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夏瑜“嗯”了声,很快消失在考场外密集的人群中。

他拿着文具袋,在公交站站了十分钟,挑出最拥挤的一辆车,快迈入时突然想道:“我没带ic卡。”

一直搂着他,在他腰上捏来捏去的弟弟笑了声:“没关系。”

也不知夏琰是做了什么,司机完全无视掉夏瑜没打卡就上车的事儿,原本站的密密麻麻的乘客更是自发的让出一条小道,让夏瑜能在不触碰旁人的情况下走到公交车厢角落。

夏瑜的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步子很悠闲,心底却在想另一件事。

车上的人少说也有几十个了……夏琰到底是有多大的力量?

“哥哥又分心。”夏琰咬住夏瑜的耳垂,手很自然就搭在兄长肩上。

他掌心散发出隐隐的光。几百米外,那个刚刚拍过夏瑜肩膀的人倏忽觉得手上一痛。

为什么都过了三年,那群人还是不长记- xing -,总是把手放在哥哥身上!

夏琰眼中的红色几乎压制不住,又想起对方先前和夏瑜说的话……是了,哥哥就是那么在乎那个丫头片子!

不是说心里只有他吗?

“嗯……”夏瑜被弟弟咬的有点痛,刚想说点什么,弟弟的手就解开他的腰带,伸进裤子中。

六月初的天气已经很炙热,但前两天江城下了一场大雨,高考这两天的温度就只维持在二十七八度。

那只冰凉的手隔着内裤在他的- xing -器上揉了揉,夏琰又在他耳边说:“哥哥,我要让他们恢复过来了,准备好了吗?”

夏瑜的眼睛微微睁大。

在下一瞬,分散的人群重新聚拢到一起。旁边上班族的包戳在夏瑜腰上,同样是刚踏出考场的女孩子怀中抱着花,笑盈盈和闺蜜说话,花香弥漫在车厢中弥漫开来。

夏琰的手则已经穿过他的内裤,直接照顾起他半硬的- xing -器。食指在冠状沟上轻轻刮弄,拇指摩挲着铃口,粘上一点前列腺液,被夏琰涂在他胸口。

有什么硬挺的柱状物一直在他身后摩擦,将挺翘的臀肉分开,直直顶在花- xue -的位置,随着公交车的颠簸在柔软的- xue -口摩擦。

夏瑜下意识地就想往夏琰身上靠过去,却被扶住肩膀。夏琰的鼻尖在他颈侧碰了碰,轻轻地说:“哥哥拉着栏杆,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今天下午五点前都不做的话,就在阿琰选的公共场合,做到阿琰满意为止。”

“那六点半是怎么回事?”

公交车猛地刹闸,一车人倒的歪七扭八,夏瑜身侧的那个上班族还被什么人踩到脚,发出一声惊叫。

没有着力点的夏瑜差点摔倒在地,好在夏琰到底是揽住他的腰,然而文具袋还是掉在地上。

他低头去捡文具袋,这样一来,身体最私密的地方也就完完全全暴露在夏琰眼前。

在旁人来看是再正常不过的捡东西画面,在夏琰眼里,却是哥哥弯腰朝自己翘着屁股,雪白的臀瓣间露出隐隐约约的- xue -口,此外下方还有另一个- shi -淋淋的- xue -……

他眯了眯眼,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就朝兄长的花- xue -插过去。

先前被龟- tou -磨了许久的花- xue -几乎毫无阻力地被夏琰的手指打开,温热的- yín -水被涂上他的手指。他舔了下唇瓣,露出猩红的舌,黝黑的瞳孔中带出无比炙热的情绪。

“哥哥好骚,”夏琰慢慢地- chou -插着,甚至把手指分开一些,撑开花- xue -- xue -口,看着里面嫣红的- xue -肉,“被这么多人看,也能流这么多水。”

夏瑜穿得裤子是深色的,哪怕这会儿内裤都要- shi -透了,表面还是看不出什么痕迹。

他缓缓站起身。夏琰挑的这个位置在公交车正中间,左右两边根本没什么杆子可以握住,只能在椅背和上方的把手中选一个。

他选了后者。

这样一来,夏瑜的两只手都被占住。花- xue -里传来一阵酥麻的痒意,仿佛在渴求什么东西捅进去……手指完全不够,他想要更多,更粗更长的东西。

那根东西现在正在他的臀肉上顶弄,不慌不忙,龟- tou -偶尔碰一碰后- xue -- xue -口。

夏琰还把在花- xue -里沾的- yín -水涂在他后- xue -上,一面笑:“哥哥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啊……就真的那么相信不会有人看到?”

夏瑜的睫毛颤了颤。

他侧过头去看周围的人,大家似乎都埋头于自己的事情,或玩手机或和朋友说话,视线全部在别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夏琰对他的占有欲。

连他跟别人的肢体接触都受不了,怎么可能忍受他在这种情况下被看到?

夏瑜还真是十分笃定,偏偏夏琰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还有晚上的聚餐,原本说好的是考完之后大家一起去餐厅……六点半……

“我要肏进去了,哥哥。”

夏琰在他耳边不急不缓的说。

后- xue -之前仅仅被简单扩张过,这会儿却要容纳许久都没插进来的粗大- xing -器。夏琰还闹脾气一样让他握着把手随着汽车的运动晃来晃去。

夏瑜再如何勉力稳定身形,仍旧被顶弄的身体有些往前倾。

“哥哥怎么离我越来越远?- ji -巴都要戳到这位小姐的脸上了。”

夏琰一把揽在他腰间,将兄长拉回自己怀里,语气有点冷。

夏瑜眨了下眼睛,神色仿佛带上一点委屈:“阿琰,你都不扶我……”

再说哪有那么夸张。

夏琰感受着高温的- xue -肉夹住自己的- xing -器不住挤压,兄长对他的讨好完完全全地体现出来。此外对方还侧过头来看他,一副正正经经偏偏极为欠肏的表情,朝自己说:“你生气了吗?”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