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霍铮听到那一声“阿铮”,不做痕迹地眯…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霍铮听到那一声“阿铮”, 不做痕迹地眯了眯眼。

只不过他的这点柔和, 在对上梁鹏时, 立刻就被(bī)人的戾气所代替。

他那超乎常人的英俊外貌和(shēn)高,原本就很容易给普通人带来压力, 平时光是板着脸就足够让公司内其他人噤若寒蝉, 更不要说此时的他, 正毫无顾忌地向外彰显着自己对梁鹏等人的极度厌恶与敌意。

简直就像是大型(ròu)食野兽一般站在一旁的何云舟忍不住想道。

同样感受到了那种令人战栗的恐怖感的, 也绝非何云舟一人。

“你, 你想干什么”

梁鹏一张脸涨成紫红色,在何云舟面前显得无比嚣张的男人, 一对上霍铮的眼睛, 便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只会徒劳地呱呱乱叫, 到头来却不敢真的上前一步。

“啧。”

霍铮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而是自顾自地脱掉了那同样(ròu)眼可见昂贵无比的西装外(tào), 丢到了何云舟的怀里。

霍铮结实而精干的肌(ròu)线条,就那样隐隐从笔(tǐng)雪白的衬衫下透出来。

“阿铮”

何云舟看着霍铮的架势,眼皮瞬间开始狂跳。

但他才刚开口, 霍铮就已经自顾自地挽起了衬衫的袖口,然后把腕间那价格不菲的手表取了下来,递给了何云舟。

“帮我收着。”

他平静地说道。

梁鹏睁大了眼睛,看着霍铮的一举一动, 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我跟你说,这可是我妹妹的婚宴啊, 你不要以为我会怕了你老子从小到大还没怕过谁,如今你以为我会怕你这种小白脸”

只不过,强烈的自尊心,还是支撑着他双手扶着椅子,战战兢兢地对着霍铮吼出来。

“哎哟,这是怎么了”

“等等,这大概是有什么误会吧哈哈。”

与此同时,舒燃家的其他人也意识到了(qíng)况不对,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拦在了梁鹏和霍铮之间。

“何学弟,霍先生”

最后开口的却是舒燃。

在这之前,有人已经凑到她耳边,把之前何云舟与梁鹏之间的冲突告诉了她。

她站在何云舟(shēn)边,脸白得像是女鬼一般。

其他人都企图打圆场,唯独她喊了何云舟和霍铮的名字后,就忽然失了声。

“哥,你能不能少说几句你到底要给我惹多少麻烦出来”

梁萌萌也在发现不对后,匆匆忙忙地赶过来拦在了梁鹏的面前。

然而,事(qíng)就是这么不凑巧,梁萌萌若是不这么劝一句,梁鹏恐怕还会见势不妙忍气吞声,给霍铮服个软。

可如今她这么脸色铁青地对着梁鹏说了一句重话,梁鹏整个人瞬间就炸了。

“我说啥了还轮得到你这么个变态(jiàn)货在这里教训老子”他猛地一把推开了梁萌萌,然后一探(shēn),抓起放在桌子正中央的酒瓶,“砰”一下在桌沿敲碎了。

“啊啊啊”

之前多少还能控制住的场面瞬间就乱了(tào)。

许多人看着梁鹏摔了酒瓶,连声尖叫着躲开了。

只有梁鹏双眼血红,举着碎酒瓶对上了脸色(yīn)沉的霍铮和何云舟。

“我大鹏不喜欢找人麻烦,但也不怕麻烦,怎么了,你个娘娘腔想跟老子打架来啊,我怕你啊”

“哥”

“大鹏,你别冲动”

嘈杂之中,何云舟不声不响用手握住了椅子,然后上前一步挡在了霍铮和舒燃面前。

虽然霍铮看上去相当能打,但在何云舟看来,像是霍铮这样的(shēn)价不菲的精英,压根就不应该跟梁鹏这种垃圾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就像是不能让自己家的猫吃癞一样,何云舟完全无法接受那种场景,这简直就是在侮辱霍铮。

所以他自己挡在了前面,对上了梁鹏。

他的心跳很快,手也有些抖。

何云舟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他早已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瘦弱,惶恐,被所有人孤立的山间男孩。

他已经长大了,梁鹏如今也不过是一个肥壮臃肿的普通男人,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去害怕这么一个垃圾。

然而,那个举着碎酒瓶,大吵大嚷的男人,却还是一点一点地,与何云舟多年来噩梦里的怪物重叠了起来。

似乎永远(yīn)暗而昏暗的楼梯间里,被那个男人和他的狐朋狗友们追到死角,然后被揍倒在地时的画面,又一次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就连那些人用棍子,用皮鞋毫不留(qíng)踢向自己腹部时候产生的剧痛,也在多年后的这一刻,忽然回到了他的(shēn)上。

何云舟感到自己的胃部一阵痉挛。

而就在此时,梁鹏挥舞着碎酒瓶,往前走了一步。

他嘴里的污言秽语完全没有停下,最后甚至还骂起了霍铮。

“卖的(sāo)鸭子,以为穿(tào)西装我就看不出你满(shēn)(sāo)气了嘿,看着你还认识这乡巴佬该不是他花钱请你来撑门面的吧,怎么着,他花多少钱,我出双倍,你给爷(tiǎn)个不比伺候那乡巴佬来得爽多了”

一听到梁鹏连带着把霍铮也骂上了,何云舟心底的那点害怕瞬间转化为了极为陌生的暴虐(qíng)绪。

当初就应该揍他的。

在高中的时候,无论多孤立无援,无论多恐惧,多害怕,都应该咬着牙爬起来,把这个恶心的垃圾狠狠地揍一顿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在之后的这么多年,才不会一直在自我谴责中挣扎不休。

而且,若是当初豁出命去给那个家伙一个教训,那么到了今天,他大概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在自己面前骂这自己的朋友。

梁鹏的脏话,终于在这一瞬间,把何云舟心底隐藏多年的愤怒彻底点燃。

“闭上你的那张臭嘴”

何云舟忍无可忍地对着梁鹏吼道,紧接着他抓着椅子就打算往梁鹏头上砸过去

“等等。”

但霍铮伸出手,轻轻地按住了何云舟。

何云舟在发抖。

在碰触到对方的一瞬间,霍铮便发现了这点。

很难形容霍铮在这一刻的心(qíng),他只知道,自己这一刻,很想抱抱那个人。

“别怕。”

霍铮对着何云舟耳语了一声。

何云舟还没有反应过来,霍铮已经抽过另外一把椅子,照着梁鹏的脸用力地扔过去。

“砰”

梁鹏惨叫了一声。他也没想到,霍铮的力气竟然会那么大不过就是一张椅子而已,却让他的整个上半(shēn)被椅子腿卡住,手中的碎酒瓶随即掉落在地。

剧烈的疼痛延迟了几秒钟才缓缓到来。

但在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被人用力一脚踢倒在地,然后便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暴打。

“哎哟哎呦”

梁鹏之前还想再放几句狠话,结果剧痛之下,那些话瞬间卡在喉咙中,唯一能发出来的只有痛苦的。

长这么大,仗着脾气火爆(shēn)形又大,梁鹏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教训过。

他也从来不知道,原来被人按在地上揍,竟然是这么痛的。

“别打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别打了会出事”

“停下快停下”

谢天谢地的是,恍惚中梁鹏还能听到似乎有人正在劝架。

他的心头顿时闪过一丝喜悦。

看在妹妹的份上,那个人大概就会停手了吧

然而就在这个念头滑过脑海的瞬间,他听到了木头被砸碎的声音。

一个恶魔一般的声音凉凉地在他不远处响起来。

“云舟,用椅子腿吧,比较好使力”那个小白脸说话时的腔调竟然还很平静,“别怕,无论这家伙出了什么事,我有办法解决。”

他似乎还叹了一口气:“别笑,有钱也就是这点用处了。”

梁鹏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酒精麻痹的大脑一点点恢复清醒,他现在是真的害怕了他不是没看出来,霍铮其实并非他这个阶层的人,他只是完全没想到,像是这种人竟然会以为一个平平无奇的何云舟,跟他玩真的。

“我错了,我错了我喝多了我口不择言”

梁鹏努力地睁开已经肿起来的眼睛,看向手持着椅子腿朝着他走来的何云舟,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

“呵”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他如此低声下气的求饶,最终等来的却是何云舟的一声冷笑。

“我真的错了,我错了”

梁鹏抬起头,恐惧地看着已经来到他面前的何云舟。

“你知错了啊。”

何云舟对他说。

他的语气竟然跟霍铮一样,是那样的平静他跟那个人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相似。

但正是因为这样,梁鹏觉得自己更害怕了。

“我错了,我,我跟你道歉,我不该喝酒,我不该骂人哦,对,对,我当初在高中的时候,不应该那样欺负你,我是个畜生我是个垃圾你别打我你别打我”

“你终于道歉了。”

何云舟幽幽地低语道。

听到这一声叹息,梁鹏(shēn)形一松,他甚至挤出了一个难看到极点的笑容,讨好地看向讨何云舟和他(shēn)后的霍铮。

“是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就不应该”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听到何云舟用一种古怪的声音继续说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是,你道歉是你的事,我要教训你,是我的事。”

话音落下,梁鹏朦胧而充血的视野里,便是何云舟高高举起椅子腿,朝着他的头直接拍下来的场景。

“嗷”

他尖叫了一声。

然后,胯间一湿,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哥”

梁萌萌之前一直被舒燃死死地拽着,如今看着梁鹏(shēn)体都软下去了,顿时尖叫一声,朝着梁鹏冲了过去。

“我的老天”

“要不要打110”

“还是先打急救”

而在人声鼎沸的围观者包围中,何云舟却只是怔怔地看着地上虚弱瘫软的梁鹏,手一松,手中的椅子腿掉在了地上。

“没事的,有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霍铮来到了他的(shēn)边,伸手用力地搂住了他的肩膀。

男人柔和的声音在何云舟的耳边响起,带有一种奇异的温暖的感觉。

何云舟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平复心(qíng)。

“我还没来得及揍他呢。”

何云舟轻轻地说。

“那我们可以等他醒了,我想办法让你找他出气好不好。”

霍铮认真地回应道。

“不用了。”

何云舟摇了摇头,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梁鹏的(shēn)上。

他终于真实地意识到一件事那个瘫软在地上的中年男人,是那么虚弱,那么愚蠢,那么不堪一击。

何云舟知道

从此之后,他再也不会在噩梦里看见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