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他被告知,自己是个男- xing -。

以后不准再穿漂亮的裙子,不准再涂鲜艳的口红。

他的长发强迫- xing -地被剪掉了。

小怂包看着镜子中那个短短的寸头,呜咽起来。

“这样……妈妈会不高兴的……她会不爱我的……”

姨父被哭得心烦,拽起了小怂包的领子。

“忘了她,她已经不再是你的母亲。”

09

小怂包不理解。

妈妈只是生病了而已,治好了肯定可以出院的。

到时候就可以一家人团聚。

但小怂包的愿望落空了,他再也没看见过母亲。

10

姨父姨母是为了那笔巨额抚养费而接收他的,基本上不顾小怂包的起居。更别提他们婚后几年,又有了自己的孩子。

小怂包每天就自己起床,自己吃点速冻食品,自己拿起书包上学。

长期这般下来,身体瘦弱地和小树苗样,风一吹就倒。

老师察觉这孩子状况不对,明明是长身体的时候,却虚弱地像病入膏肓的老人。

“林若泉,老师下午去家访。你和家里人说一声。”

林若泉是小怂包的全名。

林是母亲的姓。

小怂包被点到名字,头埋得更深了些。

11

那天晚上,小怂包是第一次被邀请到餐桌上吃饭。

热腾腾的饭菜吃得他眼冒泪花。

他看见姨父姨母温暖的笑容,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家。

没想到,家访过后,那两位亲切的成人把他锁进了黑屋子里。

“该死的贱骨头,还敢告老师了啊?”

“唉,就是那疯子身上落下的一块肉,也有不得了的疯病。让你当年别领养他,你不信!”

12

小怂包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唯一喝上的一口水还是小表弟拖地的时候撒泼的,顺着房门缝隙流到了屋里。

小怂包从此变得愈加沉默。

他开始明白别人的善意不一定会拯救自己,反而会把自己拖入更深的地狱。

13

九年义务教育一完,姨父姨母就断了资金资源,小怂包不得不辍学了。

但小怂包还想继续读。

读书在他痛苦的人生里,还算得上是快乐的事情。

他必须给自己找份工作,但现在哪有明面上的店铺敢收未成年人当童工?

小怂包就懵懵懂懂地,在地下街找了个酒吧,问吧台的老板。

“您这里缺人吗?我手脚很麻利的,什么都会做。”

老板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

细细瘦瘦白白净净的男孩子,特别是那桃花眼,像是会勾魂似的。

老板有些躁动。

“那你就留下来吧。鉴于你未成年,工资比正式员工少一半啊。”

14

小怂包找到了工作,勉强半工半读地学完了高二。

到高三课业一重,学业打工不可兼得,小怂包只能顾及一方。

酒吧老板听闻了这事。

“诶,小泉啊,老板给你介绍个工作。”

“这个月十二月十三号的晚上要来一位贵客,你什么也不用做,就站在吧台调酒。若是能调出的酒合了贵客的眼缘,你的学费就不用愁了。”

15

酒吧老板真是个好人哪,给我介绍这么好的机会。

小怂包感激涕零。

就是这着装要求有点怪,怎么只能穿吊带丝袜和低腰热裤呢?

16

小怂包其实挺开心的。

他平日里早就想试试这种衣服,小学的时候偷偷攒够钱,买了套碎花裙子,穿了一次,被满街的男孩子用石头砸得鼻青脸肿。

小怂包换好衣服,就屁颠屁颠地去酒吧调酒了。

他正在敲冰,一双大手从身后环住他的腰,老茧在他敏感处不停摩挲着。

“客人,要喝什么的话请稍等一下,我待会为你服务。”

“待会?”

男人气势汹汹地眯起了虎瞳。

“我要你现在为我服务。”

17

黑道大佬是位胆贼肥又特别自信的老男人。

年龄不到三十,就控制了几座大城市的交易脉络,成为了称霸一方的地老虎。

他平日就喜欢审查自己的产业链,顺便泡泡旗下的公主少爷们。

但他老这么玩,也有些腻味了。

直到他发现了小怂包。

雌雄莫辩的少年站在吧台,逆着光,盈盈一握的腰身被黑色皮裤紧致地勾勒而出。他略微回眸,就像在人类大灭绝时代破海而出的诺亚方舟。

黑道大佬心里一个咕哝。

“我要定他了。”

18

意识到身后人在扯他的裤子,小怂包紧张地夹紧了腿。

“先生,我这里只卖酒,不卖人啊。”

黑道大佬一口叼住他的脖子。

“这是我的地盘。卖什么,我说了算。”

19

小怂包被压制着无法动弹,滚烫的物体开始富强民主和谐法治的时候,疼得几乎晕过去。

他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却死死咬着牙,不发出一丝声音。

黑道大佬很疑惑。

“喂,你怎么不叫啊?”

平日里他宠幸的公主少爷们都面色绯红娇|喘|连|连,说什么太da了,太shen了,受不住了要出来了不要了。然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拍着他们的富强民主和谐法治说。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