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空荡的监室里,祁逸枕着喻峥嵘的胳膊,与他一同窝在窄小的单人床上。狂沙文学网首*发~

昨晚祁逸- she -了之后,没过多久就在喻峥嵘怀里睡着了。喻峥嵘怕他冻着,用被子裹住两人的身体,又捡起扔在地上的大衣盖在他身上。

喻峥嵘怀揣着心事,天还没亮就醒了,臂弯里的祁逸倒是睡的黑沉----他眼底黑眼圈很重,也不知道究竟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喻峥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自在黑水港重逢后,他第一次有机会这么仔细的,长久的看着他的长官。

这么多年,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还是要把他抱在怀里,心才踏实。

不知不觉,竟然就这么看到了天色发亮。

荒郊野外天寒地冻,天亮之后一声鸟鸣都没有。忽然之间,起床的铃声响彻整栋监狱大楼。

被铃声吵到,祁逸皱了皱眉头,闭着眼睛去摸旁边的闹钟,伸手却触到了一堵- yin -- shi -的墙壁。

他不解的睁开眼。

“天亮了,”喻峥嵘在他额头落下一吻,“还想睡的话换个地方,这里冷。”

祁逸眼神迷离地环视了一圈空荡荡的囚室,这才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的长官大人,你昨晚骚成那样……,”喻峥嵘侧身环抱住他,嘴唇在他脖子后面摩挲,“怪不得要把一层楼的人都赶出去,不然听着你这样叫,哪个男人受的了……”

祁逸面上一红,转身搂住他,偏头吻了上去。

床铺太过狭窄,两人拥吻的时候身体赤裸相贴,喻峥嵘的胸肌蹭着祁逸的胸口,没几下就把他的- ru -头蹭硬了。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没过一会儿,纠缠的双腿之间,两根- bo -起的- yin -- jing -磨来蹭去,具以蓄势待发。

漫长的早安吻完毕之后,祁逸小幅度的喘着气,眼神- shi -漉漉地看着喻峥嵘,眼角那颗小小的红色泪痣,把他的脸衬得分外妖娆。

喻峥嵘心里暗骂了一句妖精,伸手摩挲了几下他的后颈。

“早上的规矩都忘了?”喻峥嵘的手放到祁逸的头顶,慢慢往下压,“下去舔。”

……

一个月后,人人都知道,纳粹迷上了g监区的老俞。

这个老俞据说年纪不小,脸也不嫩,跟纳粹原来看上的那些男宠根本不是一个型。

大概有什么特殊功夫?放风的时候,囚犯们聚在一角,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偷瞄不远处正在打球的喻峥嵘。

“据说纳粹大半夜赶走了整整一层楼的人,就为好好上他。”有人压低了嗓音说道。

“啊?为什么不把他叫出去干?”旁边的囚犯不解的问道。

“情趣?”之前说话的囚犯猥琐的笑,“还有人喜欢一边干一边让人看呢。”

“啐!”有人啐了一口,“卖个屁股还要把别人半夜赶出去吹风,多大脸。”

“还成,”听到他们在说喻峥嵘,经历过那一晚的人笑眯眯地凑上来,“趴食堂睡了一晚上,加了顿好饭,还算值。”

“啧,出息,那纳粹要是天天来干他,你们岂不是天天没觉睡?”

“哈哈,再想吃没机会咯,”那人哈哈大笑,“老俞这屁股卖的可值,不说平时不用干活了,现在连监室都不住啰!”

众人听的惊叹不已,齐齐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喻峥嵘。

一、二、三,投球。

正在打球的喻峥嵘懒得理会囚犯们的目光,三步上篮,轻松把球投进了没有网的篮筐。

篮球落地,队友还没来得及捡起来,一声哨声响彻- cao -场。

放风结束了。

囚犯们听到哨声,三三两两的走向监区的入口,不一会儿就排好了队,被管教领着进了监区大楼。

喻峥嵘并不在队伍里,管教单独带着他一个人,走进了和办公楼相连的一栋多功能楼。

这楼的顶层有个小型的图书馆,平时放着些乱七八糟的书和杂志,干警公休时可以进来借书。

这个图书馆里书籍陈旧,人气惨淡,平时一直锁着,有人想进去了还得临时打电话让管事的过来开门。

不知怎的,一个月前,监狱长忽然想起了这个落满了灰的地方,他让人翻新了图书馆,又派了个囚犯过来做管理员。

这会儿,新上任的管理员被狱警护送上了顶楼,他道了谢,狱警朝他摆摆手,转身下去了。

喻峥嵘信步走到图书馆门口,摸出钥匙,打开门。

“嗯啊……”

推门进去,角落里忽然传来一声低吟。喻峥嵘脱下外套,露出被胸肌绷得快要撑开的内衣,走向发出声音的角落。

角落里,祁逸赤身露体,大腿敞开着跪在地上。他下身戴着黑色的皮革贞- cao -带,嘴里衔了一个皮革口球,口球的系带在后脑束的很紧。

除此之外,他脖子上还扣着一个两指宽的项圈,项圈上连着条金属狗链,另一端正栓在窗台的铁把手上。

喻峥嵘在祁逸面前蹲下身,用手指刮起他下巴上的口水。

“啧,”甩了甩手指,喻峥嵘在祁逸胸口擦干他的手指,“一副欠- cao -样。”

祁逸呜咽了一声,他已经很多天没有被允许- she -- jing -,现在的确是欠- cao -。

从前到后,喻峥嵘的手一寸一寸地抚摸着他的大腿和屁股,摸到股缝的时候,中指顺势插进去试了下。

“嗯,挺热,还一缩一缩的吸着,”喻峥嵘一边- chou -插一边评价道,“现在- cao -应该不错。”

祁逸跪在地上眼神迷醉的看着他,小幅的朝他摇着屁股,求着他的赏赐。

喻峥嵘笑笑,却是抽出了手指,拍了拍他的屁股。

“打完球一身汗,我先洗个澡,再考虑下是不是- cao -你。”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