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祁逸低头闭目,额头顶在喻峥嵘唇间。々、々小、说、网、々

“我是你的。”

喻峥嵘呼吸一滞,他掰起祁逸的脸,亲吻他的嘴唇。

“宝贝,再说一遍。”

祁逸睁开眼,直视着喻峥嵘的双目。

“我是……你的。”

说完他搂住喻峥嵘的脖子,开始上下套弄他的- yin -- jing -。

“唔……噢……”

经过几个月的调教,监狱长的后- xue -已经变得非常适合做爱。它又软又热,紧紧的含着喻峥嵘粗大的- yin -- jing -。

脖子上的金属狗链栓在椅子扶手上,正随着祁逸的动作发出阵阵响声。喻峥嵘双手随意拨弄着他的- ru -头,靠在椅背上欣赏他在情欲里挣扎的骚样。

一个驯服又温顺的- xing -奴隶,一个全心依赖着他的恋人。

祁逸下身的- yin -- jing -翘的笔直,正不断地吐着- yín -水。骑乘的动作让他能够掌握身下- yang -具进出的角度,磨到自己最舒服那一点。这几天,祁逸时时刻刻- xing -欲高涨却不被允许发泄,好不容易有了这次机会,他上下骑乘的动作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把自己插- she -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喻峥嵘却握住祁逸的腰,从他身体里抽出了自己的- yang -具。

突然抽离的快感,让祁逸尖声- yín -叫。

喻峥嵘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白皙的臀上顿时浮起五个指印。

“转身趴好!”

祁逸无奈,只得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张开腿跨坐在椅子上,翘起自己的屁股,露出- shi -漉漉的后- xue -。

喻峥嵘冷哼一声,伸手把他的肩膀往下摁。

“呃……”

脖子上的锁链太短,被喻峥嵘一压,祁逸不得不仰起脖子,用双手撑住书桌的边缘。

喻峥嵘俯身,舌尖从他的尾椎开始,沿着脊椎一路舔到耳根。

“真像一条发情的……骚母狗。”

话音落下,- yang -具便狠狠地插进了祁逸的后- xue -。

祁逸尖叫,双腿张到最大,尽力让喻峥嵘冲到自己身体最深处。

喻峥嵘伸手捏住他的- ru -头,肆意捻弄起来。

“母狗就该是这副骚样,”喻峥嵘舔了舔嘴唇,开始一下一下的用力- cao -他,“到处翘着屁股求人干。”

“啊!!!”

犹如置身惊涛骇浪之中,祁逸被他- cao -的浑身燥热,鼻尖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掉。

“求你,求你干我!”翘着屁股往喻峥嵘的- yin -- jing -上套,祁逸语无伦次的恳求着,“怎么干都行!”

俯仰之间,项圈不时勒紧他的脖子,轻微窒息感让身体变得无比敏感,喻峥嵘的手无论碰到哪里,都会带来一串串颤栗的快感。

“怎么干都行?”喻峥嵘一边冷笑一边用力- cao -他,“骚母狗天天就知道发情!看见男人就管不住自己的逼!”

大- ji -巴不停地- cao -弄着祁逸的骚点,羞辱的话语带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从后- xue -沿着脊柱一路上窜,在脑海里炸开一串串火花。

前列腺高潮要来了。

祁逸脖子上的狗链绷得死紧,他半张着嘴,口水毫无知觉的流下。

“啊啊啊啊!!!”

高声尖叫中,温热的- jing -液随着喻峥嵘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从龟- tou -喷- she -出来。- she -- jing -中的祁逸大脑一片空白,无意识地缩紧着后- xue -,把里面的大- yang -具夹的舒爽无比。

“- cao -!”

喻峥嵘被他夹的心口一荡,蹙着眉在他屁股里冲刺了十来下,终于精关失守,径直- she -了出来。

终于把这场肉写完了!真是老泪纵横啊!后面咱们走走剧情吧!!!

之前录音的链接没办法复制,可以去我的微博(迷迭十三香专写bd啥啥),里面有链接。或者去网易云音乐搜索“三分春意浓”,找到电台里“/囚犯与监狱长/小道具”这个曲目,就是71的就诊录音。

第42章 老老实实,一样一样的说

男人高潮的时候,能体会到的快感往往只有- she -- jing -时的那几秒。

被喻峥嵘- cao -到- she -出来之后,祁逸却好像仍然陷在绝顶高潮里----他保持着跪趴的姿势,许久都没动。

还是喻峥嵘先回过神来,解开了他的项圈。

“咳咳,咳咳。”

祁逸软倒在他怀里,大声咳嗽起来。

“你傻啊!”喻峥嵘不住抚拍他的背,“都不知道松口气的吗?!”

“咳咳,咳咳。”

祁逸不停地咳嗽,过了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咳嗽停下之后,他趴伏在喻峥嵘腿上,把自己蜷成一团。

窒息玩法出人命的事情不是新闻,祁逸以前一直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甘冒生命危险去玩这种东西----直到今天他自己尝试了一把,才知道窒息边缘的- xing -高潮,如登极乐。

颈间一道红色的泪痕异常醒目----皮质项圈本来松紧正好,却因为做爱时的拉扯,最后还是留下了痕迹。

喻峥嵘抚着祁逸脖子上的红痕,刚想再骂几句,却被他小狗似的在身上蹭了几下,顿时没了脾气。

“以后再这样犯傻,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收拾”,其实不过是喻峥嵘自己掌握好分寸,再也不玩危险动作了而已。

对喻峥嵘和祁逸来说,做爱的快感更多来源于心理上的支配与服从,有没有新花样并不重要。

自从监室那一夜之后,喻峥嵘主动提出要和祁逸一起睡。祁逸答应了,然后他搬到监狱长卧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翻箱倒柜。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