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霍铮吻上来的那一刻,何云舟整个人都傻了。

;男人的发尾散落下来, 扫过何云舟的脸颊。对方平时对于自己的头发总是很在意, 无论何时都会打理得相当整齐, 但现在的头发却乱七八糟的, 完全散开了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状况太混乱的缘故吧。

;理论上来说应该震惊到完全无法思考才对,但在何云舟的脑海里却不合时宜地漂浮着这样不着边际的想法。

;不,大概就是因为太震惊了,所以大脑下意识地开始思考一些可以理解的东西免得烧坏当机吧。

;何云舟动弹不得地呆呆地坐在异常狭窄的座位上, 感受着从嘴唇上传来的温度。

;霍铮的(shēn)上依稀还有一抹很淡很淡的类似于甘草和胡椒似的香气,那是他惯用男士香水的尾调,这么久的相处下来, 何云舟早就已经对霍铮(shēn)上的香气熟悉了。

;但在今天, 在这一刻,在对方亲吻着自己的当口, 这一抹缥缈的余香却变得格外撩人。

;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惊慌的缘故,(rè)度一直在往何云舟的脸上窜。

;而在这么近的距离下, 何云舟可以清楚地看到霍铮的眼眸, 那双漂亮到让人沉迷的绿色眼眸里仿佛燃烧着小小的火焰。

;那是如同孩童或者是野兽一般执着而(rè)烈的(qíng)感。

;咳咳咳咳

;从旁边传来了相当响亮的假咳声。

;霍铮的动作微微一顿, 然后才慢慢地从何云舟的(shēn)上移开。

;下一次不要再这么吓我了好吗我的心脏会受不了的。

;即便是有外人在场, 霍铮那种深(qíng)似水的状态依然没有丝毫地改变。

;他抓住何云舟的手,按在了自己的(xiōng)口上。

;感觉到了吗

;他轻声地低语道。

;咳咳咳咳咳咳

;而旁边的咳嗽声变得更加响了。

;抱歉。

;霍铮转过头冲着目瞪口呆的医护人员淡然地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歉。

;今天我的恋人受到了一点惊吓,有点(qíng)难自(jìn)。

;何云舟听到他没有丝毫羞耻之心地说道。

;这里是救护车,不是那种卿卿我我的地方。

;医护人员对上一脸坦然的霍铮, 表(qíng)扭曲地说道。

;我知道了。

;

;何云舟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听着医护人员和霍铮之间的你来我往。

;无论怎么努力,但大脑还是停留在停工的状态。

;甚至就连他的手,也依然被人强行按在霍铮(xiōng)口的位置。

;怦怦怦怦怦怦

;那已经根本不是普通的心跳加快的程度了。

;何云舟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坏掉的卡丁车一样在(xiōng)腔里疯狂的冲撞。

;他甚至连完整的话语都组织不出来,只能用那种狐疑诡异的眼神死死盯着(shēn)边的男人看,企图能看出个缘由来。

;他完全不能理解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霍铮竟然吻了他。

;男人的嘴唇贴了上来,还有那温(qíng)的,但是极为煽(qíng)的动作。

;这绝不是那种普通的好朋友之间的吻。

;还有,霍铮刚才对医护人员说的那些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恋人,还有,什么叫做(qíng)难自(jìn)

;(qíng)难自(jìn)这个词难道可以用来形容友(qíng)吗

;虽然说在运动场上仿佛也有队友之间(qíng)绪激动过度,然后亲上对方的事

;但是,那又好像跟霍铮对他做的事(qíng)完全不一样。

;甚至可以说,那个吻比他之前经历过的任何亲吻都要更加甜蜜和粘稠。

;然而,无论何云舟内心是如何波涛汹涌,惊涛骇浪,(shēn)边的霍铮却表现得太过于坦然,坦然到何云舟连开口发问都觉得有点尴尬。

;为什么他会这么理直气壮这么淡定的告诉别人自己是他的恋人

;还是说,霍铮想做什么特别的安排吗

;何云舟拼命地给霍铮找着借口。

;好在,就在何云舟疯狂思索的时候,医院很快就到了。

;何云舟就算是再在意,也必须分出神来看顾一下欧阳城林。眼看着欧阳城林连人带担架,尸体一般被推下车。

;何云舟也跟了下去,然后便看着满(shēn)是血的人就那样立刻送进了急救室。

;似乎是因为欧阳与他在大学闹出来的那件事(qíng),欧阳在被送往国外之后,他们全家现在都已经迁移到了国外。以至于欧阳还在急救室,何云舟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可以打电话通知的家人。

;幸好霍铮之前便打电话安排了专门的助理,这个时候已经小跑着进了医院,十分熟练地从穿着血衣的何云舟手中接过了欧阳的一切事(qíng),井井有条地安排了起来。

;后来,何云舟也只能像是木偶一样,傻乎乎地跟在霍铮一起守在了急救室外面的长椅上。

;在一片哭天抢地的愁苦气息包围中,何云舟和霍铮都沉默了下来。

;可是,何云舟却依然没有等到霍铮的特别安排,当然他也没有等到任何的解释。

;如果说这一天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一段时间之后,便有医生前来告知,欧阳的伤势并不重,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听到欧阳伤势不重,何云舟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不是急救车上的一吻,何云舟这个时候应该满脑子都是关于欧阳的伤势问题吧。但现在他的脑子却像是被分成了两半,其中一半在回想今天这场满是血迹的惨案,到底为什么会发生,之后又该怎么办;另一方面却在不停的钻牛角尖,疯狂地在他大脑里不停地问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霍铮会在别人面前那么明目张胆一脸坦然地吻了他。

;脑子乱哄哄的时候,果然很难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等到欧阳还有那名瘦高个男生都出了急救室,霍铮也推了推何云舟。

;你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先回去休息一下,换一个衣服,我派人专门看着他,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霍铮平静地说着,然后顺手按在了何云舟的肩膀上。

;让他没想到的是,何云舟却像是触电一样的躲开了。

;何云舟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着霍铮,不过就是揽个肩膀而已,其实在之前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肢体接触,可对于他来说,如今霍铮碰触到他(shēn)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像是烙铁一样烫。

;怎么了对于恋人激烈的反应,霍铮不由一愣,但是一对上何云舟那惊惶不已的视线,霍铮的心却瞬间软的一塌糊涂,心疼得不得了。

;这一次,何云舟真的受了很大的惊吓

;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霍铮不由默默地叹气。

;对于何云舟这种(xìng)格腼腆的人来说,遇袭和对方直接把自己捅一刀这种事(qíng)确实太过于恐怖了,难怪现在自己随便一个小动作就能把对方吓成这样。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霍铮整个人的态度变得格外柔和。往常都是何云舟努力哄着他,但如今在医院里,他却像是呵护孩童一样,小心翼翼地哄着何云舟。

;别怕,看着我,我就在你(shēn)边。

;霍铮小声地说道。

;但是他的安抚显然并没有起到作用,因为何云舟看着他的模样,愈发的惊恐。

;霍铮只觉得自己心头最柔软的部分,被何云舟那种眼神猛然扯了一下。

;任何安慰的词藻在那种慌乱失措的眼神面前都显得苍白,所以霍铮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一把把何云舟那依然在微微颤抖的(shēn)体抱在了怀里。

;将那个男人按在自己怀里的瞬间,霍铮很清晰的感受到,何云舟(shēn)体就像是木桩一样僵硬了起来。

;阿铮

;过了许久,何云舟颤抖的声音才暗哑地从霍铮怀里传出来。

;放,放开我

;如果真的害怕到想哭的话,在我怀里哭出来也没有关系,不会有人看到的。

;霍铮把嘴唇按在何云舟的额角,怜惜地说道。

;何云舟没有动弹了。

;这样过了好一会儿,霍铮觉得何云舟大概好一点了,才把何云舟放开。

;只不过,何云舟刚从霍铮怀里挣脱出来,就不小心抬头与霍铮看了那么一眼。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霍铮眼睁睁的看着何云舟之前还格外苍白的脸,如今却一点点染成了粉红色。

;

;糟糕。

;霍铮忍不住暗道一声不好。

;怎么就忘了呢,像是何云舟这么害羞的人,对于刚才自己的大大咧咧,完全不顾忌外人眼光的行为一定非常害羞也非常不适应吧。

;大概是因为今天那场意外,其实也让霍铮自己受到了惊吓,才让他一不小心乱了方寸。

;抱歉,我忘记了。

;霍铮连忙半蹲下来,视线与何云舟齐平,然后慌慌张张地道歉道。

;忘记了什么

;何云舟木愣愣地看着霍铮,呆滞地重复了一遍。

;你不喜欢这样。霍铮回答道,眼看着何云舟脸色越来越怪,他只好苦笑着讨饶,好啦,是我的错,忘记了你是这么传统的人。下次我一定不会在公众场合跟你亲(rè)了

;说着说着,霍铮的脸颊微微一(rè)。

;下次我不敢了。

;他低语道。

;但同时也在心底多说了一句:等结婚以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跟你在一起了。

;作者有话要说:  霍铮喜气洋洋:结婚后我就是有名分的人了

;何云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妆想温一壶桂花酒喝丸子很快乐阿拉蕾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叽叽 42瓶;养到猫再换id 40瓶;吃瓜群众 31瓶;(ài)啾的鸠大橘为重 20瓶;shiotsuki某儛 15瓶;谨易安雨白耳 10瓶;朱赤墨黑樱花里的夏(rì) 9瓶;翼&落~莫上邪 8瓶;红红火火青息百雅雅 5瓶;xiuhefu 3瓶;苏夏 2瓶;dududu酒苑猫depp猫atbal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