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你变得我都快完全认不出你来了。

;何云舟不可思议地看着离覆, 发出了震惊的声音。

;当初他们可还是互相交换过照片的,何云舟还记得当时的离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戴着眼镜,看上去甚至有些呆头呆脑的瘦弱青年。而现在的他,眉眼依稀跟当初有点相似, 但是表(qíng)和神态,还有萦绕在他(shēn)上的那股气势, 跟以前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 明明是在与多年未见的旧友久别重逢, 何云舟却发现自己竟然连一点怀念的感觉都没有, 只觉得全(shēn)上下哪哪都不太对劲。

;当然, 还有一个原因是离覆看人的感觉太过于直接的缘故。何云舟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直勾勾的视线, 以至于光是跟对方说话他便如坐针毡,十分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 这大概就是人的软弱之处吧何云舟在自己心底自嘲地想道。明明当初两个人都是又宅又社恐的(yīn)郁文艺男青年, 倒是交流得很快活一点负担都没有,但一旦发现认识的人忽然变成了精英人士,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就像是海啸一般席卷而来, 再怎么用理智压制都没用。

;毕竟也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听到何云舟的低语, 离覆眼神微暗,他看似平静地叹息了一声。

;但无论时间过去多久, 当初你为我做的那些事(qíng),我始终都会记得。

;啊哈哈哈,毕竟我们是朋友,而且我还是你的书粉啊

;何云舟知道, 离覆说的还是当初自己自告奋勇为对方的书画插图这件事(qíng),但是,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这样的一件事(qíng)被离覆这样的畅销书王如此郑重其事地说出来,还是让何云舟很是不自在。

;他没有忍住又看了一眼小西。

;啊,你们真的认识那么久了啊,我都不知道在那么多年前你们两个人就已经开始合作了,太有缘分了

;小西接收到何云舟的求救目光,硬着头皮干巴巴地说道。

;是啊,真的很有缘分呢。

;离覆嘴角绽开一抹淡笑,柔声地低语道。

;他那温柔的声音听起来实在很是痴(qíng),小西迅速地闭上了嘴,不详的预感在背后簌簌直冒。

;这么正常的一句话为啥听起来这么不正常呢

;小西和何云舟对看了一样,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茫然失措。

;当然,饭桌上的暗流涌动,并没有阻止离覆拍拍手,让在一旁等候许久地服务人员给他们上了菜。

;各种说得出的说不出的昂贵菜肴,在他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之后,便流水一般端上了桌。

;这家的清水豆腐还有鱼翅羹都还(tǐng)不错的,来试试看

;何云舟和小西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人,还在看着桌面上那些仿佛飘散着金钱芬芳的菜肴发呆,而离覆已经熟练地伸出手,将那放置着鱼翅羹的精美小盅轻轻地往何云舟的方向推了推。

;这一次在这里吃饭,主要是比较方便讲话,要真想吃点什么,还是得去另外的小店子。其实江边就有一家吃江鲜的小馆子,改天一起去吃吃看

;谢谢

;在道完谢后,何云舟心底却不由有些疑惑。

;要是他记得没错,离覆压根就不是a市的人吧但是,他对餐厅的熟悉,却远胜过作为本地人的何云舟。

;何云舟这厢还在迷惑,那厢离覆的视线却已经落到了他的(shēn)上。

;该说离覆的笔名与传说中的狐狸的名字太相近了吗竟然仿佛也能通晓人心似的,何云舟不过在心底嘀咕了那么一句,他却很自然地开口解释了起来。

;当初你告诉过我,你很喜欢吃东西,那个时候,我一直都想来这边找你说起往事,离覆的表(qíng)柔和了许多,当时我可是为了能够跟你玩得愉快而做了不少的功课呢。这回来,发现很多不错的店子竟然还在营业,大概是老天爷在眷顾我,让我不至于白费那么多功夫吧。

;这,这样啊,但是你

;但是你当时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消失了呢

;何云舟记得,那个时候因为担心他是受了打击想做傻事,还费了很大力气想要找到他,但单方面切断了一切联系的好友伏狸,还是那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茫茫网络之中。

;提起这件事(qíng),离覆表(qíng)怔忪了一下,然后眼底闪过了一丝伤感。

;我当时,家里出了一些事(qíng)。

;离覆平静地说道。

;等我好不容易从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中挣脱出来,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失去了你的联系方式。

;离覆接下来又更详细地解释了一下,但何云舟越是听就越是觉得,离覆其实并没有把真正的原因告诉自己。

;在与自己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面前的旧(rì)友人似乎真的经历了很多不足与外人道的事(qíng)吧。

;最明显地,就是他说起自己时那副模样。

;哈哈哈,当然,我确实变了很多,吓了你一跳吧。男人轻声地笑道,笑意却并没有落在眼睛里,不过我还(tǐng)喜欢我现在的状态的。如果还是当年那个懦弱无能的我,恐怕什么都得不到,也什么都没有办法守护吧。

;说完这句话,饭桌上一下子又陷入了令人窒息地静默。

;何云舟看着(shēn)边的男人,越发觉得他陌生到让人无法亲近,也正是因为这样,甚至连应和的话都有些说不出口。

;哈哈哈,离覆大大你现在的状态,多少人都梦寐以求啊,你可是畅销书之王呢

;还是小西在埋头疯狂吃鱼翅鹿茸鲍鱼燕窝的间隙里抽了空,努力地活跃了一下气氛,才让这场令人胃痛的饭局不至于太过于死气沉沉。

;不过,你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离覆继续用那种直接的目光打量着何云舟,沉默了半晌之后,他微笑着感慨道。

;我这个人一直很懒散,所以也没什么长进。

;何云舟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可没等他组织好后面的语言,离覆已经自然而然地接口道。

;这样很好啊。

;啊

;你能够更以前一样,真是太好了。

;离覆的话越说就越是让何云舟觉得很奇怪,要对方是一个普通人,何云舟都要觉得这段话说得就像是在撩他了,但离覆之前那不善言辞又腼腆的印象还在心底,反倒让何云舟有点迷惑,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像是离覆这种作家,很少跟外人接触,大概本来说话和行为就是这么古怪的吧

;就在何云舟抱着这样的想法艰难地吃完饭,以为万事大吉,吃完收工的时,离覆却将一大束香气迷人(jiāo)艳(yù)滴的红玫瑰递给了何云舟。

;送给你。

;站在餐厅的门口,离覆十分淡然地说道。

;啊这这个

;何云舟在猝不及防中将玫瑰花束抱了个满怀,对比起离覆的冷静,用惊慌失措来形容他完全不为过。

;本来是想订别的花,结果店家那边给我搞错了。

;离覆转过头,对着何云舟露出了苦笑。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但是当初我说我要来找你的时候,我不是说,我会带着一束花在火车站地广场等你

;何云舟楞了一下,在一番绞尽脑汁的回忆之后,总算隐隐约约想起来。

;自己貌似确实跟离覆开玩笑一般的约定过,若是两人见面,可以带一束花等人。这个梗还是当年一部非常有名的电影里用过的,而那个约定,其实更多的只是一个玩笑。

;何云舟完全想不到,离覆竟然会把这件事(qíng)记得这么牢这么久。

;一瞬间,他的不好意思和羞愧之(qíng)宛若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他的心中。

;要是送给女(xìng)容易引起误会,只能给你了,就当是网友面基时的礼物好了。

;听到离覆这种漫不经心,十分随意的解释,何云舟这才松了一口气。

;至于小西,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何云舟又看向离覆,整个人都快憋得爆炸了。

;什么叫做搞错了

;什么叫怕别人误会

;名字中有狸这个字的人(xìng)格都是这么可怕的吗

;那贵得要死的玫瑰根本就是专门买过来送何云舟的吧要不是在酒店看到过离覆的真面目,依离覆这精湛的演技,小西估计都快信了。

;但碍于离覆就在旁边,一番解释说得滴水不漏,小西只能忍了又忍,没在对方面前直接拆台。

;只不过等船哥回去以后,无论如何还是要再提醒一下他啊。

;小西担忧地看着离覆说什么就信了什么的何云舟,心中的担忧更深了。

;而在另一边,抱着玫瑰的何云舟也很头痛。

;要不是跟这么多年前的约定有关,他都恨不得直接把玫瑰扔给小西了,但碍于这是离覆的心意,他只能硬着头皮把花带回家。

;偏偏他的窘迫落在离覆的眼里,还很有趣一般,让那个人笑个不停。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男人(shēn)上的那点熟悉的恶趣味,让何云舟将记忆中的伏狸与现在的离覆联系在了一起。

;眼看着旧友重逢的气氛终于出来了,但忽然间,某种被窥探的感觉,却让何云舟打了一个激灵。

;他猛然回过头,望向餐厅门口不远处的草丛,夏(rì)茂密的植物枝叶却让他什么都看不清。

;怎么了

;在看什么

;注意到他的不对劲,离覆和小西不约而同开口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何云舟回过神,摇了摇头。

;刚才似乎有人在看我们

;这种神神叨叨的话,确实没必要说出来吓人。毕竟何云舟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学生时代被人冷暴力和排挤的经历让他对视线相当敏感,但有的时候也确实会因为太敏感而产生错觉。

;想了想,在这样一间不为人所知的高级餐厅门口,实在也想不出理由,会有人特别来偷窥他和朋友的饭局。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个人马上就要吃醋腌玫瑰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亲(ài)的人殷枫拒绝吃药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非西44瓶;礼彻一枕清霜六清秋 10瓶;淇水汤汤 2瓶;atbal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