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夏瑜侧过身,看着自己的父亲,安抚地点了下头:“爸,别担心。”

然后看向夏琰:“之后和爸谈谈,再决定……吧。”

夏琰发顶仿佛竖起两个耳朵,一点不见刚才的恶鬼之相:“嗯。”

他走前画了一个小小的法阵,把僧人和夏泽一起困住。

夏瑜看着他的动作,似乎觉得担心,但还没等他说什么,夏琰就把他带走。

只是一眨眼功夫,两人就站在一间酒店套房中。夏琰迫不及待地吻上夏瑜,一边解对方的衣服,一边很热切地喊他:“哥哥,哥哥……”

夏瑜猝不及防,被他压在床上。背后是柔软的被褥,身前则是体温依旧冰凉、仿佛刚刚恐怖片般场景完全没有发生过的夏琰。

他等夏琰吻够了、开始去摸自己胸口的时候,才微微推了下对方,“等、等一下。”

夏琰从他胸前抬头,像是觉得不够,还又舔了舔兄长的乳尖,看着红艳的- nai -头在自己的舌尖下微微战栗。然后,又一路吻下去。

他的舌头舔过夏瑜的小腹,吞下对方的- xing -器,在喉中吸吮。这一下可谓爽到极点,夏瑜的眼睛开始失焦,差点直接- she -出来:“夏琰----!”

另一个夏琰在他身后抱住他,咬着他的耳朵,用- xing -器蹭他的臀肉:“哥哥,你想过什么关于我的事?”

他的嗓音很清亮,一点都不像正在做这种事情。

夏瑜夹着双腿,却完全无法阻挡恶鬼舔上花- xue -的舌叶。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阿琰,老公……呜……”

夏琰的分身用牙齿刮着兄长的- yin -蒂,本体却在很正经地问:“你到底怎么想的呢?哥哥……刚刚我那样子,你都不理我,我好难过……”

他的神色里,可看不出一点难过。

作者有话说:嗯哼=v=

第10章 痴汉/警官x“女学生”的role play

夏瑜花- xue -被又舔又咬,后- xue -被龟- tou -蹭着几乎顶入,胸口也有两只手揉揉捏捏。他的腿并着,手去拉在胸口作乱的家伙,这幅场景被夏琰看在眼里,顿时若有所思:“哥哥,你们学校那套制服校服,女款的,想不想穿一下?”

他光是想到那样的情境----兄长穿着白上衣,红色格子裙,下面是纯白的棉质内裤,一副清纯女学生的样子,偏偏被人锢在床上,身体徒劳的扭动,却躲不过将头埋在内裤下、舔着花- xue -,将小骚屄舔出汁水来的坏人----就觉得- xing -器硬到发痛。

夏琰从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忍受。他亲一亲夏瑜的耳朵,把- ji -巴送到兄长后- xue -,轻轻浅浅地- chou -插起来,还很坏心地继续问:“怎么不说话?”

夏瑜的眼睛里浮起一层水光:“你这是让我说话的样子吗----老公,呜……”

舔咬着花- xue -的分身重重一吸,舌叶刮过柔软内壁中的褶皱,卷过- yín -水,再着重照顾- yin -蒂。夏瑜起先还能撑着气势,说上几句,到后面,就全都成了呻吟。

夏琰装模作样地苦恼:“哥哥叫得这么好听,我都不忍心打断了。”

他全然不在意还被困在阵法中的僧人和夏泽,只想把怀里的兄长肏得全身发软,只能依靠自己,一边叫“老公”,一边说那些动人的承诺。

在高铁上的时候,夏琰就看到,从江城方向传出的隐隐金光。他不以为意,直到见到来接哥哥的夏泽,才发觉,那金光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但夏琰还是不在乎。

他很早之前就明白,自己大约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也最强大的存在。他可以轻易地从岛上恶灵的手中救下哥哥一班同学,能悄无声息地抹去周边所有人的记忆,当然也能不服吹灰之力地捏死那些和尚。

能让夏琰在乎的人,只有夏瑜一个。

他不知道这样的情感是从何而来,但在他刚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意识,满心怨毒,一意作恶的时候,夏瑜已经能用一个笑,化开他所有的戾气了。

随着夏瑜年纪增长,夏琰的样貌也跟着增长。

他无师自通地会了很多东西,从毁天灭地的阵法,到让鬼魂体温度升高的法术。

前者没试过,后者在他身上没多大用。他还是只能用比“人”低很多的体温去拥抱哥哥,都有了那么亲近的接触,依然不敢把自己的东西留在哥哥体内。

夏琰本体的下巴在夏瑜肩上蹭了蹭,心想,算了,自己大约也不是很想要两个小鬼和自己抢哥哥的。

夏琰看过夏瑜的命格。

哥哥的命相很奇怪。一方面,像是独得上天眷顾,福泽深厚,该一生顺遂。

另一方面,他的命数和夏琰死死纠缠在一起,夏琰出生即死,化作厉鬼,夏瑜便生出- yin -阳眼,甚至不惧鬼气侵入。

两种矛盾的体质在夏瑜身上杂糅,夏琰不明白其中缘故,也不愿意想太多。

他在第一次有不长眼的小鬼找上门、吓到还在学步的哥哥时,就下意识地屏蔽了对方眼中的- yin -气,让夏瑜只能看到自己。好在哥哥那时候年纪还小,什么都不记得。

哪怕身边夜夜睡着一只大鬼,也能安然入梦。

这会儿,夏琰说做就做。他一招手,手上就多了身江城一中的制服校服。

校服设计精美,在上衣左胸处还有一个小小的胸章,之后上面会绣上衣主的名字。

夏琰看了眼,就将那里加上“夏瑜”二字。他想,等哥哥穿上这衣服,- nai -头大约正好顶在绣样上。

哥哥的胸已经比两年前大很多了,也就是自己每天帮忙遮掩,别人才看不到那隐在衣服下的、越来越鼓的乳肉。尤其是夏天,每天上课的时候,两颗被又吸又咬、被折腾到红肿挺翘的- nai -头都顶着短袖薄薄的布料,看的清清楚楚。夏琰便时常坐在桌子边,用手指玩弄哥哥的- nai -头,一边揪来揪去,一边用拇指指甲去拨弄上面的奶孔。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