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5章:横贯南北有太行、如浮沧海、扬帆长江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第2385章:横贯南北有太行、如浮沧海、扬帆长江

“老师!你是不是又给他们下(tào)儿了?”此时的杨妙真这句话才刚刚脱口而出,却引来了周围的一阵哄堂大笑声。

“我可没给他们下什么(tào)儿,给他们下(tào)的是妙真你!”

当沈墨说出这句话以后,却让杨妙真越发的惊愕难言,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老师说的到底是啥意思。

等到沈墨率领部队,一路极速向正西方行去的时候。随即沈墨就向着杨妙真讲起了他刚才那番话的原因。

……

原来刚才那支从包围圈中消失的蒙军,他们的去处其实一点都不难猜测。而造成他们去向异常清晰的原因,就是因为杨妙真!

杨妙真的部队是山东军,而且她还几次三番的引(yòu)着敌军前锋阿勒坦的部队跑向了山东,然后又利用她对于山东地形极为熟悉的优势,摆脱了敌军又杀回了南京。

就此,杨妙真反复玩弄南京城下蒙军的(qíng)形,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所有蒙古统军将领的脑海中。

试问在这种(qíng)况下,哪个脑袋被驴踢了的蒙军将领会选择向东跑?他们现在只要向东跑上一段路,就会进入山东博州(聊城)的境内!

所以这支蒙军部队势必往西,而他们向西跑去的话,只要沈墨拉开大网向着西面追击,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他们死死扣在太行山脉下!

可是当杨妙真听到自己的老师说到这里时,她的脑海中随即浮现出了西面太行山脉的地图……这时的她,陡然间就是全(shēn)一震!

“老师!”

这时的杨妙真瞪圆了一双杏核眼,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沈墨!

“前方百余里之外,就是太行山的涉县山口!”

“老师你……”当杨妙真说到这里时,她的脸蛋儿腾的一下就涨红了!

“在老师手下那失踪的三千人,你是不是把他们堵到涉县去了?”

要说杨妙真,还真不愧跟着沈墨学习了多(rì)的兵法。当她一想到涉县那里有一道至关重要的太行山口,可以供蒙军从那里穿出去跳出重围的时候。

杨姑娘随即就想到,一直跟随沈墨从临洮而来的成都军将领脸上的笑容。还有沈墨在交战之初,就从他队伍之中消失的三千人!

这还用问吗?怕是早在最开始的时候,她这位鬼神难测的老师就把那三千人,堵到了蒙军那条唯一的生路上!

“……才不是呢!你老师我哪有那么神?”

到了这个时候,就见沈墨笑了笑说道:“我可没有把那三千人堵在涉县山口。”

“嗯?”

听到了这里时,杨妙真脸上激动的神(qíng),陡然间就冷却了下来。

随后她就见自己的老师沈墨笑着说道:“我是堵住了蒙军所有可能逃窜出去的山口!”

……

“太行山脉险绝天下,却并非无路可通。在这片山脉上可供大军通行的通道也有不少。”

“其中有“军都陉、蒲(yīn)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合起来就是兵家必争的咽喉要地,古称……”

“太行八陉!”

“我也并没有把他们全都堵起来,因为军都陉在北面居庸关,距离咱们这里正好是一千里。第二远的蒲(yīn)陉也有850里,距离实在太过遥远,所以咱们根本无需派兵防守。”

“除此之外,还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三条通路,却是在黄河一线的边缘。它们在咱们现在这个位置的南面200余里以外,蒙军绝对没有胆子再向南掉头,兜一个大圈子从这三条通路上绕过去。”

“所以在太行八陉中间,只有“飞狐、井陉、滏口”三条通路可供蒙军突围而出。我那三千成都军部队,正好可以在每条路径上埋伏下一千人。”

“这样一来,从咱们眼前正西方的涉县滏口陉,一直到最北边的飞狐径。在这条600里的直线范围内,不管那支蒙军挑选哪一处山口试图跨过太行。他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就是被咱们的部队死死堵在里头!”

……

等到沈墨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妙真就觉得一阵呼吸急促,此时在她的心里有如翻江倒海,她想到了一件事!

原来她的老师从临洮出发,中间不但攻克了无数城池,穿越了半个大金国来到了战场。而且他还早早就在太行山麓,给蒙军布下了这样一个天罗地网般的陷阱!

原来在老师的心中,从金军在南京城下受挫开始,一直到自己率领山东军(yòu)敌奇袭。在这之后他又用七千斥候军在适合的地点摆下了方形矩阵,引(yòu)蒙军上当……这一切竟然全都在老师的计划之中!

甚至他连蒙军被打散打残了之后,排除了让蒙军心有余悸的山东一带,试图穿过太行,跳出重围的结果都想到了。并且还提前派出了自己的三千部队,早早的堵死了太行!

一想到老师从布局伊始,就料想到了今(rì)发生的事。这让杨妙真(shēn)上犹如电流通过一般,忍不住一阵颤栗!

原本她以为自己经过了苦苦学习,如今已经脱胎换骨。甚至在金国南京城下灵活的调动蒙军这件事,也让杨妙真对自己树立起了极大的信心。

可是在这一刻,杨妙真却陡然意识到。她机谋百出的用兵手段,跟老师宏大的布局能力相比起来,差距依然还是大到让人绝望!

这真是跑死了自己,我也追不上啊!

……

在这一刻,杨妙真的心里真是感慨之极,却又对自己之前的自大羞怯难言。

与此同时,沈墨却已经放下了跟他整夜熬战的成都军士兵。再度从斥候军中抽出了一千狼人和一千特战营,利剑一般向着位于涉县的太行滏口陉狠狠插了过去!

……

“车行太行道,如浮沧海、帆长江!”

太行山万载屹立,巍巍数千年横贯南北,其间的太行八径皆是兵家必争之地。

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争夺激战发生于此处,留下过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此时的沈墨一边策马向西杀去。一边在心中暗自冷笑着想道:

“居然想从这里跑出我的掌心……这帮蒙军鞑子,他们也真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