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何云舟所认识的欧阳城林是那种绝对不会…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心跳得很快。

霍铮用手按住了自己的(xiōng)口,极力想要控制自己的(qíng)绪, 但那种愉悦的心(qíng)还是在(shēn)体深处井喷, 翻涌, 膨胀。

特别是在听到何云舟亲口说出“毕竟是那么帅的人”时, 霍铮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挂上了一抹微笑。

听到何云舟告白的那一瞬间, 之前那些让霍铮感到些微困扰和烦躁的小问题,全部都有了答案。

该说何云舟不自量力吗

那个家伙并没有打算成为他的(chuáng)伴,而是企图成为

他的恋人。

何云舟这个人,看着木讷笨拙, 于心深处竟然如此贪婪:比起单纯的**, 何云舟却想着要他霍铮的整个人

回想起这段时间相处时的一幕一幕, 霍铮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的很傻。

他忍不住在心底小声地感叹。

该说什么才好霍铮心(qíng)复杂,不知道该用什么心(qíng)来处理这一切。

这么多天来的温柔体贴, 关怀备至, 却连伸手都没有伸过就凭何云舟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竟然想要用这么矜持, 这么笨拙, 这么羞涩, 这么落伍的方式追求自己

到头来还要怪自己太难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霍铮心思变幻不定, 明明是高兴地,但想起何云舟最后那句抱怨, 不由又有些气恼地腹诽。

也就是他这些(rì)子待何云舟好得过分了, 才让那个人产生了这种错误认知。

往前数几年,多少人排着队想凑到霍铮面前, 哪怕能讨到霍铮的一个眼神都已是值得大肆炫耀的战绩,而如今霍铮每隔几天便要特意抽出时间来陪着何云舟放在之前,恐怕连霍铮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是一个如此好心又体贴的人。

当然,霍铮也得承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对于何云舟来说,确实不是好的追求对象。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有个所谓的,真正的恋(ài)对象。

稍稍冷静下来一些后,霍铮的心(qíng)就像是做了过山车,一瞬间便从欢欣鼓舞,坠入了于心不忍,进退两难的境地。

霍铮知道自己不讨厌何云舟,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实现那个人对他的期待。

永远不可能。

毕竟很早之前他就已经发誓,他这一生绝不会让自己陷入到那又可悲,又卑劣的所谓“(ài)(qíng)”中去

一想到“恋人”这个单词,有两张扭曲的面孔,还有那两个人互相折磨的片段,便不受控制地掠过霍铮的脑海,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窖,战栗不已。

那是便是霍铮认知中的“(ài)(qíng)”。

恶劣到光是回忆都会引起生理(xìng)的恶心感的“(ài)(qíng)”。

而就在霍铮躲在(yīn)暗的角落,独自一人忽喜忽恼,面色变幻不定的同时,另外三人的对话依然在继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何云舟的那番话让醉醺醺的舒燃十分开心地发出了一声欢呼

“你一定可以的你那么好那个乖啊不可能不喜欢你怎么可能有人不(ài)你如果他不从了你,我就帮你揍他好不好”

醉鬼朦胧的声音同样传到了不远处的霍铮耳中,猝不及防中霍铮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然后,霍铮听到何云舟说

“没关系的,我其实不在乎那个人(ài)不(ài)我,我只知道,我(ài)那个人就好了。”

何云舟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点颤抖。

明明是再平静不过的语调,但听在霍铮耳里,却觉得那种深(qíng),仿佛能触到他的(shēn)体深处最柔软的那一处似的。

何云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维持住脸上的笑容的。

当着舒燃的面说出那段话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勇气,仿佛他心脏的一部分,也随着声波的震动,消失在了虚无的空气之中。

(xiōng)口像是破了一个巨大的洞,漆黑,空洞。

“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梁萌萌微微一怔,随即她便冲着何云舟点了点头,轻声地祝福道。

这个时候两人等的电梯也抵达了楼层,金属门徐徐向着两边滑开,梁萌萌搂着舒燃大步走了进去。

“那回见。”

梁萌萌冲着何云舟摆了摆手。

何云舟无声地挤出一个小小的笑容,举起手挥了挥。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已经在他的眼前合上。

电梯上方的楼层数字开始跳动。

何云舟却还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电梯。

“可是你不(ài)我啊。”

他嘴唇翕合,耳语一般轻声低喃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过了很久,何云舟才转过(shēn),一步一步缓缓地回到了自己家。

只不过打开家门后,何云舟颇为惊讶地发现,客厅里竟然空无一人。

唯有南瓜趴在霍铮之前坐的单人椅上,听到开门声后便瞪着大眼睛转过头来,冲着何云舟喵喵叫了两声。

是觉得今天晚上这一切太过于吵吵嚷嚷,所以先行离开了吗

何云舟站在玄关,看着空空(dàng)(dàng)的客厅茫然地想到。

按照霍铮之前的脾气,可能便是这样了。

尴尬而又复杂的状况终于解除了,醉醺醺的舒燃走了,让何云舟嫉妒到无法自己的梁萌萌也离开了,就连那个脾气有点糟糕又(yīn)晴不定的霍铮也回家了。

他的家终于回归往(rì)的平静。

何云舟知道自己本应该感到松了一口气才对,但奇怪的是,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家空(dàng)死寂到令他无法呼吸。

他挪到了沙发上,缓缓坐了下来。

在很多时候都显得懵懵懂懂的南瓜,在这个时候却显示出了惊人的敏感度,它就像是能够察觉到何云舟的(qíng)绪一般,砰然一下从单人椅上跳下来,然后沉重地跳到了沙发上,蹲在了何云舟的(shēn)边。

“真乖。”

何云舟伸手抚摸了一下南瓜温(rè)柔软的皮毛。

“你还在这里陪我啊。”

何云舟对南瓜说。

南瓜用额头蹭了蹭何云舟的掌心,紧接着便抬起了一只前爪,仔仔细细地(tiǎn)起了毛。

温馨杂乱的家,喜欢的宠物,一切都跟以往一模一样,但无论何云舟怎么企图安慰自己,灵魂却无法控制地慢慢陷入负面(qíng)绪的沼泽。

心灵变得很空虚,手指麻木且冰凉,就好像血液也与他此刻的心(qíng)一样变得冰凉彻骨。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何云舟一个人唯一能够带给他一丁点温暖的,只有那只翘着腿专心致志(tiǎn)舐着皮毛的小动物。

那是这个冷冰冰又空(dàng)(dàng)的世界里,何云舟唯一的,脆弱的救赎。

何云舟微微低头,用手掩住了自己的脸。

“砰砰”

然后,他听到了敲门声。

何云舟打开门,然后便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绿眼睛。

霍铮一只手夹着两支水晶高脚杯,另外一只手拎着一瓶包装古朴的酒瓶,就这样,又一次闯入了何云舟的家里。

“霍铮你我以为你回去了”

“是啊,不然呢留在你家里跟那胖子聊天吗”霍铮习惯(xìng)地讽刺了一句,但下一秒他忽然哽住,再开口时语气莫名软了一些,“我就到楼上,从我自己那拿了点酒下来。”

他有些生硬地解释道。

霍铮说完,举起了手中的酒瓶冲着何云舟晃了晃,英俊的脸上泛着微红,他看上去神色复杂,但萦绕在他(shēn)边的气息却变得格外柔和。

跟之前那个不停往外面冒着冷气的男人比起来,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何云舟迷惑地看着霍铮。

难道是因为这一刻他太过于心力交瘁一直以来何云舟都能敏锐地察觉对方那纤细而不定的想法,但这个晚上,他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理解霍铮这种毫无理由的(qíng)绪变幻。

特别是霍铮看向他的那种眼神,仿佛在怜惜着什么一般,是那样的柔和,那样(ròu)麻

何云舟感觉自己后颈倏然冒出了一层不适应的鸡皮疙瘩。他隐约有些不适应这样的霍铮,不适应这样一双柔(qíng)似水的眼眸,毕竟瓜叽还活着的时候,根本不可能用这种目光看他。

在这一刻,霍铮忽然之间变得很人类。

“喝酒”

而且何云舟也是真的搞不懂霍铮的想法。

他可没有忘记,就在不久前,也是同样一个人,用格外不爽的语气告诉他自己已经吃过饭了,而且也只是顺便下来送一盒松露给他。

可现在看来,霍铮好像已经忘记自己之前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