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挂掉霍铮的电话,何云舟看了看时间,便…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挂掉霍铮的电话, 何云舟看了看时间, 便出门打了一个的士前往酒店。

    上车以后, 他才这一次的司机相当健谈,一直拉着何云舟说个不停, 而何云舟也只能有点僵硬地与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地搭着话。

    僵硬的场面发生转机, 是在何云舟一个不小心说出自己是去参加婚礼之后。

    一听到是婚礼, 还在开车的司机立刻发出了相当真诚的感慨:“嘿, 你别说, 我一看就知道,这回结婚那人肯定是你玩得好的。”

    “啊”

    “就是好朋友, 才会这么高兴呢。”

    司机的话音一落。

    何云舟反而微微一愣。

    这么高兴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从上车到现在, 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是因为霍铮的那句玩笑话还是因为那个人对与自己的约定莫名其妙的重视

    一时之间何云舟也理不清自己的心情,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因为舒燃婚礼而产生的负面情绪,完全被另外一种截然相反的温暖情绪所取代了。

    所以, 他才会在不知不解决中,一直微笑着。

    “啊,是啊”

    何云舟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 笑容加深,他冲着司机点了点头。

    “是很好的朋友结婚,我确实很为她高兴呢。”

    司机爽朗地笑了起来。

    “结婚好啊,结婚就有伴啦现在的年轻人啊, 一个一个都说不结婚一个人也挺好的,其实啊, 以后你就知道了,人啊要是有个伴,还是挺好,你看我家老太婆,也是喜欢管东管西,我当年也绝对烦啊,但这么多年了”

    就这样,何云舟莫名其妙地被健谈的司机大哥喂了一路的狗粮。

    若是在之前大概也会觉得隐隐有些不耐烦吧

    但这一次,他却发现自己看着司机大哥那副幸福快活的样子,反而会不由自主地为他高兴着,应和时更多了几分诚意。

    一路上车内气氛竟然还挺好的,临下车了,那司机大哥直接给何云舟抹了零头,末了还笑哈哈对着何云舟摆了摆手,然后忽然压低了声音,笑嘻嘻冲着何云舟道:“小伙子人不错,我看你也快有喜事啦”

    何云舟忽然被司机这么神棍的说了一句,不由哑然失笑。

    喜事跟谁

    他生活里唯一的闯入者,也只有霍铮而已。

    而那个人英俊而骄傲的面容一闪而过,何云舟竟有些不太自在,迅速地把那个人影压到了心底。

    不过哪怕心头思绪再纷乱,何云舟也不可能当着司机的面反驳说自己如今压根没恋爱对象,以后也不打算结婚,所以只能暧昧地对着司机笑了笑,简短地说上一声谢谢。

    等那辆的士开走了,何云舟便也彻底地将那句话抛之脑后,再也没有想起来。

    走进丽贝卡酒店,何云舟立刻就在显眼的地方看到了婚礼的签到台。

    在宴会厅的外面,十分浮夸地摆着花门,签到台上盖着红布,旁边围了一大圈陌生人。

    跟普通人的婚礼唯一不太一样的,大概也就是在门口没有摆放双方的结婚照了。

    何云舟站在大厅地这一头犹豫了好久,才有些不安地走上前去确认了场地。

    他并没有走错地方,但是

    舒燃当初跟何云舟说的时候,倒是在说自己只打算随便办个半私人性质的小聚会,在几个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一个不正式的婚宴,然而如今看到酒店宴会厅里这轰轰烈烈的架势,这婚宴俨然跟舒燃的计划有点儿冲突。

    “唉,别提了,我妈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洗脑包,觉得萌萌那边对我不好,都这么久了还藏着掖着不让我见人什么的,所以非要弄成这样”

    之后与舒燃见面时候,她的抱怨也证明了何云舟的猜想。

    舒燃与梁萌萌的感情,当年也曾在两家人家庭内部闹得轰轰烈烈的。这么多年下来,两个人的家里可能也认命接受了现实。只不过,两家人对同性之间的恋情接受程度,还是有点不一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都跟我妈说了,萌萌家确实更保守一点,所以不太想在外人面前特别说这件事。我之前去她家吃饭,也没有被她妈打出来啊我就不懂,她为啥一定要钻这个牛角尖搞得好端端一个婚礼,我跟梁萌萌差点儿又吵起来。”

    舒燃穿着一身白婚纱,气呼呼地蹲在化妆室里,抓着何云舟的手,气呼呼地唠叨个不停。

    何云舟安静地在她旁边,温柔地凝视着那张因为浓妆而稍显有些陌生的脸。

    虽然舒燃现在看上去一幅百般不高兴的样子,但是,何云舟知道,其实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抗拒这种锣鼓喧天大张旗鼓的“婚宴”。

    不然的话,她绝不可能像是现在这样,穿上俗气的婚纱,画上俗气的妆容,然后耐着性子处理着婚宴后台嘈杂忙乱的一切。

    虽然内心深处还残留着些许酸楚,但在这一刻,看着舒燃的样子,何云舟便知道自己真的彻底地放下了。

    “你们又吵架了”

    只不过,听到舒燃说起吵架,何云舟还是习惯性地为舒燃担心起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啊,是啊。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啦。”

    说起吵架,舒燃忽然有点僵硬。

    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冲着何云舟做了一个鬼脸:“其实我之前还想着去找你的,不过你现在不一样啦,也是有家室的人,再找你哭哭啼啼的也不好”

    “那个”

    “别的我不怕,就怕你家乖先生想太多误会了我家何学弟一个万年单身狗如今好不容易有个对象,我作为学姐的还是要好生呵护一下你久违的桃花运啦”舒燃冲着何云舟摆了摆手,一幅很骄敖的样子,“怎么样,感不感动”

    看着这样的舒燃,,何云舟嘴唇翕合了一下,本来想要跟她说明一切,但不知道为什么,澄清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其实,也没关系的。”

    何云舟干巴巴地说。

    “他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

    舒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可不见得,我虽然也只看过他一眼,但根据我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我实话实说,你家那位就是典型的亚洲醋王的面相,不敢惹,不敢惹。”

    何云舟脸上有点发烧,他尴尬地解释道:“什么亚洲醋王,他那个人很好的,哪里像是你说的那样”

    结果何云舟一句话说完,舒燃却没有回话。

    她和何云舟之间忽然陷入了沉默。

    那是之前绝对不会有的,生硬而凝滞的安静。

    何云舟迷惑地侧过头,看向舒燃,却发现她低着头,表情莫测地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很好的人啊”

    舒燃很轻很轻地低叹了一声。

    出于一种自觉,何云舟知道,她在说的并非霍铮,而是别的人。

    那种异样的感觉,稍纵即逝。

    因为很快舒燃就恢复成了何云舟熟悉的模样。

    她爽朗地笑了两声,然后捂着嘴两眼弯弯地对何云舟道:“老天,我之前还笑过别人婚礼当天情绪失控,没想到我和萌萌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真搞个婚礼,我竟然也控制不住情绪。”

    “舒燃”

    “别担心啦,待会我安排你坐上亲席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你就拼命吃不然我妈花的钱简直要亏死了”舒燃嘟囔着,把何云舟推出了化妆室。

    一开门,酒店的人,婚礼摄影师的人还有策划公司的人便一拥而上,将好不容易偷点懒的舒燃团团围了起来,都是在商讨婚礼的事情

    眼看着舒燃彻底陷入了忙乱之中,何云舟也只能强行按下心头怪异的感觉,按照舒燃的安排坐到了宴席的座位上。

    左左右右都是他不太熟悉的人,让何云舟多少有点不太适应。

    幸好,在他的旁边空位上,有个小小的立牌,写着坐席的名字。

    何云舟目光凝在那个小小的立牌上,忽然之间,非常地想要见到那个人。

    明明在出门之前,他还觉得霍铮就算不来陪他参加朋友的婚宴也无所谓,但现在这一刻,那种想见他的冲动却强烈到让何云舟自己都感到有点害怕的程度。

    很莫名,很奇怪。

    但事情就是这样古怪,就好像只要那个人在他身边,他所有的不安和不适都会瞬间消失一样。

    大概,自己还是太把对方当成猫了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情感依赖吧

    何云舟无意识地拿出了手机,看着霍铮给自己的那些消息然后想道。

    他本来是打算给霍铮发个消息的,但打开屏幕的时候,首先跳出来的却是另外一个通讯软件的弹窗。

    今天也很想放弃的小律师:我把所有的信息和资料都整合好了,发大家的邮箱了啊,大家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查漏补缺的没

    何云舟看着群组软件,这才想起来,在网络上还有一些糟心事要处理。

    之前何云舟婉拒了霍铮的帮忙,并不只是要逞强而已。

    出版社和静看落花骗稿的事情,他并不打算轻轻放过。霍铮曾经提出过自己手下有很强的版权律师和舆论团队。

    但何云舟这边,其实也不缺这样的资源。

    因为家庭缘故,何云舟很早就需要通过画稿子来赚稿费维持生活,这就意味着他的入行其实比许多人都要早很多。

    虽然一路走来也遇到过许多坑人的事情,但他也交到了不少的朋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特别是,他的许多老朋友可不像是他这样得过且过混日子,他们在业内认真打拼多年,如今也早已混成了业内数一数二的大牛要说社交网络上的粉丝数,可能不如静看落花这种网红,但要说在业内的影响力,随便一个人走出来大概能把她按在地上摩擦。

    何云舟之前倒真的没想过要麻烦自己的这些朋友们,毕竟从很多年前开始,他们看何云舟总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有的时候何云舟自己也不太好意思,因为自己的懒散避事,很多很不错的机会都到了手边都被他一一转让了出去,所以画了这么多年,也只是个半红不红的普通插画师。

    但就在他跟霍铮保证自己会处理好静看落花这件事之后,他在找证据的过程中才发现,静看落花用各种手段盗图偷图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以说,她那些漂漂亮亮的图拿出来,只要仔细探究一番,都能找到一些别人作品的元素或者影子在。

    而巧合的地方更在于,她盗用的那些东西,很多都来自于何云舟的朋友们

    之前当然也有很多人指出这一点,但就像是小西说的那样,因为静看落花的粉丝基数十分庞大,一旦有人提出抄袭便会被粉丝迅速攻占网络阵地,最后除了引起骂战之外,竟然没有对静看落花有任何伤筋动骨的影响。

    很多真正透明的画手被她盗了图之后,也只能吞声忍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得不说,在何云舟发现这一点之后,他对静看落花的厌恶和愤怒,才被真正地点燃。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