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生死危局



作品:《天下安康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二人坐在车上,杨昭脸色凝重地问道:“远哥是在向柳述示弱?可是柳述为人精明,怕是不会接受远哥的示弱。”

黄明远笑道:“我是这种人吗?你见我什么时候会向别人折腰。我想到了明天,全长安都知道我在柳述的店里用一百万钱买了一块石头,想来那会很有意思。”

“难道远哥是想让别人以为柳述强买强卖,可那并不能伤地到柳述。”

黄明远转头看向杨昭,说道:“我也没想怎么柳述,现在就是我想北伐,柳述不让,所为我现在怂了,希望柳述放我一马,仅此而已。”

“别人不会这么想的。”

黄明远一副玩味地样子,说道:“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只要圣人想的是我想说的就成。”

看到杨昭不解,黄明远说道:“等着吧,我若是向柳述低头,第一个坐不住的人该是圣人了。无论柳述势大到连我都要低头,还是柳述跟太子有了联系,对圣人来说,都不是好事。”

说着黄明远不欲再与杨昭谈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这里事了了,你随我回府,我俩宴饮一场如何?”

杨昭也知道黄明远行事有分寸,不再过问此事。

二人驾车离开,杨昭并没有发现此时的西市突然有了一个大话题,有一个傻子在柳家的店铺里花了一百万钱买了一块石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众人就知道那个傻子叫做黄明远,他有个外号叫“煞神”。

这些都是黄明远故意策划的,为了今天这出戏,黄明远早就布置好了人手。自不会在乎别人怎样疯传自己是失心疯了还是傻了。愚人才会这么认为,今天朝廷中的人怕是又要睡不着觉了。

黄明远驾着车,哼着曲,倒是怡然自乐。

“看朱成碧颜始红。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

黄明远一路穿街过巷,越过延寿、太平、善和、兴道、务本几坊,转过弯已经离家不远了。

黄明远随口问道:“昭哥,你和熙王在雍州过得如何?”

“现在杨俨已经消停了不少。刚开始杨俨还想利用柳肃架空我,我按照你说的策略,不停地给他安排活,美其名曰重用。杨俨果然工于心计而不长于理事,在底下那群胥吏面前吃了不少的亏,现在已经稳当了不少。”

黄明远回道:“这世上到底是陈平多,而萧何少,能出谋划策的人多,能做实事的人少,不是哪一个人都能将事务处置的井井有条。毕竟在这些人眼中,术只是小道。”

杨昭闻言,也不由得点点头。

此时已经快到午时,黄明远一路往北,离着景凤门已经不远了。

黄明远忽然不再说话,眼神有些凌厉地看向四周。

“远哥?”

杨昭立刻就发现了黄明远的异常。

黄明远瞪着双眼,一抬手,不让杨昭说话,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昭哥记住,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紧跟着我。”

杨昭立刻明白有敌。

忽然,黄明远听到弓弦的声音,脸色猛然大变,手脚凌厉地抓住杨昭的手,搂住他的腰向一侧滚去。

只听一声炸响,刚才的那驾马车已经彻底炸裂。

黄明远目眦尽裂,将杨昭护在身后。

“保护王爷!”

二人四周的护卫都一窝蜂地拥向二人,将两人给围住。只是今日毕竟是便衣出行,两人的护卫加起来也没有几人。

黄明远半跪在地上,反手抽出腰间的佩刀,另一只手护住杨昭。刚才他搂住杨昭往车下跳的时候撞伤了胳膊,左臂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杨昭虽然没受伤,但他体量重,从车上跃下来摔这一下也好久才缓过气来。

“远哥可有恙?”

黄明远迅速看了杨昭一眼,便回道:“无事。”说完便紧盯着远处。

杨昭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让黄明远分心,便伏在地上,尽量不抬起头来。

看着一侧已经粉身碎骨的马车,杨昭也心有余悸,竟然是床弩。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此时对面崇仁坊的墙上突然出现一片素衣遮面之人,这些人皆手持长弓,身被横刀。看到蜂拥而至的护卫,这些人张弓搭箭,不过几息之间,杨昭这边的侍卫中便有数人倒地。

因为众护卫并未着甲,亦无长弓,只能挥舞着横刀,被动挨打。

黄明远知道现在局面被动,乃将杨昭交给赶来的杨昭侍卫长杨善会护卫,已经抽刀在前。

这时第二发弩机声响,撕破空气,向他们射来。

黄明远眼看这短矛向着人群飞来,已经来不及躲闪,手中横刀照着短矛劈去。刀快如风,横刀击在短矛的矛刃之上,撞飞了短矛的方向。

这矛偏向另一侧射到墙上,没入墙体三寸。

这床弩的威力太大,震得黄明远的虎口鲜血淋漓,胳膊也不停地打颤。

“别让他们再发第三枪。”

这时远处有一道身影直奔床弩位置,只见一道寒光掠过,便传来一声惨叫。

黄明远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护卫苏邕。

今日出来,黄明远只带了苏邕兄弟二人,还有其他四个护卫。因为要给魏王府的护卫让地方,所以苏邕六个人一直缒在后面,听到有敌,这才赶过来。

“子和,你带人攻下床弩位置,守住那里,勿要让敌夺回去。。”

“诺!”

“杨善会,你带后队护住王爷,前队随我出击。”

杨善会一愣,这场面他们被对方的弓箭压制地头都抬不起来,还要出动出击,岂不是自捣死路。

“黄将军,敌强我弱,宜坚守待援。”

黄明远也不看他,大声说道:“执行命令!”

“诺!”

杨善会为黄明远气势所摄,不敢违背,只得使出全部力气吼道。

若是对方只有这些弓箭手,那他们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坚守待援,但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在京城布置刺杀,谁知道对方还有没有什么底牌。

毕竟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黄明远不愿意在这听天由命。因此黄明远捡起地上一块不小的碎木头当做盾牌,一手提横刀便向外冲了出去。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