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何云舟曾经以为,在自己已经彻底放下对…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曾经以为, 在自己已经彻底放下对舒燃的感(qíng), 又有霍铮在一旁帮忙的(qíng)况下, 他可以安然地度过这场婚礼。

让他没想到的是,最后的结果却是, 他彻底地把舒燃的婚礼弄砸了。

之后的很多事(qíng)发生的很快就像是按下了快进键, 以至于事后何云舟想起来, 那个晚上的一切都有些模糊。梁鹏被送往了医院, 梁萌萌在原地纠结了一小会儿之后, 跟上了救护车。按照以往的惯例,舒燃应该陪在梁萌萌的旁边, 陪她度过这艰难的一切

甚至在现场的时候, 何云舟还亲耳听到了梁萌萌小声的,空洞地询问:“你要一起来吗”

“不了。”

舒燃说。她木着脸, 并没有跟过去。

何云舟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梁萌萌与舒燃在酒店门口分开的场景,但他没有开口也没有上前。若是以往, 自己应该上前去安慰舒燃才对吧,但在这一刻,何云舟却莫名地意识到, 舒燃在这一刻不需要任何人靠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

霍铮中途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酒店方便笑容满面地出现, 把所有的宾客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更加高级的宴会厅,据说之后, 酒店方给还在场的其他人昂贵了许多倍的席面。虽然舒燃还有舒燃的家人看上去还是一脸铁青,但不得不说,一番行云流水的安排下来,混乱的场面多少还是安抚了下来。

在那之后,何云舟和霍铮去了一趟派出所,他们做了一些记录,大概是因为首先动手的确实是梁鹏本人,再加上霍铮自己的(shēn)份也不太一样。在简单的询问之后,何云舟和霍铮两人便被人很礼貌地送了出来。

只不过,一番混乱之后,时间也到了深夜。

何云舟与霍铮肩并着肩走出派出所的大门,一辆豪华轿车立刻无声无息地从(yīn)影处开出来停在了两人的面前。

“先上车。”

何云舟忽然被霍铮牵住,然后才发现,车门已经被打开了。

一直到被霍铮拉上那辆车,何云舟依然有点儿恍恍惚惚的,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异样让霍铮有些担心地看了很久。

“没事的,酒店那边刚才给我打了电话,一切都(tǐng)顺利的。”

哪怕上了车,霍铮依然没有松开何云舟的手后者的手指冷的就像是冰块一样。

霍铮瞬间就想起了,之前在碰到对方时候,感受到的那细小的,脆弱到极点的颤抖,在这一瞬间,心中的(ài)怜满溢到快要从(xiōng)口冲出来的程度。

“我安排了助理守在你朋友的(shēn)边,她跟我汇报了(qíng)况,你的朋友还算不错,就是(qíng)绪有点低落,我会让她在那边一直陪几天,以免你朋友有什么过激的(qíng)绪。哦,忘了说,那个助理有专业的心理治疗背景,有她在的话,你朋友应该会好过一点。你想跟她打个电话的话

“不用了。”

何云舟摇了摇头。

“我想她也需要缓一缓。”

“你是说婚礼的事(qíng)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安排好一切,而且今天那场冲突我也有责任。反正你不要(cāo)心了,一切都有我在”

霍铮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因为他发现,在他说话的时候,何云舟一直偏着头,定定地凝视着自己。

明明车厢里这么暗,霍铮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何云舟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睛却会如此明亮,就像是有星星的碎屑不小心落到了他的眼眸之中。

而且,在这个晚上,何云舟的眼里,除了以往的温柔与真(qíng)之外,似乎又多了一些东西一些让霍铮说不清,却不由自主感到心神澎湃,手足无措的东西。

他的心脏又不听使唤地活蹦乱跳起来,怦怦,怦怦,弄得他的思绪涣散,原本在心底盘算了好久的安慰说辞,最后也说的语无伦次的。

“谢谢。”

而就在这个时候,霍铮听到何云舟轻声地对自己说道。

“没,没什么好谢谢的吧,都是我应该做的。”

霍铮抿了抿嘴角,干巴巴地对何云舟说道。

偏偏何云舟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就那样凝视着他,又说了一句:“可我就是想说谢谢。”

车外一道流光闪过,光线掠过何云舟面颊的一瞬间,霍铮一样就看到了在这一刻何云舟脸上的那一抹微笑。

那是时候都不太一样的,放松又温柔,没有哪怕一丝丝(yīn)霾的笑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的,霍铮并没有看错何云舟脸上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何云舟的心(qíng)确实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眼看着霍铮似乎有些呆滞,何云舟的心头微动,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的话,却轻而易举地从他的唇间溢了出去。

“其实我高中的时候一直很怕那个人”

就在今天以前,还像是毒液一样,必须小心翼翼封存在灵魂最深处的那些往事,如今却能轻轻松松地说给(shēn)边的男人听。

“被那样的一个人打真的很痛,哦,我忘了说,梁鹏留级了好几次,所以当时他纠结着那帮狐朋狗友打我的时候,他比我大了好几岁,我当时一直有种错觉,就是我永远都不可能从他的拳头下逃出去。”

“其实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那些淤青和外伤,真的,虽然确实还蛮痛的但其实最可怕的是,那种孤立无援的境地。那个学校明明有那么多人,同学,校工,老师,但这些人里,没有一个人会帮我。他们只会冷眼旁观,或者幸灾乐祸地看着我被那那些人追逐,殴打”

何云舟的手被霍铮蓦然握得很紧。

“我再打一个电话,我觉得像是这种人渣还需要一些额外的教训”

霍铮用一种格外恐怖而(yīn)森的声音说道。

结果这下子反而是何云舟微笑着安慰起了霍铮:“不,不用了,真的没事了。”

虽然何云舟也觉得,自己这样大概有点儿奇怪或者说,太亲密了

但他还是无法控制地,深深地看着(shēn)边的男人。

“说出来可能有点好笑,但是,我当时其实一直希望,能有一个人站出来,跟我说别怕,我保护你什么的”说到一半,何云舟看着霍铮此时时刻的表(qíng),声音渐渐地软了下去,“你那是什么表(qíng),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了。”

“”

霍铮一声不吭,心里已经闪过一万种不能让何云舟知道的可怕画面,但在表面上,他只是死死握着何云舟的手不松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今天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直接冲到我旁边跟我一起揍人”

何云舟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

“我很高兴。真的,谢谢你。”

何云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谢谢你,阿铮。”

谢谢你终于出现,无需任何理由便那样理所当然地站在我的(shēn)边,然后告诉我“别怕”。

谢谢。

霍铮忽然之间一个倾(shēn),一声不吭地搂住了何云舟。

“霍铮”

何云舟一怔,但片刻后,他便放松了下来,任由霍铮的双臂,将他紧紧地(jìn)锢在那结实而宽厚的(xiōng)口。

“我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隔了好久,霍铮才闷闷地在何云舟的肩头赌气一般说道,“我高中时已经学了巴西柔术和泰拳,别的没什么好说的,打架我很在行,要是那个时候我就在你(shēn)边,那一坨垃圾现在已经是残废了”

“噗”

明明是很感动的。

但何云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靠在霍铮的怀里轻笑出来。

大概是因为他不由自主地脑补出了少年时期手脚修长面孔秀丽的霍铮的模样吧。

真的很难把那样的人跟“很会打架”这点联系起来。

“别笑,我真的”奇妙的是,何云舟一个字没说,霍铮却像是能明白他轻笑的原因,带着些许气急败坏提高了声音,但很快,他又不太服气的压低了嗓音,“反正至少我现在的拳脚功夫是没落下的。”

“我知道。”

何云舟挣扎着从霍铮的怀里直起(shēn),他对上霍铮的视线,很肯定地点着头。

“你今天的架势,一看就很厉害”

说完,他甚至伸手用力地拍了拍霍铮的(xiōng)肌。

“这(shēn)肌(ròu)没白练。”

人大概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吧。

就在不久前,霍铮还因为何云舟对自己肌(ròu)的冷漠而百般不是滋味。

可如今好不容易,何云舟手下按着他的(xiōng)肌,这般夸得坦然霍铮反而觉得自己的脸上在喷火,烧得脑浆都要融化了。

“这,这就是一不小心就把肌(ròu)练出来了,之前也没想着要揍人。”

霍铮的(shēn)体不合时宜地(rè)了起来,然后,他就绝望地听到自己又开始当着何云舟的面疯狂说蠢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反正这肌(ròu)练都练出来了,以后你要是还有什么人看着不顺眼,你跟我说,我帮你去揍他。”

霍铮说。

“咳咳咳咳”

话音落下的瞬间,就连一直冷静自若,专业素养超级高的司机,都被口水呛到在驾驶座上疯狂地咳嗽了起来。

霍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