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如果“他”这会儿真的就在这里,那……“他”会不会看出什么不对?

夏琰当然在。

他无视掉车门,挤在夏瑜旁边,半个身子都探到车外。夏瑜像是哭笑不得:“你怎么一定要这么坐?”

夏琰不说话,去搂兄长的腰。

夏瑜也就靠在他身上,手里拿着相机,翻看旅程中的照片。

这么和谐地到了家门口,开门进屋,夏琰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客厅,眼中闪过一道红光。

他看着夏泽,又看看夏瑜,忽然唤了声:“哥哥?”

夏瑜看向他:“怎么了?”

夏琰轻轻地说:“我之前从来没有动过你家里的人,真的。”

夏瑜微微拧眉,“你……”他的瞳孔蓦地缩小,“阿琰!”

在他眼前,夏琰的模样忽然就变了。

天花板和地板上映出道道金光,那些光线像是一个牢笼,把夏琰困在其中。而夏琰像是很痛,蜷下身,捂着耳朵,张口哀嚎。

他的眼睛里流出血一样的水光,面容渐渐扭曲,黑色的雾气从夏琰身上散开,又掺杂了血色----

夏瑜怔怔地看着夏琰。

他心想,自己甚至听不到夏琰的声音。

有什么人的诵经声从夏瑜身后传出,他似乎是终于缓过神,去看身后。

有七个模样陌生的僧人盘坐着,经声就是从他们口中传出。

夏泽则站在僧人们身后,神色复杂地看着夏瑜,还有那个被困在阵里的恶鬼。

恶鬼朝夏瑜的方向伸出手。

夏瑜的嗓音有些发涩,问僧人:“你们是谁?”

僧人们并不回答他,而是继续念经。

夏瑜问夏泽:“爸,他们是谁?”

他的声音拉高了些,身体微微颤抖。

夏泽看着自己的儿子,心生不忍。他勉强稳住心情,看着阵中越来越扭曲的身影,喉咙一阵一阵发干。

他还是回答了儿子的问题,道:“这些……高僧,是来超度他的。”

夏瑜的眼睑微微颤动了下,“超度?”

那一刻,他站在客厅中央,身前是金光阵法里失去人形,露出狰狞鬼相的夏琰,身后则是一群要除妖灭魔的高僧----

他的父亲站在高僧之后。

夏瑜的眼睛闭了闭,又睁开。

在这时候,夏泽猛地意识到,自己眼前的儿子,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他还太年轻,太年少了。他从小和鬼相伴,而作为父亲的夏泽从来不知道,阿瑜到底是怎样的想法。

他想起上一世,还有上上一世,阿瑜和那个人的纠葛。

随着金光越来越盛,阵法之中,夏琰的身影也越来越浅淡。他的眼睛变成了完全的红色,像是在滴血,哪怕再痛,依然定定地看着夏瑜。

他很想知道,哥哥会不会……

夏瑜道:“阿琰,你真的会怕这些吗?”

夏泽的瞳孔蓦地缩小。

七个僧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坐在后面的几个甚至直接倒在地上,身体微微抽搐,两眼翻白。

而在阵法中,刚刚还一副凄惨模样的夏琰慢慢站起,又恢复了平常少年的模样。

他看着夏瑜,眼神很复杂:“哥哥。”

浓郁的黑色雾气在他身后散开,笼罩着整个房间,又从窗户溢出,散往城市。

夏瑜看着夏琰,“你在做什么?”

夏琰没有回答,而是问:“为什么哥哥会觉得,我根本不怕这些?”

夏瑜道:“我不信有人能伤得到你。”

夏琰笑了下,苍白的面孔上多了些奇异的温柔,掺杂着某种狂热:“哥哥,你真是……”

浓雾卷上僧人的身体,也有浓雾在试探着触碰夏泽,但尚未碰上,夏瑜就开口:“阿琰,你刚才说从来没动过我的家人。”

浓雾缩了缩,从夏泽身边散开一点。

与此同时,夏琰朝夏瑜伸出手。

他说:“哥哥好狠心啊,刚刚我都成了那样子,你都不过来……现在过来吧,哥哥。”

夏瑜看着他,眸色显得比平时深了些,问:“你想带我走吗?”

夏琰微微笑了下,“嗯。”

夏瑜说:“我不会走的。”

夏琰:“……”!!!

恶鬼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方才的温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狠厉,和很多说不出的- yin -郁。

他看着夏瑜,眼里再次流出血一样的水光,“为什么?!”

夏瑜叹口气:“阿琰,我知道的。”

他走到夏琰身前,抬起手,去触碰恶鬼的面颊,眼里没有丝毫惧色。

在他抬手的时候,夏琰的面容又恢复过来。狠色犹在,却淡了很多,还多了些紧张。

夏瑜低声说:“你想在这里亲我吗?”

夏琰眉尖一跳。

夏瑜道:“我们可以每年有一次这样的旅游,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只有咱们两个。”

夏琰看着他,身后的雾气散去一些。

夏瑜继续道:“我愿意去接触你平常接触的东西,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阿琰。”

夏琰的眼睛慢慢变亮,手微微动了动,所有的黑雾都从夏泽身边散开。他很确定那个男人不会听到自己和哥哥的话,但也有点犹疑,要不要就在这会儿,把对方的记忆抹去。

夏瑜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想过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夏琰道:“等等,哥哥,咱们换个地方说?”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