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百五十二章鏖战强阴5



作品:《回到三国战五胡

拓跋焘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惨剧,自己麾下出动的三千虎纹卫,最终活着回来的,只有不到八百骑。

拓跋焘只觉得心头在滴血,要知道这些虎纹卫,那都是拓跋部的精锐所在,真正的镇族之兵

当初跟蒙古部发生冲突时,虎纹卫可是立下过赫赫战功,但眼前与这支该死的汉军交锋,竟先后蒙受那么大的损失。

“单于,目下大势已被汉军夺去,不能再继续交战了。”长孙嵩顶着巨大的压力,缓步走到拓跋焘身前,低首劝说道。

拓跋焘怒道“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吕布这般嚣张下去虎纹卫乃本单于麾下精锐,今日竟蒙受这等损失,本单于心中不甘啊”

尽管说拓跋焘说着这些宣泄心中怒火的言语,但他却清楚的知道,今日绝不能再继续发动进攻了。

倘若一意孤行的话,己部麾下大军,很有可能会出现兵溃的情况。

“单于,此次我军进攻汉室边疆之地,并非是为了一时胜负。”长孙嵩继续劝说道“倘若想谋得平城一域,就必须要用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利益。

眼下那吕布先声夺人,洞察到我军的意图,接下来必定是一场鏖战,依末将愚见,我军需从长计议。”

现在尉诺所统率的偏师,正朝着雁门郡边关一带进发,既然在强阴一带无法取得战果,那如今能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

被长孙嵩这般劝说之后,拓跋焘强压心中怒火,咬牙切齿的低声喝道“撤军”

伴随着拓跋焘的军令下达,聚集的虎纹卫,虽说心中充满了不甘,可他们却只能朝着自家营寨回撤。

此时吕布骑在赤兔马上,透过眼前燃烧的烈焰,看见拓跋焘所率大军,开始朝营寨回撤,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看来今日阵前斗将取得的大胜,彻底打压了鲜卑大军的士气,没想到这拓跋焘对自己也真是够狠的,蒙受这么大的屈辱,居然能够隐忍下来,不愧是拓跋部少有的雄主啊。

“主公,那些被杀的具装铁骑,所装备的那些具装皆已剥离下来。”李存孝此时骑马驰来,对吕布低首道。

吕布点点头道“将这些具装全部运回,死掉的鲜卑胡蛮就地焚烧,本侯要让那些活着鲜卑胡蛮知道,这就是来犯我汉疆的下场”

“喏”

“此次飞虎营出战伤亡几何”看着不远处运送战死袍泽的飞虎士,吕布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语气略显低沉道。

尽管说飞虎营是自己麾下精锐所在,但此次迎战的虎纹卫,那战力同样也是不弱,因此出现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李存孝情绪有些低落道“据末将所掌握的情况,此战我飞虎营麾下,阵亡一百一十七名飞虎士,重伤二百三十六名飞虎士”

“他们都是好样的”

吕布在听到这里,眉头微蹙起来,眸中闪烁着精芒,尽管说心中有所准备,但是在听到这样的伤亡,那心情多少有些烦躁。

尽管说此战他们击杀了两千余众鲜卑具装铁骑,但那拓跋焘麾下的具装铁骑,至少是以万来计算的,而自己麾下的飞虎营,满打满算却只有两千余众。

一战就折损这么多飞虎士,接下来还要坚守到援军到来,吕布不知道此战结束以后,飞虎营还能幸存多少飞虎士。

也是受这样的影响,使得此前取得大捷的喜悦,也被冲散了不少。

率部回归营寨,麾下武将皆能感受到自家主公的情绪变化,这使得他们的心中,对来犯的鲜卑大军生出了怒气。

该死的鲜卑异族,没事不老老实实的待在塞外之地,偏要来犯我汉室边疆,既然你们这么想要找死,那必须要让你们付出惨烈的代价。

对双方来说,今日发生的这场战斗,使得他们皆生出了滔天的怒意。

“文和,你说此次领军出战的大将,会是朝中的哪一位大臣”吕布神情凝重的坐在帅位之上,看向贾诩说道。

贾诩拱手道“目下玄武卫并未传来消息,不过据诩心中的推测,此次朝堂博弈,获胜的或许并非是十常侍,或者士族豪强势力。

若是诩没有猜错的话,此次领军前来的大将,应该是子干公,毕竟就目下的局势来说,子干公是唯一合适的人选。”

卢植吗

听完贾诩所讲,吕布双眼微眯起来,心中却在盘算着,倘若真是卢植领军北上,那他能否顺利抵达雁门郡。

毕竟就卢植的性情,那跟士族豪强势力间的关系,其实不过是表面看得过去的存在。

如果说不是这样的话,当初在镇压黄巾贼乱的过程中,卢植受小黄门左丰陷害,被缉拿归京问罪,错非是皇甫嵩最后出手相救,恐一代大儒卢植,就真的要被构陷而死。

吕布幽幽道“现在这种局势,本侯只希望这援军能尽早前来,否则单靠我军麾下兵马,与来势汹汹的鲜卑大军交战。

恐要不了多久时间,这种势头就会调转过来,毕竟这拓跋焘乃拓跋部少有的雄主,他肯定会想出更多的办法,来压制我军的。”

倒不是吕布心中怕了拓跋焘,实在是此次拓跋焘所率大军,绝大多数届时骑兵,而自己麾下骑兵满打满算不过万余众。

现在又分出去一支虎啸营,一旦拓跋焘用出什么激烈的手段,想单靠目下所拥有的兵马,便彻底击溃来犯的鲜卑大军,其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吕布心中所担心的这些,那并非是没有道理的,此时卢植虽说授封大将,可是在抽调驰援大军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毕竟对士族豪强来说,本来他们对平定并州边疆之地的鲜卑异族大权,那是志在必得的存在,但就因为卢植的突然出现,使得他们的部署彻底被打乱。

所以他们便想着在暗中掣肘,以此来消耗吕布麾下兵马,最后再设法夺取并州之地的兵权,达到削弱十常侍势力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