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声喵(这章有修改)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妈的, 那家伙是属狗的吗

;就在何云舟纳闷地将自己的(shēn)体转回去的同时, 在餐厅门口附近的茂盛灌木丛你, 有人留发出了一声细如蚊讷的咒骂。

;苏子柳小心翼翼地伏低了自己的(shēn)体,好让那过于敏锐的男人不至于发现自己的踪迹。

;像是这样茂盛的灌木丛里, 自然也有很多蚊虫, 但那些之前让苏子柳十分崩溃的小东西, 如今已经彻底被他抛之脑后。

;何云舟

;苏子柳在重复着这个名字, 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每个单字都拿出来放在后槽牙嚼碎了再吐出去。

;那个人竟然就是霍铮如今的恋人

;苏子柳怨毒地在花木的间隙中打量着何云舟。

;清瘦,平凡, 普通, 顶天了能用面目清秀来形容的男人,苏子柳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为什么自己最后会败给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

;之前我还以为你(shēn)上好歹还有这么一张脸能用,没想到最后啧。

;恍惚间, 他的耳边又一次地响起了霍晓云那带着些许嘲讽的声音。

;要不是当初不小心对霍铮动了心,他也不至于那样急迫,以至于最后被霍铮发现他在酒里下了东西。

;但是,他明明都已经解释过了。

;他真的只是只是希望能够跟霍铮在一起而已。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心甘(qíng)愿, 听着霍晓云的安排做出了那么多蠢事, 甚至让自己在圈子里成为了一个莫大的笑话,就为了讨霍铮的欢心

;他都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了,为什么霍铮不仅没有听他的解释, 还搞了这么一个男人放在(shēn)边

;苏子柳甚至觉得,霍铮之所以会那样说什么何云舟才是他的(ài)人,压根就是为了羞辱自己。

;为了能够最快地把何云舟从霍铮的(shēn)边赶走,苏子柳干脆亲自上场,尾随着何云舟观察者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而当苏子柳看到餐厅前,何云舟背着霍铮跟另外一个男人勾三搭四的那个瞬间,他的拳头无声无息地握紧了,紧到指甲都深深地抠在了掌心中。

;不甘心,怨恨,愤怒,绝望

;很难用单独一种(qíng)绪来描绘他现在内心涌动的黑色潮涌。

;霍铮甩开他,最后选择的男人明明已经有了霍铮却还在出轨,霍铮还把他当成真(ài)宠着(ài)着。

;而苏子柳他自己的真心,反而被霍铮放在泥里踩。

;黑夜中,何云舟怀中的那一捧红玫瑰,就像是火焰一般灼伤了苏子柳的心。

;一直等到那对(jiān)夫(yín)夫坐上车扬长而去,苏子柳才从树丛中爬出来。

;(jiàn)人

;苏子柳盯着何云舟等人离开的方向喃喃地低语。

;哇,你看那个人。

;小声点,快走,别理

;一对(qíng)侣无意间走到小路上来,一不小心看到了表(qíng)扭曲,满(shēn)泥土草屑的苏子柳,不由发出了低呼。

;但苏子柳却完全没在意(shēn)旁的路人,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然后,原本狰狞的脸上,忽然掠过一丝快意的笑容。

;何云舟与别的人在外面勾三搭四地照片,都已经被他完完整整地拍了下来。

;无论那个(jiàn)人现在有多开心,到头来,他还是会发现他图谋的那一切都是空。

;苏子柳简直迫不及待地想把手中的拍到的东西拿给霍铮看了。

;毕竟,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霍铮是一个多么不能容忍背叛和欺骗的人。

;呵呵

;想到这里,苏子柳甚至感到了一丝快意。

;

;

;不行。

;但苏子柳一点都没有预料到,就在他沾沾自喜,把自己好不容易拍到的何云舟的出轨照片发给霍晓云之后,得到的却是斩钉截铁的拒绝。

;决不能把这个泄露给霍铮。

;霍晓云半躺在病(chuáng)上,一字一句,异常严厉地对着电话那头的苏子柳说道。

;可是

;那个年轻蠢货的犹豫与沮丧,毫不掩饰地顺着话筒传到了霍晓云的耳边,让她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厌恶的表(qíng)。

;啊呀,痛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动作,直接牵扯到了霍晓云纱布之下的脸,剧痛传来,霍晓云小心翼翼地捧住了自己的脸。

;黑暗的(qíng)绪也如同这痛苦一般,瞬间在她的(shēn)体内部膨胀了起来。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我说了,这些照片你绝对不能先行泄露给霍铮

;在说话的同时,霍晓云已经点开了相册,她直勾勾地盯着那几张照片,(shēn)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唉,子柳,你听我说,霍铮是我的儿子,我不比你对他更了解,你现在把这些照片给他,只会起反作用,而且照片这种东西可以解释的地方太多了,那个姓何的(jiàn)人那么厉害,到时候只要说是你恶意p出来的图这事就过去了,霍晓云忽然放软了声音,和颜悦色地对着苏子柳道,只要霍铮还相信他,你的照片就没什么用,但是,一旦他们两个之间出现了间隙,这照片就有大用途了,所以你现在绝对不可能先发出去,那两个人还在你侬我侬蜜里调油的时候,这时候发出去没用。你等我给你创造个好点的时机

;好不容易挂掉电话,劝服了苏子柳不要轻举妄动,之前还在电话这头亲切得仿佛知心大姐姐的霍晓云瞬间变了脸。

;蠢货。

;她骂了一声,然后视线落在了照片上某个人的脸上。

;在这种时候,她反倒要庆幸苏子柳并不在她旁边了,不然的话,哪怕是以那个家伙低劣的智商,大概也能猜出来事(qíng)并不简单。

;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哪有那种好事,你想要个单纯善良不谙世事的小白花,老天爷就真送你一朵小白花。你看,最后还不是要妈妈我来帮你收拾烂摊子

;霍晓云的手指放在屏幕上,将相片放大离覆的脸清楚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底。

;呵,小杂种,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招呢。

;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

;截止到这一刻,除了她之外,并没有人知道他们彼此之间那个戏剧化到极点的巧合

;离覆不仅仅是当初那个腼腆(yīn)郁的伏狸,他还有另外一个尴尬的(shēn)份。

;他是霍晓云的(qíng)人,那个倒霉男人与自己原配生下来的孩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霍铮或许应该叫他哥哥。

;在霍晓云看来,这一切都已经十分清晰了。

;离覆自从成年之后,便一直在与她明争暗斗,像野狗一样冷不丁就能把她咬下一块(ròu)来,但同样的,她也给他招惹了不少麻烦。

;也许就是为了恶心她,又或者是有别的(yīn)谋,离覆干脆找人来(yòu)惑并且欺骗了霍铮,而那个人,就是何云舟。

;虽然目前为止,霍晓云并没有找到那两个人真正想要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想办法以此来给那人一点教训。

;霍晓云甚至觉得这件事(qíng)大概也是因祸得福,毕竟,只有经过这样的事(qíng),霍铮从大概才会真的明白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对你好啊。

;霍晓云笑眯眯地自言自语道。

;子柳,听我的话,别冲动。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霍晓云的声音消失在了话筒里。

;苏子柳神色(yīn)郁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然后抬起头,看了看自己面前气势宏大的建筑物。

;刻有霍氏集团的石牌被放置在了黑色大理石基座上,与周围的水池,人工小瀑布还有花木构成了相当漂亮的景观,也昭显出霍氏的财大气粗。

;对比起来,看上去花团锦簇,实际上现金流已经相当吃紧的东亿,就显得要寒酸许多。

;苏子柳盯着水池看了一会儿,不着边际地想道。

;他的心跳很快,手心满是冷汗。

;说不好是紧张还是惊慌的心(qíng)让他整个人都有点亢奋。

;霍晓云让他不要把照片给霍铮看但霍晓云并不知道,在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霍氏楼下等着了。

;而此时此刻,虽然他也说服了自己,克制住那种深切的渴望不要把何云舟出轨的照片拿给对方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逗留在这里。

;他想看一眼霍铮,或者,说说话

;至少,至少给那个人提一个醒让他稍微注意一下,他(shēn)边的那个(jiàn)人

;苏子柳还在这边徘徊,一辆眼熟的车悄然驶来,停在了大楼的前面。他一眼就认出,那正是霍铮的车。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熟悉的(shēn)影便从大楼的门内快步走了出来。

;aaron

;苏子柳控制不住地冲了出去,径直拦在了霍铮的面前。

;你哪位苏先生

;霍铮的助理刚看到苏子柳往这边跑还吓了一跳,连忙挡在了苏子柳的面前,但看清楚来人那张凄楚可怜的脸之后,助理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要知道,苏子柳当初为了追霍铮可是做了不少引人侧目的事(qíng),助理当然也记住了这位东亿家的小公子的模样。

;只是,后来苏子柳忽然就被霍铮列(jìn)止进入霍氏的对象,弄得助理这个时候是赶人也不是,不赶也不是。

;aaron,我,我一直想见你。

;苏子柳痴痴地看着霍铮,整个人轻轻颤抖着,可怜到好像风一吹就能吹倒一般。

;霍铮停下脚步,眉头微皱,冷淡地看着他。

;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希望你再在我面前出现。

;他厌烦地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助理。

;把这家伙弄走。

;说完,霍铮转过头,继续往自己的轿车走去。

;何云舟今天晚上出门了,霍铮每天的家常晚餐自然也跑了汤。

;虽然理智上知道可以理解,但是

;总之霍铮现在的心(qíng)相当糟糕。

;而看到苏子柳后,他的心(qíng)就更加恶劣了。

;苏子柳看着助理硬着头皮走上前,不由伸出手重重地把来人推倒在地,然后朝着霍铮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别走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的动作太快,霍铮一个不小心,让苏子柳抓住了自己的西装。

;那个人出轨了,他今天晚上背着你直接在外面跟别的男人鬼混,我亲眼看到了

;苏子柳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便觉得自己的腹部忽然传来重击。

;然后,他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时候忍不住自我吐槽,苏子柳的手机用的应该是华为p30pro吧

;总觉得而应该加更几章把反派的戏份先过掉。

;霍妈蹦跶不了多久了别担心。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悟云图 20瓶;江宇轩抱住小石榴不知道叫什么就随便取 10瓶;不辞冰雪 6瓶;本本 5瓶;好大一朵菇浮生半轮回 2瓶;烛鱼atball幼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