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何云舟心思稍微有些乱,手上的动作却并…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心思稍微有些乱, 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半点凝滞。

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鲜面条, 下锅煮得比平时要更软一些。沥干面汤后再用纯净水冲一遍, 去掉面条表面残余的浑浊面汤味。

香葱洒在面条上,淋上麻油, 几滴酱油, 胡椒粉和少许盐, 再把之前便一直存在冰箱里的浓高汤煮到滚烫, 直接倒在了面条上。

葱香和麻油香, 混合着高汤特有的鲜香顿时随着水汽腾然而起。

一碗普普通通的快手清汤葱花面立刻就做好了。

只不过,一想到霍铮之前工作那么繁忙, 又加了那么多天班, 何云舟此时看着桌面上那碗葱花面,总觉得有些寡淡。

不过稍加思索,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还做了蜜汁咸蛋黄鸡腿卷。

一份大鸡腿去掉骨头再用松(ròu)锤稍稍捶打平整开,然后用蚝油蜂蜜等调料腌制小半天, 还要准备数颗咸蛋黄,搁在油纸上滋滋烤到冒油,再用勺子碾碎, 均匀地码在腌制好的鸡腿中间。

之后无非便是将鸡腿裹着咸蛋黄,外面包上锡纸裹成一个长条再放到烤箱里烤一烤,等冷却后再切片。

做好的鸡卷,鸡(ròu)微甜而鲜嫩多汁, 中间的咸蛋黄咸香油润,吃起来很是美味, 而且做起来也不难唯一麻烦的就是需要点时间。这本是何云舟为了明天晚上而准备的凉菜,没想到今天晚上倒提前吃上了。

何云舟取出鸡卷,切片后搁在葱花面上,这才觉得这碗面看上去像话了一些。

“阿铮,面好了,你”

他擦了擦手,走向客厅,正打算唤霍铮到厨房吃点东西。

话没说完,声音却低了下去。

霍铮睡着了。

在很短的一瞬间,何云舟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亮而高挑的男人,此时正半躺在何云舟松软的旧沙发上。对于何云舟和南瓜还有瓜叽来说都算得上宽敞的沙发,对于手脚修长的霍铮来说却稍微显得有些狭小,他不得不侧过(shēn)子以一种不太舒服的方式睡着,而即便是这样,他的大半个(shēn)子依然摇摇(yù)坠地挂在沙发边缘,好像下一秒就要从沙发上掉下去了一样。

但与那别扭的姿势形成了鲜明对比的,却是霍铮脸上平静而满足的表(qíng)。

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显得尖锐而富有攻击(xìng)的无关,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格外的天真柔和,用俗气的话来说,就是“睡得像是小孩子”一样的睡颜。

南瓜把自己盘成一团,像是一个大毛球似的,窝在了霍铮的腹部咕噜噜地打着小呼。

茶几上摆放着已经喝空的牛(nǎi)杯,蛋(nǎi)小饼干也完全被吃完了从这一点上来看,霍铮是真的很饿又很困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何云舟发现自己竟然很是心疼起了霍铮。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霍铮的旁边,虽然心里一直在想着把那个人唤醒以免这样睡着会腰酸背痛,但实际上他却不由自主地坐在了沙发边沿,静静地凝视了霍铮很久。

原本被束得很整齐的银灰色长发此时已经变得很凌乱了,有些乱糟糟地散落在霍铮的脸颊边。

何云舟没忍住,伸手轻轻地将霍铮额角的碎发拨开了一些。

大概是因为指尖稍稍碰触到皮肤,霍铮轻声地嘟囔了几句,然后往沙发深处躲了躲。

狭小的客厅里没有开主灯,只有墙角一盏昏黄的落地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芒,家具和其他摆设的轮廓都像是中了魔法一般一点点变得模糊,空气里隐约残留着牛(nǎi)和饼干的淡淡甜香。隔音不太好的住宅楼,可以模模糊糊到听到一些来自于外界的细小声音。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这个昏暗的狭小的角落里,一切都才显得如此的静谧和安稳,仿佛连时间都变得昏昏(yù)睡。

光是这样看着霍铮,何云舟的(xiōng)口便感到一种暖而粘稠的充实感。

等意识到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又伸出手,捋了一下霍铮的长发。

在睡着之后,(xìng)格上与猫的相似之处就变得更加明显了。之前还会有点躲避的霍铮,这个时候反倒变得主动起来,大概是因为被抚摸的感觉很舒服把,他甚至会迷迷糊糊地侧过头,在何云舟的指尖蹭了蹭。

披散开来的银色的发丝在何云舟的指尖像是闪亮的银线一样闪烁着微光,只不过这段时间过度的繁忙让霍铮错过了好几次头发的护理,以至到了发根处,倒是有些隐约的淡褐色透出来。

注意到这点之后,何云舟才猛然惊醒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他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

所以又是将霍铮当成猫了吧

他在心中虚弱地责备着自己。

“阿铮。”

何云舟强行把那种古怪的乱糟糟的心思放到脑后,而是强行镇定地,把原本放在霍铮头发上的手放到了霍铮的肩头,然后用力地推了推。

“不要在这里睡,到时候脖子会痛的。”

“唔”

霍铮在几番推搡之后才挣扎着发出了模糊的低吟。

之前他因为cao系统的修改已经连续很多天睡眠不足,而昨天更是为了赶进度而通宵没睡。在何云舟的沙发上睡着之前,这种严重的缺觉只不过让他显得有些疲惫而已,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一旦进入睡眠后,疲倦还有睡意便会彻底地占据他的(shēn)体。

以至于何云舟废了好大的劲,霍铮还是迷迷糊糊的,连基本的清醒都很难维持。

“至少不要在沙发上睡”

何云舟这下是真的有点苦恼了。

“算了,你先醒一下,去我房间睡好不好。”

“去你”

霍铮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着何云舟,但哪怕努力了这么久,他依然连聚焦都很难对上。

“去我(chuáng)上睡。”

何云舟耐心地对他说道,然后他强行架着霍铮,把他往自己的房间带过去。

“去你(chuáng)上”

霍铮混沌的大脑里,总算因为何云舟的这段话而多了些许清明。

去何云舟的(chuáng)上。

霍铮忽然变得清醒了一些。

(shēn)体依然很疲倦,神智也依然有些模糊,但是那种战栗的,激动的感觉,却并没有缺席。

他非常羞涩地任由何云舟推开了卧室的门,将他带了进去。

站在霍氏集团继承人的角度来看何云舟的卧室,这里简直狭小而简陋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

普普通通的(chuáng),普普通通的书架,普普通通的衣柜普普通通的房间里只能勉强塞下这三样家具。

但是站在何云舟恋人的角度来看,这里就是他的天堂,他的心之地。

无论是小小的房间也好,还是那整洁却朴素的(chuáng)铺也好,再加上他(shēn)边那目光闪烁,脸颊微红的男青年霍铮从未如此深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心满意足”和“迫不及待”。

“我今天刚换的(chuáng)单,是干净的,你不要介意。”

何云舟带着霍铮进了自己的房间,便有点后悔。

明明对方的房子就在自己楼上,而且想都能想到要比自己的房间豪华而舒适很多为什么却会鬼使神差地留他在自己的卧室里过夜何云舟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他的房间顶多也就能做到干净整洁,但对于霍铮这样的人来说,确实有点太委屈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大概就是他确实今天刚换的(chuáng)单不然的话,他怎么样都没办法说服自己,让霍铮睡在那满是猫毛的(chuáng)上。

“我不介意我怎么会介意。”

好在霍铮确实不是那种矫(qíng)而龟毛的人,哪怕是在这个与他整个人格格不入的环境里依然显得镇定自若。

何云舟听到他那因为困倦而更加显得沙哑的回复,一颗心这才慢慢松懈下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记得我还有几件纯棉的大t恤,你要是不介意也”

何云舟一看到霍铮(shēn)上那看着可贵的西装就替他不舒服,他体贴的询问道,但话还没说完,声音便忽然卡在。

当着他的面,霍铮十分坦然地解开了自己衣服的扣子。

“”

何云舟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这种一言不发就开始脱衣服的架势让他有些不太能适应。

特别是霍铮的(shēn)材条件确实也比普通人好上太多修长的骨架,精干结实而优美的肌(ròu)线条,雪白如同石膏一般的皮肤,还有那张端正的,雕像一般的面容。

这样一个男人当着你的面脱衣服所造成的震撼,确实远非自己在大学时候同宿舍室友们的排骨(shēn)材能够比拟的。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rì)常行为,但不同人做出来效果确实也完全不一样。

至少在霍铮这里,他那目光低垂,认真地一颗一颗松开衬衫扣子的样子,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美感。

何云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总觉得这一幕几乎都可以拍下来作为画女(xìng)向稿件时的姿势参考了。

不过,眼看着霍铮把衬衫脱下,双手伸向那看着就很贵的皮带,何云舟还是不由脸上一(rè),连忙找了借口躲出了房门。

“我去帮你找睡衣”

迅速地溜出自己的卧室,关门时动作甚至还有点狼狈,何云舟呆呆地站在客厅,大脑空白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正常。

“喵”

他一低头,就看到了胖胖的南瓜端正地蹲在自己的面前,歪着头狐疑地凝视着他。

似乎就连猫都发现了,今天晚上的何云舟真的相当反常。

“我到底真是的”

何云舟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总觉得霍铮在刚才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暧昧气息依然萦绕在他的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