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咳咳咳咳

;何云舟被饮料呛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但即便是在这期间, 他依然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欧阳那可以用粘稠来形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shēn)上。

;想借着咳嗽把话题轻描淡写糊弄过去的想法果然还是行不通

;在心底暗暗叹息了一声。

;何云舟在咳嗽平息下来后, 尴尬地与欧阳对视了一会儿。

;对不起。

;他对欧阳城林说道。

;我没有办法答应你, 这种事(qíng)实在是有些

;何云舟的声音一点点低了下去。

;眼前的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啊,是啊,确实是熟悉的场景。当初欧阳城林自杀后,躺在病(chuáng)上恳求他给自己一次机会的时候, 也是这样。

;同样是躺在病(chuáng)上憔悴不堪的欧阳城林, 同样是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满脸为难的何云舟。

;以及,同样的拒绝。

;就连何云舟自己都忍不住觉得,也许他真的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也说不定。

;欧阳的表(qíng)以(ròu)眼可见地速度灰败了下去。

;还是不行吗你现在明明也可以接受男人了。

;欧阳发出了沙哑的低语,在说话的时候他看上去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般。

;所以,你只是没有办法接受我吗其他所有人都可以,但唯独不能接受我

;欧阳的话让何云舟变得格外焦躁起来,愧疚感还有罪恶感同时抽打着他的内心。欧阳所在的病房明明是宽敞而明亮, 设施齐备的单人病房, 但在这个时候却像是被无形的手捏瘪了似的,(bī)仄得让何云舟喘不过气来。

;不是的

;何云舟艰难地说道。

;只是刚好刚好那个人是阿铮。话一旦说出口, 后面就变得稍微容易了那么一点, 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好朋友。

;但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的恋人,对吗

;欧阳的追问让何云舟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对不起。

;他没有办法解释,最后只能软弱地挤出一声更加孱弱的道歉。

;何云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事(qíng)了。

;第二次拒绝病(chuáng)上的欧阳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qíng), 尤其是是在对方表现得如此卑微,还有替自己挡刀的前提下。

;无论是哪种(qíng)况何云舟都愁得头秃,更何况现在两种状况还重叠在了一起。

;其实,就连何云舟自己也要承认。

;若不是认识了霍铮,也许,在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咬着牙答应了欧阳的恳求。

;奈何时间是没有办法倒流的,而霍铮就是那样刚刚好,在一个极为微妙的时间,以一种微妙的方式闯入了他的生活。

;我不明白

;欧阳的嘴角歪斜了一下,这让他的脸看上去多少有些扭曲。

;他的声音含糊而低微,何云舟没听清,连忙问了一句:什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对我。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只有我一直这么(ài)你,我连命都可以给你,你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反倒是那些把你当傻子骗的(jiàn)人,你却巴巴地凑上去,恨不得能把心脏都挖出来给他们。

;欧阳凝视着何云舟,表(qíng)古怪,一字一句平稳地说道。

;欧阳你到底在说什么

;何云舟没想到自己会迎来如此恶毒的回应,那话语中蕴含的恶意是如此浓厚,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也许是出现了什么错乱。

;他和欧阳城林之间有尴尬,有为难,有求(ài)不成后的生疏,但同样的,也有多年来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友(qíng)至少对于何云舟来说是这样的。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也正是因为这样,仅有的那几个人便在他的心里占据着极重要的位置。

;但此时此刻,欧阳却在用自己的言行粉碎掉了何云舟心底那个属于他的位置。

;又来了,他(yīn)沉沉地看着何云舟,挑起了自己的眉毛露出了一个冷笑,你又想要装傻了对不对你自己也知道的吧,你的那个好阿铮只是在玩你而已。他那样的人我在美国见了许多许多,你以为你跟他在一起就是真(ài)了不,他只是在玩一个无趣的游戏而已。霍铮,霍氏的继承人,英俊,有钱,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一直跟你在一起玩家家酒。

;别说了。

;你的表(qíng)看上去真难看啊,云舟,你看,其实你自己也知道对不对就跟当初舒燃那个玩你一样

;欧阳

;何云舟没忍住,对着病(chuáng)上的他提高了声音。

;他看着那个男人,总觉得自己似乎看到的是别人,而非自己记忆中那个笑容亲切爽朗的友人。

;太奇怪了。

;真的太奇怪了。

;为什么欧阳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他的目光会是如此凶狠,而他的一字一句都是那样的伤人

;呵,呵呵,何云舟,其实你并不是一个会隐藏自己(qíng)绪的人。你真的觉得,像是舒燃那样八面玲珑的女人,会看不出来你暗恋她好吧,就算她真的已经蠢到没有注意到你,l梁萌萌会看不出来

;我觉得你大概是不太舒服了,我

;嘘,别,听我说完,云舟,有些事(qíng)已经到了挑开来说的时候了。舒燃那两(jiàn)人无非就是把你当(qíng)趣在刷,你对她们两个而言,从来都只是一个消遣用的傻子那个叫霍铮的家伙也是一样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我替你打掩护,演着那种拙劣的戏码,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为什么你不能看看我,为什么明明我才是那个最(ài)你的人啊

;在欧阳城林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他忽然从(chuáng)上跳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了何云舟。

;欧

;何云舟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但欧阳却已经在这个时候凑了过来强行地吻住了他。

;一阵剧痛从何云舟的嘴唇上传来,紧接着是温(rè)的甜腥的液体,从何云舟的唇缝渗到了口腔内部。

;欧阳强吻了他,并且在他的嘴唇上,咬下了一个很深的伤口。

;你已经疯了

;何云舟的大脑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一把将欧阳重重地推回了(chuáng)上。

;他抓住了之前特意带给欧阳的花束,重重地甩在了欧阳的脸上。

;一朵淡黄色的玫瑰扑簌簌地散落了,花瓣落了欧阳满头。

;借着这个机会,何云舟踉踉跄跄一路后退,飞快地退到了病房的门口。

;欧阳依然保持着被何云舟推到(chuáng)上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躺着。

;而何云舟站在病房门口,因为过度的生气,呼吸非常急促。

;你有病。

;何云舟对着欧阳吼道。

;欧阳抬起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脸。

;你知道的,到最后,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

;欧阳用手拨开(shēn)上那已经散架的花束,翻动着自己的嘴唇,对着何云舟露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shēn)体很不舒服

;今天短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头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伤神土豆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乘风而归 30瓶;young華呱呱 10瓶;こけんいの桜糖醋里脊天木蓼 5瓶;孤独星球研究员塔罗兰 4瓶;尘尘苏夏 2瓶;布偶猫先生atball吃个橙子吗谨易梧渊夜行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新网址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