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不用回头, 何云舟便知道来人是霍铮。

;男人的呼吸稍微有一些急促,端正得近乎大理石雕像一般的脸颊上,此时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再加上他(shēn)上那一整(tào)考究的西装, 足以证明他之前正在公司工作霍铮应该是忽然得到了消息, 临时冲出来找到何云舟和霍晓云所在的这间咖啡馆的。

;阿铮,你怎么来了

;要说霍铮的到来没有让何云舟感到安心那当然是假的,但是

;一回头看到霍铮如今的样子, 何云舟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了担心。

;哪怕早就对霍铮和霍晓云那极度恶劣的母子关系有所了解,但何云舟还是没想到, 这一次霍铮会气成这样。

;此时此刻, 霍铮(shēn)上那种吸引人眼球的帅气与英俊,已经转化成了另外一种令人感到害怕的恐怖气息。他的脸上乌云密布,碧绿的眼眸因为愤怒而显得浅淡, 这让他看上去愈发像是某种嗜血的大型野兽。

;没有人会忽略掉他周(shēn)萦绕着的暴虐说句实在话,霍铮就算忽然间拿出一把砍刀直接劈向霍晓云, 何云舟都不会感到失望。

;至于霍晓云,她就更加不可能错过霍铮那直白的厌恶。

;在看到霍铮的那一瞬间, 霍晓云手微微一抖, 差点打翻了咖啡。

;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

;好久不见。

;她傲慢地抬着下巴,目光如蛇信一般(tiǎn)舐着霍铮的脸。

;但霍铮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霍晓云,抵达现场后的第一时间, 他直接把何云舟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shēn)后。

;你没事吧

;他侧过头低声询问着何云舟,看上去很是紧张,当然,这种紧张也可以理解为对霍晓云的防备。

;我没事

;何云舟连忙说道。

;注意到两人之间亲密的互动,霍晓云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自己的手包,她的指甲深深地掐入了那价格不菲的皮包表面,关节更是微微发白,足以证明她的力气。

;她的脸本来就有一些歪斜,而在看到何云舟和霍铮如今的模样之后,她的不屑与厌恶就更加明显了。

;同样的,这也让她显得格外丑陋。

;我真没想到你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你觉得我难道会把你的小(qíng)人给吃掉吗

;霍晓云眼看着霍铮如今的模样,唇角顿时更加往下耷拉了,她还冷笑着在一旁嘲讽道。

;终于,她挑衅的话语让她得到了霍铮的那一丝关注。

;不,当然不,你吃掉他这太夸张了。他冰冷地看着霍晓云,顿了顿,然后冷冷笑着继续说道,我主要是怕你恶心到他。

;你

;听到霍铮这般尖锐的讽刺,霍晓云眼睛一红,手下意识就往咖啡杯伸了过去。

;只不过,在她动作之前,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霍铮却抢先出了手。

;何云舟在咖啡店里点的是满满一大杯的广式冻柠茶,霍铮直接抓住尚且还有一大半,连冰块都没有完全化掉的冻柠茶直接朝着霍晓云泼过去。霍晓云猝不及防中,直接被那又酸又冻的冻柠茶泼了满脸,还冰块砸得头皮生痛。

;啊啊啊你疯了

;她失态地惨叫起来,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手边的(rè)咖啡。

;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啊,不对,我是故意的。

;霍铮冷笑着看着霍晓云失态的模样,用一种刻意放得平缓而冷淡的语调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滋味,毕竟你总是(ài)用这种方式来昭显自己的存在感就像是一个已经落伍的小丑一样。

;霍铮

;与此同时,咖啡店的顾客和店员也被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事(qíng)吸引了注意力。一名店员有些慌张地走了过来,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霍铮已经礼貌地将一沓钞票放在了店员的手中。

;打扰你们做生意了,这个算我的补偿,他偏头看了不知所措的店员一眼,挑了挑眉,别担心,我们这里很快就结束。

;接着,他回过头,盯住了霍晓云。

;你要是病的不那么严重,最好就不要来烦云舟。留着你那点智商去勾搭男人好了,不要企图来打扰我还有云舟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霍铮,你这个

;白眼狼,小杂种,恶毒胚子还有什么啧,霍晓云,做人要有自知之明。面对着脸色铁青的霍晓云,霍铮冷笑了起来,只会翻来覆去骂这种没有营养的话,唯一的手段就是砸东西还有破咖啡,不然就是暗中在背后弄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不自量力一定要来招惹我你到底是多愚蠢才觉得我会一直容忍你做这些事(qíng)

;至少没有你那么愚蠢

;霍晓云被霍铮毫不留(qíng)的嘲讽刺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她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着霍铮,至少,我没有被一个男狐狸精骗得团团转,像是一个白痴一样被骗得把所有的资产都分出去给一个不相干的骗子妈妈要不是为你好,我会跑来跟这种下流胚子见面商讨,让他放过你

;男狐狸精

;乖乖躲在霍铮背后的何云舟这个时候有点傻了。

;他没听错吧那个所谓的男狐狸精该不会说是他吧

;而若是他没有理解错误的话,霍晓云说的是霍铮要把名下的财产分给自己

;何云舟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毕竟也跟霍铮认识很久了,哪怕霍铮平时并没有刻意炫富,但是他的言行举止和偶尔的脱线行为却已经足够说明他的(shēn)价不菲。

;不不,事实上压根就不需要跟霍铮厮混很久就能知道这一点,毕竟,那是霍铮霍氏的继承人霍铮。

;等等,阿铮,她到底在说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何云舟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了,他震惊地看着霍铮然后问道:你要把财产分给我

;面对何云舟的质问,霍铮一改在霍晓云面前的冷酷与尖酸,瞬间变得弱势了很多。

;是,是啊那个,其实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当是我的一个心意好了过几天应该会有律师跟你联系这方面的事(qíng)。

;霍铮有些不太好意思似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到底是有多么的愤怒。

;要知道,他原本还想把这件事(qíng)当成一个惊喜留给何云舟的,可现在自己的计划全部都泡汤了。

;霍铮,你是真的疯了

;根据蛛丝马迹知道霍铮的打算是一回事,在现场当场听到霍铮的许诺又是另外一回事。

;霍晓云哪里听不出来,霍铮当着何云舟的面说要把能分割的财产全部分给后者,整个人彻底抓狂了。

;你是什么人,这个姓何的又是什么人哪怕你真的喜欢这个家伙,就当他是个玩意儿放在(shēn)边玩几年不就行了你到底是在发什么失心疯,还想着要跟个下三滥的男人过一辈子你他妈是三岁的小孩吗

;听着霍晓云一口一个下三滥玩意儿的辱骂,霍铮心底的暴虐(qíng)绪便开始膨胀。

;对于霍晓云的极度厌恶,直接引发了多年以来一直被他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怨恨,若不是顾忌着对方是女(xìng)又是自己的母亲,他可能早就已经控制不住直接在公众场合出手了。

;唯有最后一丝理(xìng)摇摇(yù)坠地束缚着他的暴力想法,但(qíng)感与理智的拉扯,甚至让他的喉咙里腾起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阿铮

;何云舟立刻就察觉到了霍铮的不对劲。

;他一把拽住了霍铮,有意无意把他往后拉了几步。

;我们走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霍铮多少也算是个公众人物,霍晓云可以毫无顾忌在公众场合跟霍铮大吵大闹,何云舟却开始有些担心这些事(qíng)被人发到网上去博眼球。

;他自己经历过类似的事(qíng),又怎么可能忍心让霍铮遭遇那些无聊的揣测和误解。

;结果何云舟的话还没说完,一(shēn)的霍晓云却跳了起来。

;走我一说出真相你就要走了怎么,你自己也知道心虚我都不知道你这种烂货究竟是使了什么招把我儿子骗成这样恨不得连(shēn)家(xìng)命都要一股脑的给你

;闭嘴。

;何云舟只觉得自己牵着的霍铮气息愈发不对,那种(yīn)沉沉的眼神看着简直像是要杀人,一时间只觉得心惊(ròu)跳,再也顾不得什么,干脆直接对着霍晓云吼了一句。

;你

;阿铮要把他名下财产分割给我这件事(qíng)我从来都不知(qíng),你大可放心,他的钱我不会要,何云舟强忍着怒火,冷冷对着霍晓云说道,但说到底,这不过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

;霍晓云提高了声音尖叫了起来:跟我没关系你知不知道我是他妈

;何云舟冷淡地瞥了她一眼。

;原来你还知道你是阿铮的妈妈

;丢下这一句之后,他再也没有理会霍晓云,直接拽着霍铮强行离开了那家咖啡店。

;接下来,一直到何云舟和霍铮坐上车,何云舟都没有再吭声。

;霍铮之前还像是看到红布的公牛一样呼哧呼哧恨不得下一秒就要爆发,然而自从出了咖啡店,他的气势就一路减弱。

;等车厢里只剩下寂静,他的语气也愈发忐忑。

;你生气了

;霍铮偷偷瞄着何云舟面无表(qíng)的脸,试探(xìng)地开口问道。

;何云舟深呼吸了很久。

;你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财产的事(qíng)他冰冷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丸子很快乐尘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要糖糖的望鸾 161瓶;人群中钻出一个吴克 40瓶;萱 10瓶;沉默的东吾 5瓶;吃个橙子吗idnight谨易atbal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