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他又一次地想到了那名医生家里的电视还…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霍铮忍不住想道。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为霍铮做过菜, 但那些东西实在是令人无从下口。毕竟对于那些人来说, 亲手烹饪不过是一种有趣的(qíng)趣而已。可何云舟跟那些人不一样, 他的每一道菜, 吃起来都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很纯粹,很温馨, 就像是何云舟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霍铮能够很清楚地在这些精心烹饪的美味菜肴里,吃出这个笨拙而平凡的男青年对自己的那一份用心。

想到这里, 霍铮不由抬头,正正好对上了何云舟的视线。

对方眼中那一抹浓郁到仿佛能化为实质的关切, 竟让霍铮恍惚了那么一瞬。

该怎么形容那一刻霍铮的心(qíng)呢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被这种干净而纯粹的眼神注视是多久之前了。

仿佛整个人的心都被稳稳地包裹在了温水之中, 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对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产生什么真(qíng)实感,但灵魂的另一部分却还是不听话地在那样的目光下放开了些许防备。

手中动作一顿,霍铮喝汤的勺子撞在了碗边,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声响。

霍铮猛然回神,将脑海中的纷扰强行压回了理智的底层,他装作没有发现何云舟那充满深(qíng)的眼神,若无其事垂下眼帘, 轻轻地喝了一口汤。

唔,好奇怪霍铮在心中发出一声疑惑的低语。

是错觉吧这道汤喝上去,仿佛比之前要稍稍更甜了一些。

餐桌的另一边, 何云舟一直密切地观察着霍铮的表现。

发现后者对于自己准备的所有食物都相当喜(ài)之后, 他总算放下了心里最后一块大石头。

要说起来, 其实他和霍铮的这顿晚饭本应该是很尴尬的。

两个人之前毫无交集,没想到只是一夜的功夫, 却变成了共进晚餐的关系。

但奇妙的事(qíng)却也正在这里,何云舟和霍铮就这样安安稳稳地坐在一起共进晚餐,两人之间对话很少,气氛却意外的很不错。

是因为霍铮(shēn)上那种难以解释的,与瓜叽相似到可怕的气质的缘故吗

何云舟发现自己和霍铮呆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氛围总是显得那么自然轻松,仿佛他和霍铮从一开始就已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般。

整顿晚饭,唯一让何云舟挂心的恐怕就是那些仓促间准备的菜。

他倒是对自己做饭的手艺有信心,可那些菜的材料却

何云舟实在不太好意思跟霍铮说,这些看上去相当不错的菜肴,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用猫饭剩下来的边角余料,还有他冰箱里之前就储存的各种零碎(ròu)类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何云舟准备拿来做猫零食的做成的。

刨除烤牛骨髓拌饭和水波蛋炸鸡皮芦笋之外,接下来端给霍铮的是一道颇为唬人的改良版肝膏汤。

那些细腻可口,轻盈如同慕斯蛋糕一般的肝膏,其实是用本来打算给猫吃的鸡肝鸭肝和些许羊肝做成的。羊肝这种材料不仅是猫喜欢吃,若是烹饪得当,羊肝会有一种微妙的类似于(nǎi)油一般的鲜香滋味,放在汤里别有一番滋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有何云舟今天做猫饭时候剔下来的那些鸡骨头,从大(ròu)块上切下来的零零碎碎的猪(ròu)牛(ròu)碎料放在平时会被毫不犹豫的丢弃,但因为今天晚上的这些菜,那些边角余料有了别的发挥余地。

鸡骨头与碎(ròu)用烤箱烤到吱吱作响,再倒入大量的芹菜洋葱等蔬菜,炖煮后过滤干净便成了那份让霍铮美滋滋埋头喝个不停的美味清汤。

还有那些本来打算给南瓜烤鸡(ròu)干用的鸡(xiōng)(ròu),混上为了控制南瓜体重而从猫饭原料的猪(ròu)上切下来的肥(ròu),用菜刀剁成粗糙的,少有颗粒感的(ròu)泥。接着混入各种香料,一同卷入之前来不及吃的卷心菜叶子里。放入一块黄油,用煎锅煎一煎后倒入些许高汤焖煮,端上桌后再撒上雪白的马苏里拉(nǎi)酪和金黄色的切达芝士,用餐刀切开后便是那道(ròu)汁丰富,(nǎi)香四溢的卷心菜(ròu)丸。

甚至就连那还在冰箱里没有端出来的自制酸(nǎi),原本也是为南瓜准备的。

何云舟自己倒是从来没有在意过吃猫饭材料边角料这种事(qíng)很多普通人的观点不一样的是,给猫准备的(ròu)食有的时候需要比人吃的品质更好,价格更贵才行。但霍铮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贵公子,也太像是瓜叽了,这让何云舟一想到晚饭材料就有种莫名其妙的心虚。

嗯,是的,瓜叽还在世的时候,一直很挑食。所有的食物都只吃最好,最新鲜,最贵的那一部分,若是它还在何云舟的(shēn)边,发现自己的铲屎官敢拿边角料来糊弄人,恐怕会毫不犹豫地抬毛爪子一把掀了饭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适合你的口味吗”

其实何云舟之前也在忐忑被霍铮看出这顿晚饭的端倪,但随着进餐的继续,看着霍铮埋头苦吃,大快朵颐的模样,他的心(qíng)也不受控制地放松了。

他能看出来,霍铮吃饭时候的快乐并不是那种虚伪的客(tào)这个男人是真的很喜欢吃自己做的那些家常小菜。

而且,他吃饭的样子,竟然也与瓜叽有着某种神似

何云舟暗自咬牙,强迫自己不要再看着霍铮思念瓜叽,但瓜叽吃饭时的样子,还是不停地在何云舟的脑中萦绕不去。

霍铮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姿势也很优雅。

是啊,瓜叽也是一只吃饭时安静而优雅的猫,它总是很专心致志地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食物上,但无论是多么喜欢吃的东西,它也不会像是南瓜那样毫无顾忌在吃饭时候发出太多吧唧吧唧的声响,更不会弄脏自己那一(shēn)漂亮的银灰色长毛

等何云舟意识到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中看向了霍铮,后者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与何云舟对视了片刻,然后便体贴地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

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何云舟不由自主内心微微一痛。

就连这种四目相对时强撑着移开目光的小动作,竟然也如此的相似。

何云舟也知道在心底把一个人跟自己的宠物做这种比较有些不太好,但是,人的(qíng)感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控制得住的话,恐怕也没有(qíng)难自(jìn)这个成语了。

一顿饭吃完,霍铮这才像是刚想起来一般,发出一声懊恼的低语:“啊,真是的你做的菜太好吃,这次带来的酒都忘了喝。”

何云舟轻声一笑,没有多想便开口道:“没关系啊,可以下次吃饭时再喝嘛。”

一句话落下,何云舟还在忙着收拾餐桌,霍铮却坐在座位上有点茫然失措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为啥忽然就这么高兴了。

虽然只是零散几句消息,可那种说不出的温馨家居气息还是透过已经变得漆黑的屏幕扑了李鱼一脸。

“哇哦你最近换口味喜欢上了”

李鱼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

这倒确实要比那些奇形怪状心思各异的狂蜂浪蝶好多了。

“难怪你最近被补得这么油光水滑的这对象你倒是确实可以多留一段时间啊。”

李鱼调笑道,抬起手打算拍拍霍铮的肩膀,却被自己的友人敏锐地躲了过去。

不仅如此,没等李鱼对霍铮的新(chuáng)伴多问几句,霍铮迅速地把话题转回了工作。而谈完工作没多久,李鱼就在头昏脑涨中,就被霍铮赶出了办公室。

“哇,要不要这样啊霍总,怎么搞得跟个小学生在谈恋(ài)一样敏感啊”

李鱼站在霍铮办公室门口,一脸无语地盯着那冷冰冰的办公室大门嘀咕道。

不过,想起刚才霍铮的表现,李鱼忍不住抬了抬眉头。

总觉得霍铮这一次对待(chuáng)伴的态度,有些太认真了。

是错觉吗

李鱼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霍铮便迅速地重新打开了手机,然后盯着何云舟发给他的那几条信息,满脸纠结地继续发起了呆。

霍铮其实也觉得最近这段时间,自己与何云舟的相处有点儿出乎原本的预料。

顺着那几条晚饭吃什么的微信往上滑,这段时间何云舟的消息规规矩矩地排列在屏幕上。

三天前的微信是

再往前,何云舟的消息是基本都是这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