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甩在了苏子柳的脸上。

;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没问题, 不会有纰漏,能搞定这就是你说的能搞定我真他妈是犯蠢了才会信你

;霍晓云尖锐的声响在苏子柳的耳边不断回响。

;苏子柳忍着脸上的疼痛, 默默地往后站了站。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霍晓云的别墅,大量的香薰让整个房子里的空气变得而沉闷。苏子柳也不知道是因为霍晓云的巴掌还是尖叫,亦或者是她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站在房间的角落里有点犯恶心。

;霍晓云前段时间终于从整容医院出院了, 之前歪斜的下巴还有被打坏的填充假体也全部得到了修复。

;但即便是这样, 她的脸看上去依然很奇怪,就像是劣质的硅胶假人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感。

;特别是现在,她对着别人大发脾气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某种恐怖片里跑出来的怪物一样。

;事(qíng)本来还(tǐng)顺利的,就是没想到那帮人太蠢了这种事(qíng)实在是没人能预料到。

;苏子柳咬着牙,皱着眉头解释道。

;呵,说得好像你不蠢一样

;霍晓云压根就没有理会他的解释, 整个人还是处于抓狂的状态。

;何云舟遇到袭击的事(qíng), 如今已经成了(rè)点中的(rè)点。

;毕竟,一个网红画手抄袭被别人起诉,其实已经不算是什么太新鲜的事(qíng)。但是, 一个网红美女画手在被人起诉之后竟然怂恿自己的粉丝去杀人这件事(qíng)简直集合了所有最吸引人眼球的点, 瞬间就上了头条。

;配合那极为具有戏剧(xìng)的现场视频,一时之间无论上网络上还是现实中的,都像是(rè)水进了滚油,噼里啪啦好不(rè)闹。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作为受害人, 何云舟如今也成了社交媒体上的(rè)点人物。

;这简直气歪了霍晓云的鼻子。

;这下好了,这家伙现在倒还真变成什么人物了,以后还让人怎么动手我早就说你直接找些人把他做掉一了百了,哪里来的这么多事(qíng)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霍晓云说着说着,忽然目光炯炯地扭过头,死死盯着苏子柳。

;要不我们再重新找个人

;苏子柳额角一跳,直接打断了她。

;这件事闹得太大了,现在还有人躺在医院。警察已经在查我的那个小号,不是我不想解决掉那个姓何的,只是我这边现在正是需要避风头的时候,要不是我当初特意找人买了小号,这个时候说不定都已经被警察带走问话了。

;苏子柳越说,心底的那一丝怨气就越重。

;若非是霍晓云执意要铤而走险,在如今这个念头还动不动就要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人(shēn)伤害,他如今也不会变得惶惶不可终(rì),生怕被人查到自己头上。

;说那么多还不是就是想找借口推事(qíng)

;一声尖叫,霍晓云普通散发地拿了一个花瓶直接砸了过来。

;她的面部修复做得很糟糕,每每在镜子或者是反光物表面看到自己的脸,霍晓云便有种快要发疯的感觉。

;若不是那个该死的何云舟

;若不是那男狐狸精把霍铮迷得连妈都不认了,她又怎么会毁了脸

;去他妈的,早知道我就该自己动手,等着吧,你们这帮家伙没有一个管用的

;看着眼神发直,喃喃自语的霍晓云,苏子柳皱着眉头,悄悄地找了个空档打开门溜走了。

;他有点害怕起现在这个霍晓云来。

;她应该不会真的做什么当街捅人的事(qíng)吧

;蹑手蹑脚离开霍家时,苏子柳不由想道。

;不过若是那样的话,倒霉的大概就是那何云舟,想到这里,苏子柳心头一时快意,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点笑意。

;但这点愉悦的心(qíng)只不过持续到他回家。

;你好,请问你是苏子柳对吗

;两个看着就很干练鹅警察守在他那间高级公寓楼的门前,还没有等他开门,便一脸面无表(qíng)的围了上来。

;

;苏子柳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警察。

;你是不是曾经买过一个腾讯通讯软件的id,叫做流苏的

;听到警员的问话,苏子柳(shēn)体晃了晃,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

;而就在苏子柳坐上警车的同时,何云舟也在家里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静看落花被消号了

;是啊,而且她已经进了黑名单,之后估计再想吃这口饭是不可能了。

;小西在电话那头发出了一声冷笑。

;这也

;这段时间你也小心一点,别让她找到你。她现在就跟疯狗一样,拼了命想挽回这件事(qíng),你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估计在粉丝群里煽风点火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个。

;何云舟没吭声。

;静看落花的事(qíng)发展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件他并不想面对的闹剧。

;蜂拥而至的关注,好意或者恶意的评论,在这风口浪尖上,所有跟这件事(qíng)有关的消息,无一不让他感到心神俱疲。也就是欧阳这个时候还躺在医院里,不然他真的很想丢下一切,跟着霍铮一起逃到国外去躲一阵子。

;不

;若是细究起来,恐怕也没有办法跟霍铮呆在一起。

;回过神来之后,何云舟的心(qíng)愈发沉重。

;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小心的

;挂掉了小西每(rì)例行的电话通报,何云舟怔怔地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这段时间因为不想面对网络上的事(qíng),他甚至连网线都拔了。要是平时倒也没有什么,但是,这档口正好是他遭遇人生中史无前例巨大危急的时候一旦失去了网络,整个人待在家里脑子便老是不由自主地在霍铮和他之间的那个误会上打转。

;在那一次挑明之后,何云舟又不死心的,三番四次地旁敲侧击了一番,最后不得不绝望地承认,霍铮真的真的误会了他和他之间的关系。

;在霍铮的眼里,何云舟已经和他谈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恋(ài)了。

;啊啊啊啊

;想到这里,何云舟忍不住抱住头无语凝噎。

;若是有可能,他真的很想敲开霍铮的脑子仔细检查一下那里头装的是啥。

;两个人也就是偶尔牵个手,偶尔在对方家过夜,一起出去散步,每天一起吃饭,互相诉说一下心事

;仅此而已。

;为什么就会被霍铮当成是(qíng)侣之间的互动了呢

;霍铮这个人之前都没有同(xìng)好友的吗

;何云舟这段时间已经快要因为这件事(qíng)愁到秃头了。

;当然,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最糟糕的是,何云舟自己对霍铮竟然还很是心动。

;只不过

;一想到自己和霍铮之间的差距,何云舟的那点心动很快就变成了心酸。

;有那么一瞬间,何云舟甚至开始对霍铮感到了怨气。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误会呢为什么,要给他这样的希望

;若是霍铮跟舒燃一样,自始至终都没有给他任何恋(ài)的机会,何云舟觉得自己恐怕会更加好受一点,毕竟自己暗恋着暗恋着就习惯了。

;可现在霍铮在他面前显得那么(qíng)深义重,反而让何云舟感到有些痛苦。

;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可以在(ài)(qíng)中游刃自如,哪怕随着世事变化不知不觉不(ài)了,也能全(shēn)而退,但也有的人是很蠢的,一旦动了心便会把自己整个人都放到一段感(qíng)里,一旦受伤就再也不可能走出来。

;倒霉的事在于,何云舟知道自己是后面那种人。

;霍铮是一个太过于完美的人,若是有一天,他想退出,恐怕能微笑着全(shēn)而退吧。但是何云舟自己,大概会彻底万劫不复。

;傻瓜,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啊,我一点都不好啊

;在一声不知不觉的喃喃自语中,何云舟窝在沙发上,打开了手机相册。

;霍铮的许多丑照,还有两人之间的合照,就那样出现在他的眼前。

;何云舟看着霍铮的那些照片,忍不住轻轻地微笑了一下,但随即笑容又消失了。

;手机里会出现人类的照片,也是跟霍铮在一起之后的事(qíng)了。在霍铮出现之前,何云舟的手机相册里除了猫就是猫,然后还是猫。

;因为,在霍铮出现之前,何云舟也只(yǔn)许猫走进自己的世界。

;猫是他的唯一寄托,是他唯一可以安心投放感(qíng)的对象。

;但现在

;我回来了

;门口传了一点动静,伴随着格外开朗的声音,之前还只出现在思绪中的男人熟练地推开门走了进来。

;辛苦了。

;何云舟下意识地站起(shēn)来走向玄关。

;霍铮笑眯眯揣着手等在那里,一直等到何云舟走进,才忽然间从背后掏出了包装得格外精美的一束植物。

;送给你。

;啊

;何云舟眉心一跳,那熟悉的花束包装瞬间勾起了他对可食用玫瑰的恐惧。

;幸好,映入了眼帘的并不是那恐怖的粉红色花朵,而是一大束郁郁葱葱的青翠。

;那是由狗尾巴草,小麦草和猫薄荷组合而成的绿叶组合。

;南瓜应该会喜欢狗尾巴草吧,可以当天然的玩具玩,小麦草可以吃,猫薄荷用来舒缓神经。

;对上何云舟的视线,霍铮很是得意。

;这些植物都是我自己在办公室种的,今天终于可以收获了,怎么样,喜欢吗

;何云舟:喜欢。

;面对霍铮如今欢欣鼓舞,特别讨好的笑容,何云舟所有的患得患失与企图解释那个误会的话语,全部都堵在了喉咙里,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正在他发愣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霍铮的视线凝在了自己的脸上。

;何云舟心头一跳,不由往自己脸上摸了摸,有些僵硬地开口问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

;霍铮眨了眨眼睛,在听到何云舟的问话走,露出了一些不太好意思的微笑。

;然后他移开了目光,脸颊微红。

;没,没什么。

;他轻声说道。

;何云舟捧着狗尾巴和猫薄荷的花束,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很确定那并非是自己的错觉,就是霍铮这种表现,本来还很正常的玄关,如今却莫名有一股浓浓的粉色气息弥漫开来。

;何云舟飞快地瞥了一眼霍铮那已经变成了粉红色的耳郭和脖颈,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霍铮:嘿嘿嘿,骗到一句喜欢。

;

;其实何云舟一直觉得自己很糟糕,而霍铮很好很好,所以他是配不上霍铮的。

;巧的是,霍铮也觉得自己除了外貌一无是处,何云舟太美好了所以也患得患失生怕对方不要他。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尘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丸子很快乐 2个;天天好心(qíng)阿基坦的埃莉诺phento幼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huan 94瓶;翼望之山可养喵 25瓶;我永远喜欢叶籽 19瓶;乘风而归 13瓶;谨易天生戾气难自制鹿瞌瞌卜二草西云啾啾啾 10瓶;2982664天木蓼咩~太多了~咩掉坑里出不来了 5瓶;研究员塔罗兰 4瓶;阳台君 2瓶;吃个橙子吗尘尘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