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呃啊……”

饱含情欲的呻吟声慢慢响起,冬日落着雪的清晨,陷在梦境里的人们只凭本能行事。【狂沙文学网首*发~】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 xing -爱,更何况是一直被刻意饿着的祁逸。

闯进监狱长卧室的囚犯身体精壮,火热的- yin -- jing -深深埋进监狱长的身体里。他似乎熟知长官的软肋,每次- cao -弄都磨到了g点,带给长官无尽的快感。

用尽浑身解数,他把祁逸- cao -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塞满了……- sao -逼好涨,塞不下了……”

他们做爱的时候,祁逸知道什么话最能让喻峥嵘兴奋。

“要- she -了……要- she -……让我- she -……”

抬着臀被- cao -弄了许久,祁逸的龟- tou -已被- yín -液浸的晶亮,他想- she -- jing -,更想求喻峥嵘让他- she -- jing -。

喻峥嵘没有回应他的哀求,只是在一次狠狠插弄之后,忽然抽出了自己的- yin -- jing -。

祁逸迷茫地“啊”了一声,随即被喻峥嵘抓着头发,从床上拽了起来。

床头紧贴着墙壁,喻峥嵘让他面壁跪下。

“腿分开。”

喑哑的声音在耳后响起,祁逸还没反应过来,喻峥嵘的双膝就顶入他腿间,强硬地把双腿分开。

粗大的- yin -- jing -从背后再次顶入,祁逸的双手被喻峥嵘折到背后,整个人被他压在墙上狠- cao -。

黑漆漆的房间,强制- xing -的体位,下身窜起剧烈的快感。

这一切都让祁逸感到兴奋,恍惚间,他好似置身多年前夜半偷情的那间储藏室,重新回到了过往的岁月中。

随着喻峥嵘- cao -弄的节奏,祁逸双腿间的- yin -- jing -翘的老高,一丝丝的- yín -液从马眼中不断溢出,飞散到雪白的床单上。

“喻峥……嵘……”祁逸爽的话都说不清了,“小婊子不行了……让我- she -吧……求你了……”

通常这时候,喻峥嵘会说,给我忍着。

然而,今天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味埋头狠干。

祁逸的呼吸声忽然变得粗重起来,后- xue -也开始用力缩紧。

“真的不行……要……啊啊啊……要- she -了!!!啊!!!”

虽然没有喻峥嵘的允许不能- she -,但这会儿祁逸已经快被他插的快忍不住了。

随着他的一声尖叫,喻峥嵘重重地撞了一下,然后干脆的抽出了- yin -- jing -。

突然没有了身后的刺激,在高潮顶端徘徊的祁逸胸膛起伏不定,剧烈的喘息着。

高潮控制,他们以前经常玩,也是祁逸最喜欢的花样之一。

努力适应着屁股里的空虚,祁逸试图让自己慢慢降温,但还没等他平复好心跳,喻峥嵘就伸手握住了他的- yin -- jing -,轻柔地抚弄起来。

被喻峥嵘这样挑逗,祁逸刚刚下去一点的欲火“噌”的一下又窜了上来。

“给我……”祁逸在他的玩弄下毫无还手之力,“给我啊……”

喻峥嵘不为所动,仍然不轻不重的帮他撸。

祁逸急得在他手里磨蹭自己的- yin -- jing -,喻峥嵘也不阻止,直到他眉头紧皱,前头的- yín -水不停往下淌的时候,喻峥嵘才突然撤开自己的手。

“啊啊啊!!!”

祁逸屁股乱摆,疯狂的找着背后的大- ji -巴,想插进自己的后- xue -。

“求你,求求你!”

喻峥嵘的双手如铁箍般的扣着他的手腕,下身则保持着距离,不让祁逸如愿。

“求求你!求你- cao -- cao -- sao -逼!- cao -我啊!”

祁逸被欲火逼地快要疯了,不停地恳求着身后的囚犯给予自己解脱。

以往他们玩高潮控制,喻峥嵘会跟他说很多很多的dirty talk,骂他是婊子、妓女、母狗……往往越说越兴奋,最后才让他- she -。

但是今天的喻峥嵘一直没有说话,祁逸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任凭自己拼命求他,除了不时地玩弄自己之外,一直一声不吭。

“喻峥嵘!”再一次被玩到高潮边缘的时候,祁逸已经被逼到极限,“你到底要怎样!”

后背忽然被火热的身体紧紧贴住,喻峥嵘把头埋进祁逸的肩窝。

“你饶了我……”祁逸深深地吸气又呼气,仿佛这样才能缓解一丝欲火,“求你行行好……饶了我吧……”

“小逸……”喻峥嵘终于开口,声音抖的不像样,“说我想听的,说呀……”

祁逸浑身发烫,跪在喻峥嵘身前难耐地扭着腰。

“你想听什么……你到底想听什么……”

“你知道的,”喻峥嵘凑在他耳后,声音近乎哀求,“你说过的,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你就说过的……”

听到这话,一直不安分的祁逸忽然安静了下来。

喻峥嵘被这突然到来的安静弄的一阵心慌。

他放开祁逸的手,用尽全身的力气从背后紧紧抱住他----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找到一块落脚的地方。

四周漆黑,不辨晨昏。他们被深深浅浅的暗影包围着,被或好或坏的回忆裹挟着。

奇妙的巧合也好,宿命的安排也罢,谁也不能回避,谁也无法逃脱。

“喻峥嵘。”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