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261章 誓死捍卫公民光着的权利!



作品:《胜诉才是正义

镇上和附近的居民彼此间都遵循天体日光浴和果泳的守则-没事绝不盯着别人的果体看,哪怕是面对面路过,也就是彼此微笑点个头,然后双方立刻向反方向扭过头去,直到彼此路过,至于之后是不是有人扭头看看对方充满魅力的背影,那就不得而知了。

实际上这也是非常米国化的行为模式-当面要礼貌,背后那……那就随便吧……

这也本地中产阶级的默契。

可自从成为科德角海滩国家公园后,每到夏天就会有一群好奇的游客兴冲冲的过来瞻仰盛况,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好奇以及其他神情,往往让这些老居民们觉得不自在。

如果说偷窥狂还在特鲁罗镇居民忍受界限之内的话(毕竟是自愿脱光的,被看了也没啥实际损失,最多是会觉得有些不爽,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没准还会暗爽-当然以露丝伯格的严谨自然不会在卷宗写这种无聊且充满八卦色彩的推测,爱德华是根据自己两世为人的经验猜测的。)。

而在这些从纽约州等时髦地方滚滚而来的游客中还有不少……基佬……

基佬们在灌木谷的隐蔽之处割据了很大一块地盘,用来举办……呃,名义上是基佬天体浴场,但实际上就是基佬发情现场。

骚气哄哄嗡嗡叫的0和“雄”赳赳的1出没其间,真真的是在挑战镇民们的底线了,他们基本都是新教教徒,虽然不至于要烧死基佬,但看到自己的世外桃源被“玷污”,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此之前科德角的果体海滩真的是只是一个单纯的日光浴场所,现在则有演化成野战圣地的迹象。

这固然污染了古典日光浴的清誉,也确实容易教坏年轻人和小孩子。

于是在镇上德高望重者-肖尔牧师的领头下,一部分居民向科德角国家公园的园长劳伦斯·哈德利先生提出“严禁果体”的请求。

而后者也被这些“时髦”旅行者带来的问题而搞得恼火不已。

双方都认为果体是万恶之源,如果科德角国家海滩公园禁止果体的话,那么这些来看热闹乃至野战的基佬们就会自动退去。

小镇又可以恢复到原来的平静之中。

看到这儿,爱德华的嘴角翘了起来,在打印的肖尔牧师的简历中,他发现了熟悉的娟秀的笔记“牧师本人是果体日光浴爱好者,代价真是巨大啊……”

这说明耶鲁之花好像也挺八卦的?

他现在甚至可以想象出牧师在布道时那痛心疾首的表情,老家伙肯定站在讲台上发癫似的大吼“觉醒吧!道德!”

正当他继续阅读卷宗时,门铃声响起。

放下案卷,下去开门。

露丝伯格也跟着下了楼梯。

门外是两个中年男人。

其中一人进门就向露丝伯格问好外加大献殷勤,显然双方之前就认识。

露丝伯格为他们做了引见。

带头的叫斯蒂夫·威廉姆斯,民选的“海滩管理委员会”副主席,身材健硕,肌肉发达,深棕色的头发和眼睛外加四方大脸,让爱德华怀疑此人有意大利血统,尤其是他看到露丝伯格后立刻展露出发自心底的笑容与不要钱一样泼洒出来的花里花哨的赞美之词,使得某人心生警惕,这种特质,他在费里切那儿充分领教过。

雄竞的天性,让他打起十二万分警惕来。

此人的职业是画家,走的是后现代主义的路子,用爱德华的理解来说,就是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但还挺能卖钱。

李·巴克桑德尔是特鲁洛镇另一个居民团体“自由海滩运动”的领导人,职业是马塞诸塞大学的马克思主义美学教授。

两人都是晒成古铜色,只有眼眶周围才是偏橘色的白,不用问,只有日光浴爱好者才会具备这种特征。

并且从他们的头衔来看,浑身上下大概除了眼眶,只怕连脚趾缝都是古铜色的。

这样的组合让爱德华颇为感慨合众国的民众性,两个在职业上截然不同甚至是针锋相对的家伙,竟然可以为了果体的自由而走到一起,而且各自成立自己的组织……这份精力和耐心也值得敬佩与惊叹。

不过和华尔街合流的黑白希特勒比起来,那就是是小巫见大巫了。

“露丝伯格小姐,好久没见到你了,你依然是那么美丽,不不不,应该说是比之前更加漂亮了,你的容貌和智慧简直是上帝的偏心……”史蒂夫·威廉姆斯从进门开始嘴巴就没停过。

这让爱德华非常担心,露丝伯格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大部分是书呆子和学究,正常人也有,但和眼前的史蒂夫比起来,只怕费里切也未必有胜算。

“谢谢,史蒂夫,你还是那么英俊……艾德,这是史蒂夫,可能是特鲁罗镇最讨人喜欢的家伙了……”露丝伯格笑吟吟的说道。

“哎哎……艾德?!”他敏锐的察觉到露丝伯格使用了昵称,并且这个叫艾德的家伙,显然对自己也有敌意。

一瞬间,他顿时明白了什么……

露丝伯格来办案是不假,但顺带拉着自己男朋友来享受果体海滩,也顺理成章,虽然男的看上去比较年轻,但这不也说明耶鲁之花的魅力么?

想到这儿,他有些沮丧,“你好,艾德……”

“你好,史蒂夫”

双方相互握手,都在暗中较劲。

这方面爱德华明显吃亏,毕竟是耍嘴皮子的书生,文弱是一点都不文弱,但和史蒂夫这种浑身腱子肉的猛男比握力还是差了点。

他不动声色的忍住痛,努力在脑子里回忆克里斯的电话号码,妈的,找机会让黑大个来给自己撑场子,一把捏断这个意大利男骚货的爪子……

双方简单寒暄后便进入了正题。

露丝伯格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听着爱德华侃侃而谈,神情充满自豪与骄傲,这个学生确实与众不同,自己在他这个年纪都未必能做的更好,而且这个家伙还彻底的臣服于自己的魅力之下……

“首先,我们必须肯定,人们有果露身体的权利,这是宪法所赋予的。”爱德华非常坚定的表示。

但下一句,马上让露丝伯格摇头不已

“特别是宪法第二修正案”爱德华神态严肃。

她知道,这家伙又在说冷笑话了,第二修正案是“人民有权拥有和携带武器……”

当然,用来给果体辩护倒也不算过分。

眼下的问题是,史蒂夫和李打算直接向联邦巡回法庭提起相关诉讼了,在他们看来,这种“传统的”“孤立的海滩天体日光浴”是完全符合合众国一贯精神的行为,任何试图禁止的人都是潜在的叛国者。

这份怨气显然不小。

对此,爱德华有些不以为然“两位,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也承认在公有海滩光着的权利是宪法所赋予给每个公民的。”

“但是”爱德华挠挠头“我不认为,眼下为了这个事情去联邦巡回法庭起诉是合适的。毕竟巡回法院很忙……虽然这个案子是你们和联邦打的,本地无法受理。”

“而且,我和露丝之前翻阅了大量的法律文献,让我们惊讶的是,实际上合众国的法律在这方面是个空缺!”

“艾德,不是我们过分,过分是劳伦斯·哈德利那个混蛋,还有肖尔牧师!”史蒂夫有点气急败坏了。

“实际上这个案子可以做个类比”爱德华此刻倒是显出良好的职业素养来,说话口气不急不躁,带着专业人士固有的理性与自信。

“就和成年人在一间关上门的电影院里看色情影片是一个道理。”

“海滩上没有门,可是孤立的海滩和电影院也差不多,可以被视为私密的个人空间。”

“政府有权对其外部情况进行管理,实际上这也是政府义务之一,比如停车地点太少,有游客未经许闯入私人宅邸和花园,以及破坏沙丘地貌等行为,这些都是政府的管辖权范围之内。但政府,不管是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没有权力来禁止自愿在孤立的海滩上进行果体日光浴的行为!”

“是的”李·巴克桑德尔接茬道,他能感觉到史蒂夫和爱德华之间有点不对劲。

于是他出来打圆场:“实际上,前年开始肖尔牧师就伙同一群老古董要求劳伦斯·哈德利园长下令在科德角国家公园的范围内禁止一切形式的果体行为。对此,我们明确表示反对,并且形成了自己的组织,向劳伦斯园长递交了我们的观点报告。”

“嗯”爱德华点点头,从理论上说国家公园的园长确实有资格来下禁裸令。

“之前劳伦斯园长也并没有表示一定会禁止,但是我们得知,就在三天后,他会正式下令的。到时候,我们的传统就会消失,而政府的强权会进一步侵入个人空间。”

表面上这是果体派和禁果派之间的斗争,可在合众国,事情永远不是表面上那样简单。

双方背后都大有来头。

果体派是找到了aclu当作虎皮,禁果派的领军人是肖尔牧师,背后自然是代表教会的保守势力。

这些年保守势力日渐消退,但总是要动不动就跳出来显示存在感,大事情他们参与不了,但让人们穿上泳装而不是晃荡着到处晃荡,倒是非常对他们的胃口,事情不大但影响不小,可以放手施为,又不用担心招来什么特别大的报复也不大可能引发巨大的社会动荡。

“劳伦斯·哈德利先生真的决定这样做了?”露丝伯格插嘴道

“是的!这点我们可以确定!”两个果体爱好者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那这样的话,看来战争还真是无法避免了。”

“你看。”史蒂夫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皱巴巴的。

爱德华接过发现这是份草稿,并且还不是劳伦斯·哈德利园长发布的,来头更大,是由美国联邦公园管理局颁布,上面写着:

“从1969年7月4日起,禁止在公众场合果露身体,包括在公共场合果泳。所谓公共场合果露身体是指在公开场合有意识地未能用完全不透明的服装这该该人的外sz器、内sz器、y毛部分、g门部门,或女性乳f低于r晕上边缘之部分。此规定对10岁以下儿童不适用。”

“这t不是便宜了炼铜癖么?”虽然知道最后这句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龌龊的含义,但爱德华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吐槽起来。

作为穿越者他对西方世界的炼铜习俗可是太有了解了。

实际上也就是他前世,随着东亚某大国的强势崛起,西方话语权旁落,炼铜丑闻才大规模的集中爆发出来。

那时,许多人才或真或假的恍然大悟,这炼铜在时间上能持续几十年,地理上遍布整个西方世界,职业上,咳咳,越是受人尊重的越是变态,包括但不限于慈善界(各种孤儿院)、新闻媒体界(

c)、医疗机构以及鼎鼎大名的宗教界……

但李·巴克桑德尔不知道这家伙内心的想法,还以为他被联邦公园管理局的魄力震惊了。

他补充道:“现在规定,凡是触犯这个规定的,首次会罚款25美元。”

“好像还不算多?”爱德华嘀咕道

“是的。联邦最高标准为500美元,并且可以处以六个月的徒刑。”史蒂夫也急了“上帝,我无法想象,真的,我光着溜达竟然有可能入狱半年!”

“是的”李·巴克桑德尔也非常恼怒“这点甚至不如东方阵营!俄国人喜欢光着晒太阳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我以前去黑海旅游过,海滩上都是白花花的,从来没有人来管!但想不到合众国,竟然会在新英格兰地区出台这种刻板的法律,简直是让人无法忍受!”

“呃”爱德华倒是没料到这事情都能上纲上线到意识形态之争,一时也有点没反应过来。

可随即想起来,对方这话还真是没错,上辈子,他可是在网上见过年轻时默大妈的果照,从照片判断,默大妈,那时该叫默少女显然是在进行日光浴等活动,虽然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之意,但在镜头前确实是一览无余,该露的全露了,不该露的也都看到了。

唯一的遗憾是黑白照片,看不出具体毛色……

东德如此,那么俄国想来也不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