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不允许你继续胡说八道下去的意思,”…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何云舟不由呆住。

他有些震惊地看向霍铮, 然后才发现, 这个时候的霍铮已经闭上了眼睛, 朝着何云舟略微俯(shēn), 好让(shēn)高不如霍铮的何云舟能够轻松地抚上他的头。

“”

不是没有听到那一声“好啊”里蕴含着的犹疑,也不是看不到霍铮脸上的紧绷。

但是霍铮越是这般慌张却认真, 就越是让何云舟没办法再说什么“对不起我之前只是开个玩笑”这种话了。

总觉得气氛好像忽然之间变得有些奇怪

何云舟在心底对自己说,他呆呆地盯着霍铮, 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屏住了呼吸。然后,他有些僵硬地伸出了手, 轻轻地抚上了霍铮的头发。

是很柔软的触感。

跟霍铮那种古怪而尖锐的个(xìng)完全不符合的柔软发质, 银灰色的发丝缠绕在指尖上,反(shè)出微弱的光泽,虽然只是小心翼翼地碰触着对方的头发,但总觉得那发丝在触碰到何云舟的皮肤之后,变得温(rè)了起来。

哪怕何云舟之前就觉得霍铮真的很像瓜叽,但直到这一刻他抚上对方的长发,他才知道, 自己其实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那个男人的长发摸上去真的与瓜叽的毛发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那种头脑发晕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

等何云舟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住地将手指没入霍铮的发丝, 然后习惯(xìng)地沿着对方头骨的轮廓, 轻轻地划到了后颈的部位。

“呼”

霍铮发出一声低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然后像是受惊一样倏然弹了起来。

“对不起”

直到这个时候,何云舟才如梦初醒, 发现自己习惯(xìng)手滑之后,(rè)气腾然涌上脸颊。

至于霍铮,哪怕总是克制自己的脾气但依然难掩傲慢和麻烦脾气的那个男人,此时正站在远离何云舟三步远的地方,睁大了眼睛,用一种惊的表(qíng)呆滞看着何云舟。

“刚才手一滑就没忍住捋了你一把。”

何云舟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脸,心中有些懊恼。

怎么就鬼迷心窍,真的把自己的朋友当成猫来撸了

何云舟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恨自己的手(jiàn)。160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向霍铮解释。

这种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真的说出口吧

“我一直都有点好奇染成这种颜色的头发,发质会不会很受损刚才发现原来你发质竟然很好啊哈哈哈不由自主就摸了一把。”

何云舟强行定了定神,冷静地找了一个借口。

“我每隔一段时间会去(rì)本的一家店进行专门的发质护理。”

霍铮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回复道。

“难怪,摸上去还蛮软的”

何云舟说。

一句话刚说出口他脸上强行挤出来的微笑便有点维持不住天知道他为什么又作死又一次地把话题转到了这个方向

果然,霍铮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显得更加不自在了。

几句寒暄之后,何云舟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飞快地告辞,离开了自己的家。

“咔嗒”一声关门声。

何云舟待在玄关,整个人的肩膀瞬间耷拉了下来。

“老天,我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何云舟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懊恼地问着自己,心中充满了悔恨。

真的是鬼迷心窍了才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为啥就控制不住的捋了那个人的头发呢

改天还是要找机会跟人道个歉才行吧。

此时此刻的何云舟没有发现,这个时候他的心中满满当当,都是那个叫做霍铮的男人。

而那些幽灵一般盘踞在他(shēn)体中的寂寞与空洞,早已不见。

同样的,何云舟也不会知道,他心目中那个因为他的摸头而倍感不适以至于需要落荒而逃的男人,此时正心慌意乱地缩在宽大的沙发深处,一张脸已经通红,心跳声大得仿佛能直接从外部听到。

“霍先生,你今(rì)的体温”

而cao更是不嫌烦地发出了一如往常的平板电子音。

“闭嘴。”

“好的,霍先生,但是你的心跳频率已经处于”

“我都说了闭嘴。”

霍铮心烦意乱地让cao噤声了。

这个该死的(shēn)体检测功能又费钱又占用整体智能家居系统资源而且还异常烦人,霍铮就是在这一刻,决定把这倒霉功能直接从整个cao智能系统里删除掉。

霍铮努力想要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到cao上来,但一切的努力都是如此的无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是该死的。”

霍铮发出一声咒骂,转(shēn)给自己灌下了一大杯冰水。

他的后颈是所有人都知道的(jìn)忌地他甚至不(yǔn)许理发师碰到这里。事实上,他之所以会留长发,也有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何云舟指尖的触感依然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清晰地停留在他的皮肤上,惹得霍铮坐立难安,心乱如麻。

霍铮不由自主地抬起手,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颈部,好像这样,就可以将那种若有若无的触感从自己的脑海里用力地抹去。

何云舟今天的动作,越矩了。

霍铮听到自己心底的那个声音冰冷地说道。

无论何云舟(shēn)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心(qíng)又受到了什么影响,但毫无疑问,他已经在向霍铮渴求更深层次的交流了那个若有若无的轻抚,便是最好的证明。

想到这里,霍铮心中的(sāo)乱倏然停歇,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冰冷。

他知道,自己压根就没有办法,给何云舟他想要的那种认真的,稳定的感(qíng)。

霍铮没有办法给予任何人那种叫做“(ài)(qíng)”,他做不到。

是候跟那个男人说清楚了。

霍铮想。

也是时候结束这种不理智的暧昧局面了。

“咔”

玻璃杯里剩余的冰块敲在玻璃杯壁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霍铮的手在轻微地颤抖。

他可以给出一万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他与何云舟疏远并且结束关系的优势和好处。

但同时,他却给不出哪怕一个理由,来解释做出这个决定时,他心底的那抹深深的抗拒。

霍铮像是着了魔一样不受控制地凝视着何云舟的笑脸,明明完全没办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会笑,但莫名其妙地,光是看到那个男人微笑的样子,(xiōng)口就像是被注入了一打草莓味的起泡酒一样,之前那么多胡思乱想和为难忧虑,在这一刻全部都化为了带着甜味的小气泡。

霍铮就那样看着何云舟,不知不觉中,也勾起了嘴角。

而何云舟一眼瞥见霍铮的笑脸,虽然自己也是男人,但还是不由心头微微一震。

霍铮那完全超出普通人颜值太多的脸,一旦配上那种轻松温和的笑容,杀伤力简直成倍增长连何云舟这种正儿八经的直男,都有种隐隐约约招架不住的感觉。

“好啦,你去客厅待一会儿吧,我得先把厨房收拾干净。”何云舟下意识找了个由头把霍铮赶离自己的视线范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无聊的话,就拿一根逗猫棒陪南瓜玩一下,它最近确实有点太胖了,该多运动一下但你也别跟它打架哦,那家伙指甲要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