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叮咚——” 电梯抵达一楼时,…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只不过, 哪怕是住在同一栋楼里, 人跟人的居住环境也可以是天差地别。

这一层顶楼是助理精挑细选了无数天后才为“微服私访”的霍铮准备的临时居所, 之前曾经是某个房地产老板为自己准备的居所, 所以整层楼都被打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大平层套间。甚至连通往顶层的电梯按钮,都需要用到磁卡后才能亮起。所有的装潢和家具也都是在那名年薪不菲的助理的监理下按照霍铮往日的喜好重新翻修和布置的, 大量的灰色,白色, 冷峻的金属和镜面共同构建出了冰冷,昂贵, 无机的氛围。如果何云舟能出现在这里的话,他定然会产生某种自我怀疑:自己住的普通小房子与霍铮的居所真的在同一个地方吗

霍铮平静地走进了自己的房子, 目光触及到房间稍显低矮的层高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没错,无论对普通人来说多么奢华, 可对于霍铮来说,哪怕是这样的地方也不过是一个姑且能勉强住下的临时居所而已, 如果不是出于那个甚至称得上有些愚蠢的目的, 霍铮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委屈自己待在这样一栋逼仄狭小密密麻麻塞满了人的可怕廉价钢筋水泥土建筑物里。

唯一让他稍感欣慰的是, 哪怕是在这样的地方,至少有一样“东西”依然顺利运行,看并且让他这一次“体验生活”之旅变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一个柔和的声音在霍铮经过玄关的时候响了起来,那声音听上去有点儿像是温和的女性, 但同样又有些像是年轻男性的声音。

但不管怎么说,那是一个足够悦耳甜美的声音。

与此同时, 整间房子就像是被人施下了什么魔法一样,迅速地“苏醒”了过来:屋子里的灯渐次亮起,光线是经过精心设计后的色温,足够明亮但绝不刺眼,在霍铮看不见的地方,特殊的空气调配系统在几秒之内将空气湿度调整到了符合霍铮喜好的百分比,地板的温度与硬度同样调整为最适合霍铮现在身体状况的状态。

一团橘色的色块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微微跳动,虽然只是一团色块,但它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充满了人性化的关切,仿佛它真心在关心着房间的主人一样。

面对着这相当科幻的画面,霍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不用。”

他说道,停顿了几秒钟后他补充了一句:“解除人性模式。”

伴随着霍铮的吩咐,之前一直与他对话的声音迅速变为了平淡乏味冰冷的电子音。

“为我准备好浴室,然后帮我语音接通李鱼。”

霍铮道。

“嘿,霍大少爷,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

一个有些愉快的声音在霍铮的耳边响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听到了沐浴时的水声,他的下一句话里增加了一些调侃:“你在洗澡看样子你这一次的夜生活倒是挺不错的。我就说了,你需要多出去走走,多跟人接触一下才有灵感嘛”

“那个家伙在我的酒里下了东西。”

霍铮冷冰冰地打断了李鱼的话。

后者是他人生中罕见的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同样的也是他如今的工作伙伴,但即便是这样,霍铮在面对他的时候从未掩饰过自己难搞的个性。

“啥”李鱼的声音停顿了片刻,“等等,昨天跟你喝酒的对象不是东亿的小少爷吗”

“呵。”想到昨天晚上黑暗中光怪陆离的一幕一幕,霍铮好不容易稍微有所好转的心情急转直下,迅速变得恶劣起来。

“东亿有一笔投资被我卡下来了,他们一直想插手cao项目,打算分一杯羹,”霍铮嘲讽地冷笑了一声,“哪怕是东亿家的小少爷也有为钱卖身的时候。都已经这个年代还以为能在床上抓到我的把柄他家之所以落到这个地步,看样子也不是偶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哇哦,恭喜你又一次被坑。”

一个年轻的男人翘着脚,吊儿郎当地坐在霍氏集团大楼的办公室里,听着经由语音系统传递过来的那仿佛来自北极的声音,毫无良心地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你可以笑得再开心一点。”

霍铮阴森森地说道。

李鱼揉了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这才发出了没有什么诚意的歉意:“好吧,抱歉,之前我看那小少爷长得平头正脸的,一直苦苦追求了你那么久,还以为他真的对你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呢,不然我也不会劝你跟他发展一下。咳咳,那啥,当然我也收了一些钱啦我还以为这是他为了追求你的手段呢”

说到那一笔小小的额外收入,李鱼说话时稍稍有些中气不足。

“唉,你看,其实这也是为你好,男人真正能用的时候也就这么几年,等到了三十多四十多,也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这不是看你那么好的腰那么好的肾,只能用在那种脑子空空的蠢货身上,要是万一哪天你遇到真爱了却已经没法用身体满足对方,那不是太浪费嘛”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爱

听到李鱼话语中被一语带过的这个词,霍铮难得恍惚了一瞬。

东亿家的小公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虽然只是一夜的功夫,那个人的名字和面容都已经很模糊了。明明在这一天之前,霍铮是记得那个人的名字的。

就像是李鱼说的那样,那个年轻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在圈子里掩饰过对霍铮的迷恋。他是那样斩钉截铁宣布霍铮就是他的真爱,还做了那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只为了追求霍铮。那人做的一切,若能写成,大概会是那种让人觉得俗烂夸张的恋爱吧就连一直心如止水,只把床伴当成一次性更换的生理解决用品的霍铮,都难免在那个人身上多添了几分注意力。

所以,他才会在李鱼的唆使下同意与那个人有个私人会面。

然而在里,故事的主角总会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霍铮的世界里,所有的恋爱都会化为别有用心的试探与散发着恶臭的阴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一例外。

昨天晚上在喝下那杯酒的瞬间,霍铮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那个人哭哭啼啼地把他往床上带,说着对不起,霍铮却没有办法忽略那些安装在酒店床铺附近的摄像头。

凭借着惊人的毅力和完美的身体体质,霍铮在药效发作前揍了那个人一顿他很肯定这个时候对方现在应该在医院里,然后强行闯出了酒店。

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最后一瞬间,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不能回家

他那位好母亲为了堵他已经在他原本的几个住所门口都安置了人手,若不是如此,霍铮最后也不会下定决心搬到贫民窟一般的花园小区来。

不过这个时候,那些事情都不过是脑海中混混沌沌的一团暗影,霍铮知道自己无处可去。最后,他完全是凭借着稀薄的意志回到了那个只能勉强忍受的临时居所。

然后,还认错了门。

“喂,喂,霍铮霍少爷你还在听吗”

李鱼在语音系统那边嚷嚷了几句。

霍铮结束了沐浴,披上了浴袍走出浴室,之前丢在地上的脏衣服早就已经被cao回收了,但莫名的,霍铮仿佛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食物的味道。

在这一瞬间,霍铮的脑海中倏然浮现出了何云舟的眼神和脸,心思又有些乱。

那个人,大概也是有所求的吧只不过从手段上来说,却比另外那个家伙要厉害太多不,细想起来也不对。

另外那个人表现得那般情真意切,一腔深情感天动地,而何云舟却连最基本的勾引做得格外生疏笨拙。

只有眼角眉梢的温柔,实在是显得很逼真。

“哇,要不要这样啊霍总,怎么搞得跟个小学生在谈恋爱一样敏感啊”

李鱼站在霍铮办公室门口,一脸无语地盯着那冷冰冰的办公室大门嘀咕道。

不过,想起刚才霍铮的表现,李鱼忍不住抬了抬眉头。

总觉得霍铮这一次对待床伴的态度,有些太认真了。

是错觉吗

李鱼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霍铮便迅速地重新打开了手机,然后盯着何云舟发给他的那几条信息,满脸纠结地继续发起了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