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但这样期待得太多,便是奢求。http://m.eqeq.net

72

“真可怜啊,你。”

“将死之时,你的男人都不愿意看你一眼。”

绑架犯摇了摇头,将保险拉开,扣住扳手。

只要轻轻地,这样‘砰’地一声。

小怂包这悲苦的一生,就结束了。

73

“若泉。”

邬先生在寂静之中,倏忽开口。

“闭上眼睛。别动。”

“记住,相信我。”

小怂包预兆了什么,一颗子弹从高处- she -下,击爆了绑匪的头颅。

赤红的血花绽放,紧接着是凶猛的枪林弹雨。

两个帮派的厮杀中,邬先生一个侧翻,用身体紧紧护住了小怂包。

小怂包余惊未定,恍惚间看见邬先生胸口的位置,有一颗小小的红点。

那是□□瞄准专用的- she -线。

小怂包拼尽全部的力气,从邬先生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倾身向前,将邬先生扑倒。

‘咚’

那是肉体被撕裂,血管被绞碎的声音。

74

“啊………!!!!”

好痛,真的好痛。

泪腺又不受控制地分泌出眼泪,小怂包试图保持意识,奋力挪动着右臂,

- shi -热的鲜血不住地从伤口里冒出来。

“小东西,小东西……若泉……喂、若泉……”

太好了。

邬先生看样子没事。

小怂包趴在男人怀里,慢慢地有些累了。

他将手轻轻贴上男人的面庞。

“邬先生。”

“对不起。”

“我最终还是辜负了你,我可能要走了。”

75

我的名字是林若泉。

母亲给了我这个名字,因为她的姓名是林泉。

她希望我继承她的人生,成为她的复制品,这样我的生父说不定会怀念过去,而把我们母子接回来。

我没成功,母亲也没成功。

76

小怂包从头至尾都是个怂包,他很怯弱也很自私,无数次想以死亡来逃避所有悲伤的事情,死亡对他来说是解脱。

但最后……

起码还是英勇了一回呢。

救下了邬先生,真是太高兴了。

“你会稍微记住我吗,邬先生?”

林若泉的视线模糊了。

他努力想看清楚男人的容貌,却越发看不清了。

邬先生明明是个沉稳如山的黑道大佬,声调却隐约带着细微的哽咽。

“不会。”

“我不会记住你的。”

“你若是敢死,我就下去一起陪你。”

到另一个世界,创造更多的回忆。

77

“不可以啊,邬先生。”

你若是跟过来了,我要怎么逃避你呢?

邬先生是个混账。

真真正正的混账。

意识的最后,林若泉露出了微笑。

他的微笑真的很美,那种虚幻而不真实的,仿佛镜花水月般的----

静逸的美好。

78

不知道谁说过,爱笑的女孩子命会比较好。

这句话套在男孩子身上照样适用。

经过医疗团队紧急抢救,林若泉活下来了。

医生说子弹偏差一毫米,就要伤及主动脉,回天无力。

一个月后。

小怂包偏摊在床上,手脚都打上了厚厚的绷带。

他用眼神暗示着在自己身上捆绷带的某人。

“邬先生,够了。”

“别脱我裤子,我那里真的没有受伤。”

黑道大佬遗憾地啧了一声。

79

小怂包想笑,又有点想哭。

“喂、邬渊灏。”

那是他第一次叫邬先生全名,怕也是最后一次。

大佬不快地蹙了蹙眉,

手上削着兔子苹果没停。

“你这个大恶棍,王八蛋。”

“我对一辈子的要求真的不高,只求认认真真本本份份,平平安安地做一个普通的人。不想和任何人交往,也不想被任何人干涉……”

“为什么仅仅是这样,您却这样一次又一次,进入我的生活?”

小怂包拽紧了被单。

他的胸口疼得厉害,督促他说出这些话。

“我不适合打打杀杀,刀口舔血,和您所处的世界天差地别,终究不会是留在您身边的那个人。”

“您真的很优秀,有朝一日会找到更合适的。”

“我会花一辈子的时间还债。到了我无法工作的时候,肾脏也好,心脏也罢,您可以随时取走。”

“所以,请放我离开吧。”

他捂着脸庞,他真的不能在大佬身边继续待下去了。

80

小怂包没谈过恋爱。

爱恋的感觉太甜又太苦,让人窒息的温柔。

81

“这是你的想法吗?”

大佬问。

“嗯。”

小怂包点头,拧着胳膊,眼神俨然死去。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