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声喵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只有和云舟自己才知道, l在那一天迷迷糊糊跟霍铮走完了定衣服的全部流程后,被送回家的他内心有多么的慌乱。

;当然, 表面上他还是非常努力地维持了自己的好友人设。

;但实际上

;何云舟蹲在家里恨不得以头抢地,甚至想掀开自己的头盖骨把脑花戳一戳好让自己变得正常一点。

;无论多么迟钝, 多么不擅长跟他人相处, 这一回也不可能再自欺欺人地用错觉来解释那一天与霍铮四目相对时, 他内心喷涌而出, 彻底占据(shēn)体每一个角落的悸动。

;但是哪怕与暗恋舒燃暗恋得最死去活来的阶段,都不曾感觉到的强烈(qíng)感强烈到了让何云舟完全无法面对自己的程度。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梦而已, 但他的(shēn)体就像是复活了过来一般, 指尖滚烫,皮肤敏感, 血管里血液流动得那么快, 心脏在(xiōng)腔里疯狂地跳动所有的感知, 从触觉到嗅觉,都像是被什么神奇的魔法无限放大了一样, 变得异常纤细而敏锐。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竭尽所能地感知那个男人的一切。

;然后, 心(qíng)就会悄然变得雀跃。

;再怎么想, 都觉得这压根不太对吧。

;小何小何在看什么啊,我给你拿,今天你来得刚刚好,我早上才从乡里拿了好多菜过来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菜市场里,菜摊老板粗犷亲切的声音, 让何云舟回过了神来。

;谢谢老板

;何云舟挤出一抹笑容,对着相熟的(rè)心菜摊老板笑道。

;他提了提手中的环保袋,企图把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奇怪想法压到心底最底层去。

;说起来也是生气。明明自己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跟霍铮拉开一点距离,好给自己一点冷静下来的空间。但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地跑菜市场,看有没有时令新菜,可以让那个总是在加班的男人吃上一些新鲜清爽的东菜肴。

;这种投喂简直已经成了他的一种本能,压根就不是理(xìng)能够控制得了的行为。

;意识到这一点,何云舟愈发郁闷。

;小何你不要客气啊,不是我说,别的人过来我都不会把这些菜拿给他,也就是你不一样,确实都是好东西

;菜摊老板殷勤地从冰柜里拿出了好几个看上去很简陋的塑料袋子,一股脑堆在了何云舟的面前示意他挑挑看。

;这怎么好意思

;既然都已经在菜摊老板面前发了这么久的呆,何云舟不太好意思地连声道谢,然后伸手从菜摊老板特别放在最前面的塑料袋抓了几根黄瓜出来。

;一入手,光是从那刺刺麻麻的手感可以感觉得出来,老板说的早上在自己家地里摘的那些黄瓜真的非常新鲜

;不过何云舟低着头,盯着手中的黄瓜看了很久,脸色却有些变幻不定。

;怎么了哎呀,你不是最识货的吗本来还很得意的老板一直在观察着何云舟,如今一看对方表(qíng),立刻就误会了一些事(qíng)。

;这黄瓜虽然不好看,不直,但都是自己家里种出来的黄瓜,弯弯扭扭的菜好吃,你自己拿回去吃就知道,越是这种弯的越好吃,又鲜又嫩,比那种直的大黄瓜好吃多了

;菜摊老板看着何云舟盯着手中那些弯弯扭扭的黄瓜发呆,以为他在介意那弯弯的形状,愈发(rè)切地解释了起来,却不知道,他这样说,在满腹心事的何云舟耳朵里,留下的却只有一连串的简单单词。

;比如说,弯啊,直啊

;何云舟也知道自己如今格外神经敏感,不然也不会听着那些话,差点把手中的黄瓜都掉了。

;天哪,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何云舟一边在心底疯狂地吐槽着自己,一边不由自主地脸颊微微发(rè)。

;我该不是真的弯了吧

;何云舟忍不住对自己说道。

;一回到家里,何云舟就把自己莫名其妙全部买回来的的黄瓜拿出来,放在案板上看了很久。那些弯弯扭扭的黄瓜落在他眼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不吉利的意味。

;太弯了

;何云舟忍不住喃喃出声。

;等发现自己在嘟囔什么后,他简直想抱头惨叫,

;在难以形容的崩溃心(qíng)中,何云舟默默地那些瘦瘦小小,弯弯扭扭的黄瓜一口气全部搓洗了一遍。稍稍沥干水之后,便一口气在黄瓜上撒上了一层粗盐,稍稍揉搓一下就要把所有的黄瓜都搁在了一口不锈钢大盆子里,上面用重物压着,然后便一口气把那些黄瓜全部丢进了冰箱。

;要是没有出这档子事,现在的他心(qíng)该多好呀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何云舟很难过地想道。

;就像是老板说的那样,这种新鲜的,从自己家地里种出来的脆嫩的黄瓜,却是是好吃的。在用盐腌出些许水分之后,黄瓜自然而然会变成了一种脆而微韧的美妙口感,只需跟蒜蓉生抽香醋等调味料放在一起腌制一下,吃的时候捞出来切段,淋上一层红彤彤,咸辣可口的辣椒油,便是夏(rì)里最爽翠鲜嫩的一道小菜。要何云舟来,随随便便就能想出各种各样粥品,皮蛋瘦(ròu)也好,生滚鱼片粥,甚至是最简单的胡椒排骨粥,配这样一道脆脆的黄瓜,切一颗红星流油的咸鸭蛋,便是夏(rì)里最美好最清爽的一餐。

;但是,以往帮自己跟霍铮烹饪时的愉快而轻松的心(qíng),现在已经(dàng)然无存,

;留下的只有心慌意乱,局促不安。

;不行不行,我不能这么武断的给自己下结论,

;何云舟在这样想的同时,已经一(pì)股坐到电脑前,然后点开了网页。

;他想尽办法,搜肠刮肚地,总算在网络上艰难的,刨地三尺的,搜几部同(xìng)之间的带颜色的东西看一看

;总之,作为一个男人哪里能那么容易,说弯就弯的。

;何云舟喃喃地对自己说道。

;深呼吸了好几下,何云舟用颤抖的手点开了那些视频的播放键。

;各种嗯嗯啊啊的声音瞬间就从音响里冒了出来,两个男人之间的互动,所带来的那种强烈冲击却让何运舟全(shēn)都发毛了。

;何云舟抚摸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整个人倏然放松了下来。

;果然我应该还是

;他盯着那不断律动,白黑交叠的,无比欣慰地想道。

;果然,就像是他之前分析的那样,肯定就是因为霍铮那张脸,他才会产生错觉

;可是,在何云舟这么想的同时,电脑屏幕上,那些原本看上去一点意思都有的互博的主角中,有个男人的脸却不知不觉幻化成了霍铮的样子。

;

;何云舟呆呆地看着屏幕,(shēn)体倏然僵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低下头默默地看了自己然后他砰的一下,把头撞到了自己的桌面上。

;有些事(qíng)果然不是靠逃避,就可以逃避得了的。

;活到这个年岁的何云舟,终于又从生活中学到了心酸的一课,

;对霍铮的心(qíng)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但其实仔细回忆一下,就会发现,当初自己在看到对方时,那种难以控制的宠(ài)和怜惜,大概就已经很不对了吧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地以为,那是因为霍铮太像是瓜叽了。

;结果,就这样没有一点点防备的,让这种感(qíng)从量变产生了质变。

;最后,由一个暧昧的梦,完成了最后的唤醒。

;这下是真的麻烦了啊

;何云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心(qíng)异常沮丧地想道。

;小西的那个电话,也就正是在这个时候打来的

;船哥我跟你说一下,你要是有空的话,要不要出来吃个饭啊我这里有个人特别想见你一面呢,是熟人了

;她这一次的邀约要是在往常,一定会被何云舟冷淡的拒绝。

;但今时不同往(rì),只要能够让自己的脑子腾出一点空间,想想除了弯成黄瓜这件事(qíng)之外的事(qíng),何云舟都是求之不得。

;正是因为这样,他就连小西支支吾吾说要带一个人来跟他见面的事(qíng)都没有太在意。

;大概是以往合作过的伙伴吧

;何云舟想。

;之前也曾经跟自己绘制的图书作者吃过好几次饭,何云舟确实没有把这件事(qíng)太放在心上。

;他甚至还有一点心(qíng)调侃起对方来。

;是大牛还是花花啊花花那天还说要来a市呢,应该是他了吧

;船哥,其实

;好啦,你到底是带了什么神仙来跟我见面啊,搞得这么紧张。

;电话里的小西哈哈哈干笑了几声,敷衍了过去。

;但挂掉电话以后,她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

;转过头,她面对着(shēn)边那一张反派boss脸的男人,都快哭出来了。

; 离覆大大,要不我们还是跟船哥透个底吧,他还以为是见其他作者呢。

;离覆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露出了一抹有些微妙的笑容。

;其他的作者啊

;小西哽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本能让她选择迅速糊弄过去:而且,他说不定会生气我骗他。

;小船他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我知道他的。提到何云舟,离覆的眉眼变得柔和了一些,而且你为什么就这么肯定,他知道我的到来以后会生气呢说实在的,我觉得他看到我以后应该会高兴的,毕竟,是旧友重逢呢。

;说这话时,离覆正在细心的整理自己袖扣上的蓝宝石袖扣。

;当然那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袖口,当然不是让小西压力大成这样的原因。

;真正让小西如坐针毡的,是离覆放在桌上那一大捧(jiāo)艳(yù)滴的红玫瑰。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何先生也是想很多的一个人啊。

;嘻嘻。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云30662759rl30347610昵称卷卷浮光殷枫拒绝吃药木兰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袖卷风云浮光 30瓶;我永远喜欢叶籽 20瓶;華无啊。 19瓶;鶸抱住小石榴向作者的脑洞里 10瓶;咩~太多了~咩 9瓶;幼儿 7瓶;唐小兔。 5瓶;喵喵喵 4瓶;几许(ài)吃(nǎi)黄包包子馅的饺子蕩着闷着 3瓶;颍川 2瓶;猫影影88西西西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