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霍铮的幸福感已经浓烈到了仿佛下一秒就能流淌出来的程度, 何云舟盯着对方的脸了,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忍住了干脆把什么都说出来的冲动。

;在这天之前, 何云舟还真没发现原来霍铮这样的人也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可恨模样。

;要是没有发现霍铮的误会, 心大的自己大概还会觉得对方只是单纯的脾气不好吧,但到了这种时候,才发觉到霍铮只有在他自以为的恋(ài)对象面前才会展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其实还是有点可(ài)的, 但又有种微妙的恼火感。

;特别是那张得意洋洋, 特别兴高采烈的脸, 恶趣味一来, 简直想就这样直接弄哭对方。

;何云舟真是忍了又忍,纠结得要死才没有直接跟霍铮说明一切,偏偏自己的这番苦心对方完全没有察觉。

;放开我

;何云舟挣扎了一下企图从(chuáng)上爬起来, 但霍铮却得寸进尺直接一个熊扑,将何云舟整个人都压在了自己的(shēn)体下面。

;我要补偿。

;男人就像是没长大的小孩一样凑在何云舟的耳边哼哼唧唧地嘟囔道过了很久何云舟才发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根本就是霍铮的撒(jiāo)。

;补偿

;夜袭的补偿

;何云舟简直要因为那紧紧贴在自己(shēn)上,独属于霍铮的浓厚气息而喘不过气来了。

;偏偏霍铮竟然还把这样的话说得格外义正言辞, 何云舟抿住了嘴唇, 连话都不想跟对方说。他晃动着自己的(shēn)体企图从霍铮的(jìn)锢中逃开,但霍铮简直就像是顽童一样愈发不许他动。

;一来二去之间, 两个人之间的肢体纠缠忽然间进了阶, 等发现不太对的时候, 两个人都倏然僵在了原地。

;何云舟被被子里逐渐多出来的玩意戳了一下,血瞬间开始疯狂地往脸上涌。

;他不由自主地望向霍铮,刚好看到霍铮面泛(chūn)色,偷偷瞥向自己的那一眼。

;我我这是健康

;霍铮有些心虚地梗着脖子说道。

;南瓜还在(chuáng)上你想什么呢

;何云舟咬牙切齿地怼了回去。

;当然, 到最后,落荒而逃的人还是何云舟。

;混蛋

;一直躲到了浴室,给自己冲了一个冷水澡后,(shēn)体内部涌上来的(rè)度才慢慢平息下去。

;但那种心潮澎湃,差点儿擦枪走火的感觉始终萦绕不去。

;何云舟接着接连不断的水声,痛苦地在水幕中发出了一声咒骂。

;活到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意识到原来(shēn)体跟(qíng)感的关联是如此强烈。曾几何时自己也曾在宅男论坛上冷笑着跟同伴们一起吐槽那些(chūn)心萌动的小年轻是手机不好玩还是游戏不好玩,脱离低级趣味发展高级兴趣

;结果到了现在,被霍铮随随便便一撩,何云舟就觉得自己快从内部烧起来了。

;反倒是霍铮自己,看上去反倒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何云舟这么想着,但等他离开浴室回到客厅,却发现本应该呆在客厅的霍铮已不知去向。

;手机上新来的一条信息,是霍铮留给他的。

;我回楼上换件衣服就下来fro 阿铮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太丢脸

;而就何云舟呆呆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因为那其中隐含的意味而发愣的同时。霍铮正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浴缸的冰水里,不停地往外吐着泡泡并且辱骂着自己。

;何云舟倒是能通过一个冷水澡把自己给冲冷静了,但是(shēn)体异常健康的霍铮却一直到这个时候都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早知道就不应该那么随便了。

;等霍铮终于勉强回到正常状态,他才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道。

;差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

;天知道霍铮是凭借着怎样顽固而强大地意志力才让自己不至于彻底失控。

;还是要早点结婚啊。

;霍铮喃喃地说道。

;想到自己那已经夭折的(rè)气球求婚计划,之前泡冷水都降不下来的(rè)度,瞬间就降至了冰点。

;霍铮站起(shēn),走到了自己的卧室一角,从嵌入式的隐藏保险柜里,取出了一只首饰盒。

;打开首饰盒,里头是专门为了北海道之旅而定制的求婚戒指。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云舟。

;他忍不住发出了很小声,很甜蜜的询问在何云舟看不见的地方,霍铮已经拿着这只首饰盒排练过很多很多次了。

;

;霍铮要跟那个姓何的结婚他疯了吗

;霍晓云在听到那个消息时,一个失手,砸掉了手中的高级(rǔ)霜。

;苏子柳萎靡不振,一脸恹恹地看了她一眼。

;你不知道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中不要带上太明显的嘲讽,霍铮这段时间一直在跟李律那边碰面,他名下地那些资产都打算加上何云舟的名字,还有一部分他貌似打算直接分割出来给那个姓何的

;他怎么敢他怎么会疯得这么厉害

;霍晓云眼睛都在过度激动中有些充血了,红着眼睛的她显得比以往还要古怪而恐怖。

;我怎么知道苏子柳酸溜溜地说道,霍氏不是你家的产业吗霍铮不是你的儿子你不应该比我还要了解这一切

;霍晓云表(qíng)微微扭曲,好半天没吭声。

;她当然不可能直接告诉苏子柳,这段时间霍铮雷厉风行,如有神助,将她埋在公司内部那几个暗线全部都给拔了,还害她损失了很大一笔钱。

;要不是霍晓云警醒,恐怕就连她名下的股份都差点保不住。

;不想起这件事(qíng)还好,一想到这段时间母子两人在公司内部的暗斗,霍晓云便觉得自己的心肝都在火上煎。

;他就是想把他亲妈傍(shēn)的那点钱财股份都抢走好去哄那小妖精。

;霍晓云咬牙切齿地低语了一声。

;知道了霍铮竟然真的打算跟一个男人结婚,甚至连财产都打算跟那个人共享,霍晓云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乱了手脚。

;当何云舟在去菜市场的路上,被霍晓云直接截住的时候,他差点没有认出眼前这个神经质的暴怒歪脸女就是当初的霍晓云。

;说吧,我要给你多少钱才能让你离开我儿子。

;坐在一间咖啡厅的座位上,何云舟呆呆地看着霍晓云,那句话从对方血红的嘴唇中冒出来的瞬间,他差点笑出来。

;简直就像是直接被拽到了三流言(qíng)狗血剧的落伍(qíng)节里spy了一下纤弱小白花女主角一样。

;我

;何云舟绷紧了自己的面部肌(ròu),好半天才把那句话平稳地说出来。

;我想知道你打算给多少。

;他说。

;霍晓云挑了挑眉头,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何云舟又道:

;你要我给支付宝账号还是微信不然就银行卡

;桌子对面的男人已经非常努力地掩饰了,但霍晓云还是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男人那种傲慢的不屑。

;你觉得这很好玩是吗

;霍晓云用手指拨弄着手边的咖啡杯,她并不打算喝这种廉价咖啡馆提供的泥巴水,但她很满意这杯咖啡滚烫的温度。

;你觉得我花钱来找你这样的骗子,让你离开他是一件很可笑的事(qíng)

;何云舟叹了一口气。

;我不是骗子,我跟霍铮之间的感(qíng)也不是你想的那样顺便说,你要是愿意给我钱,我还是很高兴的。何云舟想了想自己的银行存款,再想想自己当年看过的那些古早,竟然真的对霍晓云愿意出的钱产生了一点向往。

;他真的很好奇现实生活中这种拿钱棒打鸳鸯的人到底可以给多少。

;毕竟,要真是按照里说的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款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即时到账,难不成霍晓云还要带着他去银行办理转账

;想到那个画面,何云舟差点又笑出来。

;不过,要是霍晓云真的那么豁的出去那么就定一只贵一点大一点的松叶蟹回家吃好了。

;与霍铮约好的北海道旅行泡了汤,其实何云舟一直都把这件事(qíng)记在心里。

;霍铮表面上对这件事(qíng)显得很宽容很理解,但何云舟知道,其实霍铮上是很沮丧的,也就是怕何云舟担心才强撑着不露出半点失望来。

;一起在家吃松叶蟹火锅的话,大概,能让对方稍微感觉到安慰一点

;一想到清甜可口的松叶蟹,何云舟都要流口水了。

;呵呵,你真的以为,我家霍铮会跟你玩真心

;也就是霍晓云那刺耳而高亢的声音,才让何云舟把注意力从满脑子的烤蟹腿,蟹(ròu)蒸蛋,螃蟹火锅中扯回来。

;恕我直言,何先生,也许你能够暂时把霍铮骗得团团转,但是,不匹配的两个人是不可能长久的何先生,你每天早上醒来会照镜子吗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你有没有看清楚自己的样子就你这样的人,你真的觉得你配得上霍铮吗

;不得不说,霍晓云之前那些夹枪带棒,对何云舟来说都好笑到像是偶像剧尬演,唯独她这段话,却倏然间冲破了他所有的防备,一瞬间击中了他的软肋。

;我

;我觉得他配。

;就在何云舟微愣的这一瞬间,有另外一个声音直接插到了两人的对话中来。

;作者有话要说:  霍铮:我真的很健康,不然你检查一下迅速拉下裤子

;何云舟:啊啊啊啊啊啊南瓜你不要看捂住了南瓜的眼睛

;

;

;

;南瓜:你们人类真的很烦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啦咿 16个;刀客柳戈你大爷三千花杀u酱尘尘肤薄(qíng)凉风姒聂云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噜噜噜 96瓶;半桃旧符前排出售大大胖次 39瓶;苏苏 30瓶;y墨魔y自动贩卖机 10瓶;轮回智商担当小铝笔沉默的东吾 5瓶;踮脚的老牛不知道叫什么就随便取 3瓶;丸子很快乐鲤鱼鲤鱼猫影影88冷城小巴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牢记玫瑰小说网,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27760020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