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几天后

;有的时候, 何云舟也会忍不住在想,是不是自己并没有想多,是不是霍铮对他多少也有那么一点点感觉。

;毕竟, 一切都太巧合了。

;他刚想跟霍铮拉开一点他刚想跟霍铮拉开一点距离,就出现了五百斤可食用玫瑰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囧事。

;而为了处理这些令人头大的玫瑰花, 接下来差不多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 他都不得不拉着霍铮这个始作俑者做自己的苦力,

;一个不小心, 两个人就又凑到了一起, 同甘共苦,共面玫瑰。

;采摘花朵,去掉花托花蕊, 取下花瓣,再经过一系列繁琐的工序之后, 那些玫瑰变成了糖渍玫瑰, 玫瑰露,玫瑰酒,玫瑰醋,玫瑰茶

;如果只是一两斤的鲜花, 做这些东西只是一种有趣的(qíng)调。

;但是,面对几乎快要把整个屋子都塞得满满的花朵,哪怕是霍铮这种霸道总裁,到了最后也是面如土色,连声告饶。

;偏偏这一次, 何云舟却并没有对霍铮心软。

;这不是你送我的玫瑰花吗我想跟你一起亲手把它们处理完毕。

;何云舟面无表(qíng),瞥了一眼霍铮,然后这样说道。

;他的话音一落,本来已经蠢蠢(yù)动,打算花钱叫人把花拉回去的霍铮顿时脸色一变,最后只好安安分分的重新坐回椅子,继续埋头痛苦地处理着那些玫瑰花瓣。

;这一事件导致在接下来很多年之后,某个人一看到玫瑰花就忍不住脸色发青,并且对玫瑰类的一切用品和食物都深恶痛绝。

;当然这也已经是后话了。

;回到现实,霍铮被何云舟没好气地压榨了好几天的劳动力之后,终于真心实意地意识到自己简直是脑子里进了水。

;看到他终于吸取到了教训,何云舟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了霍铮自由当然,更大地原因是,他们总算把那些玫瑰处理完毕了。

;在想什么

;耳边传来了霍铮的问话,何云舟抬起头看向饭桌对面的男人,

;没什么。

;他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假装自己在认真吃饭。

;桌子上摆放着今天晚上他和霍铮的晚饭。

;何云舟依稀还记得,霍铮刚成为蹭饭党时,自己做饭还是很精细很丰盛的。

;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如今他的餐桌上却只有寥寥几个菜。

;普通的白粥用里搁着咸蛋黄,跳水泡菜拌了一点油辣子,红彤彤地放在桌面上。

;蜜汁烤的卤鸭腿,旁边放了一点酸梅酱。

;仅此而已。

;其实要说出来,今天的菜比寻常人家的晚饭还要更简陋一点,但是餐桌另一边的霍铮却吃得眉开眼笑,比以往还要有滋有味许多倍。

;你的胃不好,不要吃那么多泡菜。

;眼看着霍铮就像是饿了好几天的人那样又在用泡菜就粥,何云舟叹着气,把已经快吃掉大半盘的泡菜往桌子的另一边移了移。

;其实,泡菜中的(rǔ)酸菌对胃是很好的,越是胃不好的人就越是要吃泡菜。霍铮举着筷子,镇定自若地说着瞎话。

;一直到何云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后,他才讷讷道:这也不能怪我这几天吃玫瑰吃的我舌头都快变成甜的了。

;他偷偷看这何云舟(yīn)沉的脸色,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做的玫瑰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吃太多

;哦,原来你也知道什么叫做过犹不及啊,何云舟用一只手托着下巴,冷冷地吐槽道,顺便告诉你,今天晚上的甜品是玫瑰花冻。

;啊

;何云舟话音刚落,就看见对面的绿眼睛男人像是被淋了水的猫一样,整个人都变得暗淡了许多。

;他不得不绷紧了自己脸上的肌(ròu)好让自己不至于当着对方的面又一次的笑出声来。

;好吧,自从那五百斤的大马士革玫瑰事件之后,何云舟总觉得自己跟霍铮之间的关系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直在他面前又(jiāo)又作的霍铮一提起玫瑰就丢了底气,此时像是怕老婆的男人一样气势微弱。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状况,让原本还打算跟霍铮拉开一点距离的何云舟变得更加优柔寡断,难舍难分。

;我到现在为止,(shēn)上还有一股浓浓的玫瑰味。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都已经快被家里的玫瑰熏得入味了。

;无论心里对霍铮有多少柔(qíng),表面的何云舟还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他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对面的男人就突然俯过(shēn),然后像是小狗一样在他的手腕上轻轻地闻了一下。

;哪有

;霍铮不满地嘟囔着。

;何云舟看着一到自己家就变得很幼稚的那个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倏然之间加快了那么一拍。

;心(qíng)又矛盾又复杂。

;据说冻死的人,越是到了最后快要被冻死的时候,就越是会觉得很温暖。

;何云舟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就像是冻死的人一样,明知道跟霍铮继续这样下去,整个人会被伤得很惨,但理智的作用在(shēn)体里却变得越来越微弱。

;越是知道自己快要完蛋,就越是觉得,跟霍铮的相处是那样的幸福。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那该死的五百斤玫瑰。

;何云舟叹了一口气,站起(shēn)来,从冰箱里拿出了今天的饭后甜点。

;其实今天的甜点跟之前说的完全不一样,端上桌的并不是已经快要让霍铮崩溃的玫瑰花冻,而是带着些许苦味,淋着炼(rǔ)和椰(nǎi)的龟苓膏。

;深褐色,颤巍巍的龟苓膏碗放在桌上的一瞬间,霍铮整个人瞬间就变得明亮起来,他甚至还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

;就知道我们家云舟对我最好了。

;很显然,只要不吃玫瑰味的东西,某人瞬间就开朗了许多,

;何云舟在不经意中对上他那张笑脸,明明已经有这么大年纪,在公司里也雷厉风行,冷酷得像是阎王一样的男人,此时的表(qíng)却纯真得像是小孩子一样。

;那种心跳加快的感觉又来了。

;何云舟迅速地垂下眼帘,将视线从霍铮的脸上移开,

;为了掩饰自己脸颊上的温(rè),他也像是自己讨厌的人那样在饭桌上抓起了手机,

;只不过打开已经许久没有登录的社交网络平台,无数的评论和就那样铺天盖地地向他袭来,

;何云舟定睛一看,那些竟然都是辱骂和诅咒。

;那些恶毒的字样让何云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往前多翻了一会儿,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间又成为了静看落花粉丝的泄愤对象。

;说起来原因很简单。

;在那些铁板钉钉的抄袭证据摆出来之后,静看落花其实已经沉寂了好一段时间。

;但就在昨天,她又发出了新的动态。

;那条微博很简单,只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

;但那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自拍,也不是静看落花的猫猫狗狗。

;那张照片是静看落的手腕被刀片切开的样子,血流了满地,让整张照片看上去十分血腥,而静看落花的配文,也充斥着浓浓的不祥的预兆。

;静看落花:对不起,我是一个很胆小的人。我可能没有办法再继续承受这一切了。希望我的离开,能让某些人满意。

;在这条充满暗示意味的微博后面,静看落花直接艾特了何云舟的id。

;果不其然,静看落花仅剩的一小撮死忠粉瞬间就炸了。

;甚至,在静看落花被(bī)自杀的暗示后,许多不明真相的路人也觉得,何云舟很过分。

;船你妈b:呵呵毕竟静看落花只是失去了生命,而你们这些画手可是被抄袭了一幅画啊

;(ài)吃酸(nǎi)的小兔子:把人(bī)死了,一帮过气画手就觉得自己也可以像是花神那样成为大神了吧。

;xxxx:也许她抄袭了,但她罪不至死。

;

;而在这一系列的冷嘲(rè)讽中,有一批人的留言,又格外吓人一些。

;今(rì)(ài)看花:我已经知道这个什么小船的真名和地址了。

;今(rì)(ài)看花:xx舟对不对,你等着吧,你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护花团:有些人不见血是不会知道教训的。

;

;何云舟看到自己的名字竟然已经被人(ròu)出来之后,忍不住皱紧了眉头,脸色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而点开微信之后,也有无数条消息跳出来。

;朋友们似乎都已经察觉到了事态不对,纷纷发来消息告诫何云舟小心。

;何云舟刚想给大家回话,小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船哥,你看到了那些消息了吗我艹,你最近不要随便出门,静看落花的那帮傻(bī)粉丝好像真的搞到了你的真实姓名和地址,说要让你以血见血。

;你在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看得出来何云舟的真实信息被披露出去,这件事(qíng)彻底吓到她了。

;你报警吧,让警察上门来看看(qíng)况,虽然对方现在只是在网上放狠话,但是这年头神经病这么多,谁都不知道他们最后会干出什么事来。

;何云舟嗯了一声,本来是想安慰小西自己其实不害怕,让小姑娘的(qíng)绪镇定下来,

;话到了嘴边他才发现他好像做不到,

;一些人油盐不进,完全自成一派理论的样子,让他觉得莫名其妙并且害怕。

;他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信息是怎么披露出去的。

;我会小心的。

;何云舟低低地应了一声,挂掉了小西的电话。

;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来电,都是担心他的人,还有很多人甚至提出让何云舟去他们那里暂避一段时间,何云舟一个一个道谢又一个一个地拒绝,再挂掉电话时,已是心神俱疲。

;有人要伤害你

;抬起头,何云舟对上了霍铮的视线。

;而在看到霍铮的样子后,何云舟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霍铮的状态明显不太对。

;作者有话要说:  霍铮怕老婆属(xìng)逐渐苏醒g。

;

;在八十多章后这两个人总算进入单向婚姻和单向暗恋的新阶段。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木头月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尘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丸子很快乐没问题说有问题faseno侧街昭昭(ài)吃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绿丧绿 100瓶;木头月 40瓶;从疚戈大阪烧炸鸡白泽 30瓶;y 20瓶;叶瑾大橘为重 10瓶;阿q叶蓁ghost 5瓶;卜二 4瓶;atball烛鱼yoy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