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青莲洞天



作品:《我要做阎罗

时间过得非常快。

一周以后,阎王办公室,王成浩立在一旁,秦夜正坐在桌子上,翻看着手中一大叠红色的资料。足足有一尺厚。

“黑阴玉一百万公斤。昂日雄鸡一千只,麒麟血五百公斤。真龙角一千公斤……太上老君?”放下手中最后一页资料,他揉了揉眉心,心中复杂地难以言表。

这不是资料,而是贺礼。

祝贺第三任阎王荣登宝座的贺礼,来自于天界各位……只能在传说中听过的仙人。

今天出关,他立刻投入了工作。这才发现,自己曾经每天错过了多少工作。在坐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几乎每十分钟,就有部门送来报告,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各位部长的想法意见。

这让他思路清晰了太多,曾经,他半夜来到,根本没有人可以询问,更不知道对方的意见,这种直接的,点对点的交流,甚至让他觉得阎王的工作都亲切起来,忙碌而充实。

好不容易稍微停歇了下来,他就开始翻看起各位土地的报告。然而这一看不知道,几乎每一位土地,背后都有一位声名赫赫的仙人。

仙人啊……他揉了揉脖子,转过椅子看向地府黑沉沉的天空。喃喃道:“从未觉得……距离仙这个词这么近……”

太上老君,太乙真人,二郎神……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已经摆在了案头,虽然他对于对方庆贺的东西一窍不通,阳间甚至没有听说过。但是,想也知道,这些东西绝非凡品。

王成浩也没开口,这一上午他跑得腿都软了。然而并没有在意,只是深深看着秦夜。

他有感觉,现在的秦夜,和以前不大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仿佛恢复了以前二皮脸的心态,又仿佛威严了许多,甚至他都不太敢随便开玩笑了。

有这种感觉的并非只有他一个,地府各位部长,一旦来了阎王办公室,都拘谨了非常多——他从秘书的视角出发,能清晰分辨出对方的敬畏程度。

是的,如果说以前是尊敬,现在就是敬畏。

“你首先应该熟悉下地府志。”就在秦夜稍作休息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门口响起,第二任阎王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这些东西,全都是建造六道的必须材料。”

“天界和地界互通有无,打好关系的好处,现在就能体现出来。”

高大的二任阎王悠闲地坐到了沙发上,王成浩立刻倒上一杯茶水,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千万不要惹……

“六道的材料?”秦夜愕然转过了身来:“现在构筑六道,还太早了吧?”

“并不早。”二任阎王轻轻品了口茶,淡淡道:“首先,你要选定好地方。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天地两界的发源地——人界,也就是阳间,有太多隐秘的地方。因为我们无法涉足而没有发现。”

“比如,六道占地极广,其实,它是建立在特殊的空间之内,这个空间或许只是一滴水,一条山谷,一个海洞。你可以设想,六道要容纳的是古往今来数以亿计的罪人,这么大的地方,已经可以占据阳间华国一个省份了。地府没这么多空余的地方来放置六道,所以,六道最好的

选择,就是放置在一个特殊空间,俗称须弥芥子的地方。”

“但地府我还远远没有打通。”秦夜有些头痛,抱着茶杯叹了口气:“本来阴兵就不多,刚掌握蓬丘,我还不想大肆征兵,起码要再等个一年。鬼心彻底安顿之后再说。总共一万多阴兵,又被须佐童子杀了几千……现在守城军都稀稀拉拉的。哪里来的功夫去打通通道?”

他轻轻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另外,如你所说,我又不知道须弥芥子到底在哪里。还要无数人手去找,这也属于军警系统……算下来,在地府没有两三亿鬼民,军队没有一千万之前,六道的建设遥遥无期……”

他没有说完,因为第二任阎王正微笑着晃着茶杯看着他。

这种“老子智珠在握”的神色……这种恨不得让人颜/射他一脸的表情……秦夜干咳一声:“容朕想想……”

第二任阎王也没催,秦夜闭目沉思,过了几分钟后,猛然睁开眼睛:“阴阳互通论?”

对方终于微微颔首:“孺子可教。”

我特么……这一周,秦夜已经将心态调整完好,听到这句倚老卖老的话恨不得一巴掌呼死对面。

对于长得比他帅比他高的同性,从来抱着先天的恶意。

算了……打不过就得忍……秦夜干咳一声,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你刚才说,阳间有许多地方藏着隐秘,我们却不得而知。因为无法踏足。但是,根据阴阳互通论,阳间有的阴间也一定会有,只是看发觉没发觉。同理,阴间有的阳间迟早会出现……那么只要找到了阳间须弥芥子的存在,阴间就可以对应到点。”

“但是阳间这些神秘的地方,我又怎么去找?”他没有再推辞,因为经过这一段时期的蓬丘执政,他很清楚一件事。

要让鬼民服服帖帖,哪怕没有娱乐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要给他们希望。

鬼民最大的希望,只有阳间!

无论是还阳一次,无论是托梦,无论是看到阳间亲人,都是最好控制他们的方法。莫说投胎!

六道的修筑,绝对是新地府足以铭记史册的一刻!修完的时候,也绝对是整个地府走向正轨,鬼民万众归心的时刻!

“不急。”没想到,这次是第二任阎王叫停了:“六道,十八地狱,是地府最核心的区域。他们不仅关系着材料,更关系着阴符学,阴灵生物学等等。地府现在触碰这些,还为时过早。不过……可以预先准备。”

他站了起来:“或许我说的这些,你还有些不明白,不过没关系,阎王的传承,从今日就开始?”

秦夜收敛笑容,深深点了点头:“是啊……你的时间也不多了……”

“两个月。”第二任阎王淡淡道。

怎么还有两个月!

你特么还能不能走了!你的世界时间是不会动的吗?屁股下长钉子了吧!

知道自己一天的伙食费是多少吗!知道你的存在带给本王多大的压力吗?知道因为你本王每天佯做勤奋多么辛苦吗?有种东西叫微信钉钉qq了解一下?非要亲自传授,是不是觊觎本王英俊的容颜?

怂夜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然,为了

生命安危,理智地讲这句话压了下去。

“那……现在开始?”他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如果可以,本王只想对着你的qq留言学习,而不是在你眼皮底下!

第二任阎王抬了抬眉,根本不见如何动作。紧接着,秦夜四周的景色都虚幻起来。

当一切清晰之时,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处在一片无边莲海之中!

此刻,他和第二任阎王正坐在一条船上,不算太大,大约十米,却精雕细琢,如同古代画舫。

“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原本是一家。”他们正坐在船头,第二任阎王倒了一杯茶,推过去笑道:“我身上沾有三教的因果,所以做了这个青莲洞天。希望还能入眼。”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求夸奖了……

所以,秦夜轻咳一声,神在在地端起茶杯:“勉强入眼。”

第二任阎王笑了笑,轻轻一拍船,船缓缓动了起来,从一只只莲叶中划过,水下无数的锦鲤聚拢而来,仿佛托着船行走。莲叶极大,茎秆如树,高耸入云,明艳的阳光从缝隙中投射下来,投射下一块块斑驳的阴影。

心都仿佛宁静起来。

“你倒是会享受。”秦夜索性抛开了一切伪装,翘着脚躺在船上,看着头顶交错而过的莲叶,喃喃道:“说吧,你是不是早就想抛下这份工作来这里颐养天年了?”

咚……身旁,一个高大的身躯也躺了下来,第二任阎王和他一个造型,翘着腿抖着,眯着眼睛道:“来这里的,除了伯邑考就是你。那是个老阴逼,你千万别和他学。”

“呵呵……半斤八两嘛,你不也坑了我一把?话说,坑下一任是地府的光荣传统?我觉得我有义务好好发扬一下……”

“……胡说什么呢?读书人的事……你不知道,在一个位置上枯坐几百年有多么无聊。一个政府已经成型之后,只要没有大变动,就会如同机械一样自己运行下去。然而,你手底下的人,却偏偏要凸显存在感,不停地给你汇报,你就只能做一部点头机器。还要压抑着拍死他们的心。”第二任阎王枕着头,懒懒地开口。

沉默。

这一幕太过悠闲,两人都有些犯懒。足足躺了五分钟,思维都仿佛呆滞了。秦夜才忽然开口:“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现在的头衔太长,叫起来有点拗口。”

仍然沉默。

“吱一声啊?你也快走了吧?指不定以后清明我还能给你上柱香什么的,第二任阎王写起来笔画太多,我又懒……”秦夜闭上了眼睛:“如果你说‘吱’……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蠢蠢欲动想把你踢下去的心——你应该知道,我一直想这么做。可惜打不过。”

还是没反应。

秦夜大约也没指望对方回答,伸出手,在水里划着,感受着锦鲤轻轻啄着自己的手,又过了三十秒。才忽然听到对方开口:“徐阳逸。”

“没听说过。名字还不错。怎么听着有些像洋芋?”

“听说过,我就得怀疑你的身份了。”徐阳逸不徐不疾地开口:“躺过去一点!个子不高,怎么占这么多地方?”

……你高,你牛逼!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