坐上车之后,带着一丝笑意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车厢里第三人的存在,总算缓解了一些何云舟与霍铮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粘稠暧昧。

;不过,尴尬始终是尴尬的。

;毕竟何云舟能够想起来的事(qíng),霍铮也能够想起来,更不要说如今他和何云舟坐的位置,也与之前完全一致。

;柔软的真皮坐垫,舒适的冷气,昏暗的车厢和逐渐升温的温度一个恍惚,何云舟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大堆令人羞耻的画面。

;更加令他如坐针毡的,还有旁边的霍铮。

;何云舟在霍铮一进车厢后就一直觉得后者的目光贴在自己的(shēn)上,他没忍住回看了对方一眼,却正好与霍铮四目相对了那么一瞬。

;霍铮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

;何云舟顿时羞耻到差点炸毛。

;你看什么

;何云舟脱口而出。

;霍铮连忙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本正经地移开了目光。

;我没看你。顿了顿,恐怕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否认太过于没有说服力,只好又补充道,这两天都没见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不行吗

;

;何云舟最不擅长应付的,大概就是霍铮这种把直白和(ròu)麻叠加在一起的双效直球。

;放(pì),昨天早上你还来我家吃了早饭

;他低声骂道。

;霍铮正儿八经地伸出手,在何云舟眼皮底下比划了一下。

;昨天,这是一天,今天,这又是一天。

;他伸出两根手指在何云舟眼前晃了晃。

;两天没错吧。

;何云舟一时无语,等意识到霍铮正看着他憋着笑,他才忽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又被霍幼稚绕到无聊的打(qíng)骂俏中去了。

;何先生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就在车子后座弥漫起令人窒息的恋(ài)酸臭味的时候,陈叔忽然开口,一板一眼地问道。

;回家。

;回家

;一不留神,何云舟和霍铮的声音又撞到了一起。

;好的。

;陈叔借着后视镜看着后座那对又甜又腻歪又别扭的男人,肩膀抖了抖,强行憋住了笑。

;

;其实,是lisa打电话通知了我,你去了医院探望那个家伙。

;回到家后,霍铮在客厅里转悠了两圈之后,终究还是老老实实地跟何云舟说了真话。

;lisa是霍铮的助理,这回是被霍铮派到医院去处理关于欧阳的杂事的人。

;嗯。

;何云舟在厨房里准备着两人晚上要吃的食材,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原因。

;他甚至都能猜出霍铮那点微妙的小心思,要知道从一开始,霍铮就相当地不喜欢欧阳城林,这一次特意跑到医院门口大张旗鼓说着(ròu)麻的话各种暧昧,大概也有点儿赌气

;果然,就在他这么想的同时,霍铮已经装作若无其事地迈步进了厨房,然后就不出去了。

;你那个同学在医院里其实招惹了很多年轻小护士(chūn)心萌动,我要是你我就不会频繁跑过去打扰他的桃花运

;霍铮咳了一声,说道。

;何云舟垂下眼帘,看着手边切得细细的黄瓜丝,叹了一口气。

;明明还没放醋,但为啥厨房里就已经开始弥漫起一股酸味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其实很炸裂。

;打了很多话但还是删掉了,不想负面(qíng)绪影响到一直支持我的读者们。

;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很不舒服,只是强撑着在更新,争取这个星期能够完结吧。

;顺便说,写文不是服务业,希望某些人能够给彼此一些尊重。

;另外就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在吃药副作用很严重,一直在头痛和注意力不集中,然后腱鞘炎已经严重到了我必须要用语音输入的程度睡觉的时候手都在不自觉地抽筋,这篇文后半段的错字漏字确实是很多的,之后等精力恢复一点以后会统一修改,希望大家见谅。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曲江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翼望之山可养喵一行27214086亲(ài)的人u酱我何其有幸尘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昕曌 40瓶;榆蛩 33瓶;夜荫 28瓶;丛虫程爻 20瓶;我在坟墓里等你 15瓶;利多卡因翼望之山可养喵 10瓶;梧渊 9瓶;淇水汤汤袖里樱桃u酱啃啃啃啃(ròu)包子32318289咩~太多了~咩龙舟 5瓶;岁 3瓶;一天三顿排骨汤atball猫depp猫枫糖qw还是那个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新网址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