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易家的男人是不下厨的。”大抵来说,…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关节痛, 肌(ròu)痛,头痛疼痛如同巨浪一般倏然席卷而来,甚至让他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担心:他该不是真的喝太多了走到路上被车撞了吧

就在这样想的瞬间, 霍铮便觉得有某个冰凉凉, 软绵绵的东西踩到了自己的脸上。

随后他的(xiōng)口一闷,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人觉得他不够难受, 径直在他的(xiōng)口放上了一麻袋大米一样。

这是在谋杀

还是说一种新的折磨方式

他那位所谓的母亲为了达到目的已经彻底的放弃了理智打算用严刑拷打了

无数怪诞的念头滑过霍铮被酒精浸泡得混沌的大脑, 他猛然打了一个机灵, 再难受也强(bī)着自己清醒过来。

霍铮忽然间睁开了眼睛,然后,便与一对圆溜溜的橙黄色大眼正对上了。

大眼睛的主人面肥如盘, (shēn)圆似球, 鼻尖粉红,毛发茂密, 目光凶狠, 额前隐隐印着一个巨大的w, 仿佛在向世人昭显它的王者气派。

“喵呜”

霍铮从小就因为目光太过于凶狠锐利而被勒令“收着点”不然容易吓到别人, 可这位黄眼大王对上了霍铮的视线,却是一点儿没有受惊的样子, 反而还张开一张血盆大口打了个哈欠,紧接着毫不客气地将两只(ròu)掌踏在了霍铮的脸上, 揉面团一般地揉了起来。

霍铮甚至还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在踩他脸的时候陶醉地伸缩着(ròu)掌, 弯弯的指甲尖有规律地从粉色的(ròu)垫里弹出来收回去弹出来收回去

然后他便彻底地清醒了。

“”

霍铮慢慢地伸出手,抓住了那只猫的两只爪子, 然后强迫对方把爪子从他的脸上移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的本意是想平静而合理地解决这件事(qíng)。但很显然他们之间有着比较严重的沟通问题。蹲在霍铮(xiōng)口的橘色大猫相当不满对方擅自握住自己的爪子,两只后脚重重地蹬在了他的(xiōng)口,一跃从他(shēn)上跳了出去。

仿佛像是被搏击教练一个肘击撞到了(xiōng)口,霍铮眼前一黑,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宿醉的各种疼痛也因为他的激烈动作而加倍地翻涌腾起,特别是他的胃部,简直像是有个针球在里头翻滚一样。不过是一瞬间,霍铮的额头上便布上了一层细细的冷汗,整个人也愈发显得惨白如雪。

“啊,你醒来了”

霍铮好不容易匀过气来,便听见了一声沙哑疲倦的男声。

他抬起头,一个非常陌生的男人从一扇门后面探出头来,正皱着眉头看着他。

那是一个看上去没有什么特点的男人,年纪大概要比霍铮大,穿着一(tào)松松垮垮的家居服,镜片后面的眼睛眼角有些下垂,透出了些许柔和的神色。

霍铮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你”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霍铮揉着额头,下意识想开口,然而太阳(xué)处的皮肤一跳一跳地抽痛,让他一时噤声,面部表(qíng)也稍稍有些扭曲。

好在对方不需霍铮真的开口询问便已开口主动答道:“你也是这栋楼的住客吧昨晚上你喝醉了,直接躺我家门口了。”

那人的声音倒是(tǐng)好听,只是有些沙哑,听着很疲惫似的。

“我也联系不上别人,只好先拖你进来。”

听到昨天晚上的事,霍铮眉头皱得死紧。

“谢谢。”

他干巴巴地说道,紧接着他顺手便想要从兜里掏出钱包,用现金表示谢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宿醉带来的剧痛没有一点征兆再一次席卷而来。

霍铮(shēn)形一晃,整个人差点儿直接栽倒在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心”

然后他便被人稳稳地扶住了。

“你还好吧”

男人的手非常的温暖,掌心隐隐有些粗糙的茧。

然而他人碰触到霍铮时候带来的触感,却让霍铮瞬间头皮发麻,全(shēn)战栗

“别碰我”

霍铮一把拍开了对方的手。

好吧,气氛瞬间就因此变得僵硬了起来,不过霍铮早已习惯这种状态,倒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我不习惯人类碰我。”

霍铮忍过疼痛带来的眼前发晕,然后才抬起头,冷淡地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

“唔,抱歉”

对方有些犹豫地说道,然后,在对上霍铮视线的瞬间,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显然不太知道该如何与霍铮这样的人相处

但这并不是他的错

事实上,大部分正常人在初次见到霍铮时都觉得他是天仙下凡,但紧接着他们就会发现这天仙(shēn)上的刺比豪猪还多,压根就没法按照普通人的方式相处。

而霍铮早已习惯这种状态。

然而面前的男人却像是中了邪。

被霍铮瞪了一眼后,态度反而愈发柔和了起来。

“你看上去很难受,喝酒以后都这样。我给你拿点药然后再给你煮点(rè)的东西吃”

男人温柔地问道。

“给我点止痛药就可以了。”

霍铮冷冰冰地说道。

他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而有任何触动。毕竟,虽然他的(xìng)格恶劣,但他的脸足够好。

“空腹吃止痛药会刺激到胃,我还是先给你煮点东西垫垫。”

对方的话语之间竟然真的透出了一抹担忧的(qíng)绪。

霍铮一愣,心底不太自在地感觉在蔓延。

他倒是从来不惧冷言冷语又是虚(qíng)假意,相互利用唯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不带利益关系的关心和担忧,哪怕只是来自于路人的也一样。

“”

他面无表(qíng),强撑冷淡人设又瞪了对方一眼,结果正对上那个男人温和的目光和安抚的笑容。

“你等一下就好,很快的。”

男人说,声音软软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莫名就让霍铮有点儿发毛。

而霍铮并不知道的是,何云舟在走回厨房后,其实整个人都宛若踩在云上面飘。

“我的天”

何云舟脸色苍白,心神不宁。

原本只打算开个麦片给男人煮个牛(nǎi)麦片粥,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刚开始在洗白萝卜了,不仅如此,在洗的时候,他还有好几次差点儿把白萝卜直接掉在水池里。

等等,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洗白萝卜呢

何云舟仿佛能听到自己(shēn)体里的声音在问自己。

然而此时他的大脑空白一片,没有办法给出任何答案。

昨天晚上何云舟只是因为对方的毛色跟它有点儿像才将人带回家临时安顿了一番,而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对方真正的容貌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冲击。

那个男人有着一双深绿色的眼睛。

不久之前,躺在何云舟去了猫星球的(ài)猫瓜叽,也有一双一模一样的绿眼睛。

在昏迷不醒意识全无的时候还好,但那位醉鬼先生清醒过来的时候,无论是那一头染过色的头发,还是眼睛,还是那种傲慢戒备的态度

都与瓜叽一模一样

想到瓜叽,何云舟眼眶一(rè),差点儿又要流下泪来。

瓜叽是何云舟大学毕业之后收养的猫。收养它的时候,它已经是只两三岁的成年大猫了,而且还是那种非常不讨人喜欢,非常不好看的猫。

当时宠物医院的人告诉何云舟,这只猫原先也是品种猫,据说最开始只是因为生病才被抛弃,后来被领养了,又因为脾气差被退养,这样折腾了好几次后辗转流落到宠物医院,已经是只遍体鳞伤,骨瘦如柴的小怪物

依稀记得,当时让何云舟心一软把那只凶巴巴张牙舞爪的小家伙带回家的,正是那位宠物医院的护士有意无意说的一句话。

何云舟其实也没想过真的能养它太久,毕竟当时那位护士提醒过他,这只猫脾气暴躁,甚至会绝食,指不定过几天就能把自己活生生饿死了。

何云舟甚至都没有好好给它取名字,随便取了个(jiàn)名叫瓜叽,就这样慢慢吞吞地养着了谁晓得一不小心,就把那只骨瘦如柴脾气恶劣的猫养成了自己的心头(ròu)。

等到瓜叽前段时间去世,直接等于挖了何云舟心头那块最软的(ròu),疼得他这么多天了始终没缓过来。

然而现在,竟然有个男人,长得跟瓜叽一模一样,正坐在他家客厅里等着他喂饭。

何云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愈发头脑混乱。

上午九点半往常瓜叽还活着的时候,也是这个时候便要矜持高傲地跑来跟何云舟讨零食吃。

“呜”

何云舟抽了抽鼻子,强迫自己冷静点。

是的,一定因为他太想念瓜叽,所以才会神志不清地把另外一个人类看成瓜叽的替(shēn)。

想到这里,何云舟没忍住,从厨房探头往客厅望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