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那一丛(jiāo)艳(yù)滴的红玫瑰, 据说是今天早上刚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每一朵都有碗口大小, 颜色鲜艳得仿佛能刺伤人的眼睛。不过是一束花而已,就让偌大地总统(tào)房里充斥着沁人心脾的香气。

;何云舟要是一个女人, 能够收到这样一束花应该会很高兴也很正常。

;但是

;站在小西的角度。

;一个男人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见面, 并且带了一束玫瑰这怎么想都觉得太不对劲了吧。

;要不是离覆之前向小西表明了自己另一个隐藏的(shēn)份, 她无论如何都会阻止这一次的见面的,毕竟,真的太诡异了。

;看样子你还是很担心啊。真是拿你没办法你如果实在很在意的话,就当我是定错花了吧, 毕竟是跟这么多年不曾见过的好友初次见面,带一束花很奇怪吗

;不奇怪。

;小西咽下一口唾沫, 干巴巴地说道。

;不奇怪才怪了吧

;但在小西的心里, 大量地吐槽让她恨不得直接变成飞头蛮, 在空气中飞来飞去大声宣告着自己听来的留言。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一旦对上离覆,小西根本不敢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口。

;离覆显然也知道这一点,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小溪,眼角微微上挑, 露出了仿佛狐狸一样的笑容。

;

;唔, 为什么忽然觉得有点冷

;何云舟即将出门的时候,忽然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冷颤。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转过(shēn)从玄关处随意拿了一件柔软的棉质外(tào)。

;但直到把那件舒适的外(tào)披上自己的肩头, 何云舟才发现这件外(tào)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霍铮留在这里的。

;稍微有些宽大地外(tào)上依稀还残留着霍铮喜欢的香水味道,而这样一件外(tào)披在(shēn)上,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产生某种错觉错觉霍铮就在他的(shēn)后,然后伸出了胳膊紧紧地环绕住了何云舟。

;

;糟糕。

;那种怪异的,又基又(ròu)麻,无法自控的感觉又来了。

;何云舟红着脸,就像是那件外(tào)烫手一般,迅速地将它放了回去。

;改天还是要找个时间,把霍铮留在他这里的东西都送回去呢。

;何云舟咬牙切齿,用手轻轻地捂住不断升温的脸颊,在心底恨恨想道。

;主要还是恨自己不争气。

;

;在自家玄关这么患得患失的一耽搁,再配合a市那极为糟糕的交通状况,等何云舟赶到小西告诉他的那家餐厅时,距离约定时间已经有那么一些晚了。

;而何云舟下了车,站在那家餐厅的门口,也是愣了好一会儿,好半天没能走进去。

;用古香古色来形容似乎也不太恰当,富丽堂皇又难以形容出这里的幽静和古朴明明是位于闹市区,但这家餐厅却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直接圈出了一大块地盘做了个中式庭院,圆形的月洞门上方只有一小块牌匾,写的字看着却也不太像是餐厅名木门的缝隙里,隐约能见到庭院里影影绰绰郁郁葱葱的葱茏花木。

;实际上,何云舟甚至很怀疑这里是不是餐厅。

;小西,你确定吃饭的地方是这里

;何云舟甚至没忍住,拿出了手机,战战兢兢地给小西发了一个短信确认。

;毕竟,这间餐厅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有些太过于高级高级到跟他们这种穷苦朴素的劳动人民格格不入的程度。

;不过,还没有等到小西回他电话,便有穿着唐装的人一溜烟地赶到他面前,然后在他不远处停住,异常殷切地微微鞠躬:请问,是何云舟何先生

;是我

;何云舟没反应过来,傻傻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那人便十分殷切地把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何云舟直接带入了那庭院内。

;胡先生,还有白小姐已经在等您了。

;要不是听到了小西的姓,这一路走着何云舟很怀疑自己会直接拔腿就跑偌大一个地方,完全没看到其他客人,也完全看不出任何餐厅的痕迹。小路一路弯弯拐拐,简直就像是里才有的狐仙洞府。

;而就在何云舟越走越是心生怀疑的时候,他总算在庭院深处的,倚着假山而建的亭子里,看到了满脸局促的小西,还有她(shēn)边的那个男人。

;你好,小船。

;明明还隔着一段距离,那人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立刻就察觉到了何云舟的到来。

;他倏然回过头,然后在夕阳的夕色之下,冲着何云舟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

;何云舟惊恐地将目光转向了男人(shēn)边的小西。

;这人是谁

;他努力用眼神询问道。

;久违的社交恐惧再一次袭来。那人表现得越是这般熟稔,何云舟就越是紧张到快爆炸。

;他十分怀疑对方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是无论怎么回忆,记忆中都完全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这正是他最害怕的(qíng)况。

;别紧张,我们没有当面见过面,但是我们其实已经在线上认识很久了

;男人轻声说道,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仔细地观察着满脸都是问号的何云舟。

;顿了顿,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是离覆,很高兴见到你,小船。

;男人嘴角那一抹温柔的笑容不变,他轻轻地对着何云舟说道。

;你,你好,离覆离,离,离覆

;离覆说得安然淡定,但他的名字落在空中,却不吝于在何云舟耳边响起了一道炸雷。

;离覆

;神猫作者离覆

;那个几乎从来不曾在外界露脸,站在所有出版作家顶层的印钞机作者no1

;现在,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了何云舟的眼前。

;何云舟整个人都有点傻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自己喜欢的作者就这样出现在了现实之中,何云舟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你,你好,我一直很喜欢你的书大结局时候常玉是不是已经确定了余生就跟着他的猫兄过了他们两个才是彼此的生命伴侣吧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完神猫大结局时就盘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慨就在过度紧张中不小心溜了出来。

;离覆嘴角的笑容,在听到何云舟的回话后,瞬间绽放得更加灿烂。

;你喜欢那个结局

;他笑眯眯地说道,然后,他不着痕迹地走到了何云舟的(shēn)边,伸手揽着后者的肩膀,将他带到了桌子旁边坐下来。

;当然,我还买了书呢。

;何云舟很没真实感地回答道。

;太好了,我写的时候就在想,这一定会是你喜欢的结局。

;离覆冲着何云舟说道,语气中带着一点小小的雀跃,就像是能够猜中何云舟的喜好,让他觉得特别高兴一样。

;啊

;何云舟僵硬地发出一声纳闷到极点的声音,然后下意识的,他望向了小西。

;离覆说得的这句话为什么听上去这么容易让人误会啊仿佛他的写作,是为了何云舟一样。

;何云舟都不知道该对着离覆做出什么表(qíng)。

;小西给了他一个无比复杂的苦笑。

;她倒是很想给自己的友人一点提示,但是,何云舟可能真的没发现,就在他旁边,离覆正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痴(qíng)目光,一眨不眨地深深地凝视着他呢。

;小西的话到了嘴边,却死活开不了口。

;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啊,真是的而在这个时候,反而是离覆本人恍然大悟一般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含(qíng)脉脉地朝着何云舟转过脸,因为太高兴了,所以说话都前言不搭后语的。我刚才并没有说错,其实我的神猫,从一开始就是写给你的。

;面对表(qíng)愈发空白的何云舟,离覆的声音放得很低,也很温柔。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shēn)份,我想这一次你一定还记得我当初,你还给我的书画过图呢。

;何云舟的呼吸一顿。

;他给很多书都画过图,但在这一刻,他却本能地觉得,离覆说的这本书应该是

;银狐传说,我的处女作。当初,也只有你一直在我(shēn)边鼓励我,开导我,让我继续写下去。我永远都记得,在那个时候,你给银狐传说画的那些图。它们真的很美,很好看,只可惜后来那本书并没有出版,但是那些图的稿子我一直都还收着

;离覆都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了,何云舟才艰难地将面前的男人,跟当初自己在网络上无比亲密的小透明作者联系到一起来。

;伏狸

;他傻傻地开口,轻声地念出了那个已经不为人所知的笔名。

;离覆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是我。没错,我还有另外一个id,我是离覆,但我最开始的笔名,是伏狸。

;说话间,离覆的(shēn)体微微前倾,手按在了何云舟的手背上。

;没有你,伏狸永远都不可能变成离覆。

;何云舟当然还记得伏狸,但是,当初在线上跟他联系的那个作者,跟他面前这个气场强势的男人是那样的不一样。

;伏狸有太多跟他相似的地方,腼腆,胆小,战战兢兢

;当初,大概就是因为自己跟对方有太多的共同点,所以他们才会成为那么亲密的网友。

;作者有话要说:  中暑了

;这章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