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20

00

小怂包是个胆小而卑微的男孩子。

他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却又没什么不一样。

只不过在同龄男- xing -都在聊游戏开黑装备老婆篮球票圈黑科技的时候,他却偷偷种草着粉底和口红的色号。

每次他都只敢把喜欢的小洋装放到收藏夹里,价钱太耀眼,付了定价就付不起尾款,只能再转手给别人。

就是这样一个怂怂的,小男孩的故事。

01

小怂包这样的- xing -格是有原因的。

他母亲是位明星,有资质跻身一流,却委身于爱情,甘愿做个成功男人背后的小女人。

若是把小女人换个形容词,那可以说是插足者,婚外情,也可以说是小三。

总之当时的报纸传媒都是这样说的,母亲的星途是做不下去了,永久被公司雪藏。好在那位成功男人愿意和旧爱离婚,让母亲登堂入室,名正言顺地照顾她一辈子。

母亲信了,就天天揉着肚子。想着里面将是大家族的少爷,会住着很大的新房子,受到很好的教育,绝不会让他受一点苦。

成功男人后来的确离婚了,但他奔向的不是母亲,而是一位更年轻漂亮的女人。

女人戴上了钻戒,婚宴上,母亲的脸色惨白如纸。

小怂包早产了。

02

他的出生是注定不会被爱的。

他不过是成功男人一个意外的产物。

母亲没意识到现实,但现实让她意识到了。

她脑子里那根弦,随着那场雪白的结婚典礼,啪叽一声断了。

03

母亲开始鲜少回家。

只有酒精能让她短暂地忘记痛苦,清醒的时候,痛苦就是翻倍叠加,让她不欲求生。

有一天,母亲突然衣着凌乱地回来了,身上满是纵横的淤伤。

她疯疯癫癫、颠三倒四地哭诉着什么。

没人听得懂,也没人想听懂。

母亲一个人哭泣着,然后再也没从那道门出去过了。

04

小怂包就在这样的环境长大了。

相较普通人的生活他可能缺少了一些关爱,但他并没有发觉哪里不对。

随着年龄的增长,镜子中那副本就不平凡的容貌越来越艳丽。

母亲摸着手下幼滑的肌肤,终于按耐不住。

“泉泉,你真漂亮。”

泉泉是小怂包的乳名。

“特别是这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就是我的翻版。”

“若是哪一天长大了,可能比我当年还要光彩夺目。”

若是当年我有这般惑人的天资,绝不会让后面的女人得逞。

“你为什么不是女孩子呢?若是女孩……若是女孩……”

就能把那男人的心留下来吧。

05

母亲开始让他留长发,给他办置漂亮的洋装,在他娇小的脸蛋上涂上最娇俏的腮红。

成功男人每个月寄来的补偿金都用在了这上面。

小怂包不负所望,出落得白玉玲珑,稍加点缀就让人挪不开眼睛。

他也暗戳戳在心里默认:自己是个女孩子。

母亲将他抱在膝盖上,梳理着他细密的乌发。

那时他的头发已经留得很长了,直到腰际。

“泉泉,你听我说。”

母亲掏出一张发黄的照片,角都皱了起来,又被母亲耐心地抚平。

“这是你的父亲。”

母亲指了指照片上的成熟男- xing 。

“也将是你的爱人。”

06

小怂包望着母亲深不见底的眼睛。

忽然有些害怕。

那里面没有爱情,只有执念。

07

小怂包被禁止走出家门,当然也不可能有机会上课学习。

他每天就被陷入疯狂的母亲当玩具般摆弄着,祈祷着这幅容貌能夺回男人的垂怜,悲剧地重复着不幸的人生。

母亲将自己当成了救命的解药,但越是解毒,越是干渴。

“我明明已经将那么多照片发过去了,他不动心吗?他为什么还是不看我?”

“是不是不够?是不是你还做得不够?”

母亲尖锐地嘶吼着,一脚把小怂包踹到了门板上。

‘咚’地一声,碎落的玻璃扎到小怂包身上。

她回过神,又心疼地把唯一的孩子扶起来。

“对不起啊,泉泉。”

“我只剩下你了。”

“我们再努力,我们再努力一点,爸爸就会回来了。”

08

爸爸最终还是没有回来。

母亲被诊断为精神病,送往了疗养院。

那个出身名门贵族的父亲不想接收那个病态女人养出来的儿子,小怂包被接到了亲戚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