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温暖、安全,让人兴致勃发。【狂沙文学网首*发~】

祁逸用侧脸摩挲着怒涨的- yin -- jing -,然后一边抬眼看着喻峥嵘,一边把他龟- tou -上流出来的- yín -液,涂满自己的嘴唇。

“吃进去,婊子。”

得到许可之后,祁逸的唇舌带着薄荷的凉意,急不可耐地吞下囚犯火热的- yang -具。

喻峥嵘五指插入他脑后的发中,把他的脸往自己胯下再压了压。

一声干呕不意外的从身下传来。

“下次再让我看到烟,我让你用逼洞抽个爽。”

“唔唔。”

祁逸说不出话,只能卖力吞吐以示顺从。

“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喻峥嵘大剌剌地靠在椅子上,让祁逸跪在腿间服侍,“只知道自己爽,只知道天天张着腿等- cao -!”

祁逸一声呜咽,他的- yin -- jing -就快要顶破裤子的前襟,双腿也情不自禁的分的更开。

喻峥嵘把- yin -- jing -深深埋进他嘴里,弯腰伸手在他股缝里摸了一把----监狱长果然穿着那天被他剪破的裤子,里面还是真空。

“逼都露在外面,还要扮警察?”喻峥嵘用掌掴他的臀,“哪个高级警督会翘着屁股做卖逼的婊子?”

祁逸紧紧吸住他的- yin -- jing -,难耐的扭动着腰,真似一个夜总会里穿着情趣装的男妓,露着屁股在给自己的金主口- jiao -。

“这是什么?”喻峥嵘的手指略略抠进祁逸的后- xue -,“逼洞里夹了什么玩意儿?”

一把推开正帮他口- jiao -的祁逸,喻峥嵘命令道:“衣服扒掉,趴桌上去。”

嘴角还挂着一丝- yín -液,祁逸跪着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起身趴伏到办公桌上。

火热的- ru -头贴到冰凉的桌面上,他难耐地摩擦了几下。

喻峥嵘也脱掉自己的裤子,从椅子上起来。他站在祁逸身后,一手掰起他的右腿,架到桌子上。

监狱长于是被迫翘着屁股,等- cao -。

“掰开给我看看,里面夹了什么下流玩意儿。”

祁逸用自己的双手颤抖着掰开臀缝,露出里面的情景。- shi -漉漉的入口处,一支紫色的按摩棒若隐若现,这正是那天喻峥嵘扔在床上,让他每天晚上戴着睡的- xing -玩具。

视线在祁逸的- xue -口巡梭许久之后,喻峥嵘用手指勾住按摩棒外面的勾环,把玩具慢慢从他身体里拉出来。

“啊……啊……”

整个过程漫长而折磨,祁逸双手扒着自己的屁股,脸贴在桌面上不停地呻吟。

“噗”的一声轻响,按摩棒终于被全部拉出来。祁逸的- xue -口迅速闭拢起来,却因为长时间的扩张,始终留下一道空隙,随着他的呼吸起伏若隐若现。

眼前这情景太过香艳,喻峥嵘脑子里“轰隆”一声巨响,眼睛都被- xing -欲烧的血红。他双手扯住祁逸制服裤子上的破洞,“次啦”一下,使蛮力彻底撕了开来。

被舔的晶亮的硕大- yin -- jing -顶到祁逸的臀缝间,喻峥嵘反拧住他的双手,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啊!!!!!”

喻峥嵘力气用的太大,祁逸被他顶的又爽又痛,整个人都往前挪了位。

“谁让你动了?!”喻峥嵘双手捏住他的腰,把整个人拖了回来,“挨- cao -的时候谁让你动了?!”

虽然扩张了几天,喻峥嵘完全- bo -起的- yang -具对祁逸来讲还是太大了,他用后- xue -吃力的夹着大- yang -具,甚至能感受到- yin -- jing -上经脉的搏动。

“- cao -!”身后的喻峥嵘爽到飙脏话,“卖逼货果然有一套!”

第29章 骚货,我花钱是让你来爽的?(h)

“啊嗯……”

祁逸被喻峥嵘压在办公桌上,一下下地- cao -干着。剧烈的快感潮水般的从下身一波一波涌来,大- yang -具- cao -的他心口发热,头脑发麻,只知道流着口水张口呻吟。

喻峥嵘有无限的欲望要发泄在祁逸身上,祁逸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眼神,每一次呻吟都让他着魔似的喜欢。

没入狱的时候,工作占据了喻峥嵘大部分的时间,他偶尔会去s市郊区的城堡俱乐部玩一玩。这个俱乐部的男孩身体漂亮,服侍的也算尽心,还有不少愿意跟他。但对喻峥嵘来说,再漂亮也不过是个泄欲的玩物,他经常换人,从没跟谁保持过长久的关系。

甚至到后来,他对- xing -的欲望一减再减,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

直到他进了黑水港,再次见到祁逸。

在那间昏黑的禁闭室里,光想着祁逸的脸,他都会迅速- bo -起。吃了一次,不够,再一次,还是不够。

俯身下去,喻峥嵘咬住祁逸的耳垂,细细地啃噬。

“小婊子屁股翘那么高,”喻峥嵘嘴唇紧贴他耳边,抽出一半- yang -具,再缓缓插进去,磨过他的骚点,“这几天有没有想过我?”

“啊……啊……”祁逸半张着嘴,扭动着高高翘起的臀,“想……”

“用哪里想的?”喻峥嵘干脆扯下他破败不堪的裤子,一手抚摸着他涨痛的- yin -- jing -,“这里……”

“还是……”握住他的- yin -- jing -,喻峥嵘的下身狠狠地撞进去,“这里?!”

“呃啊!”

祁逸尖叫一声,后- xue -缩得厉害,他身体不断地拱动着,用自己的- yin -- jing -摩擦着喻峥嵘的手。

喻峥嵘蓦地松开手。

“骚货,我花钱是让你来爽的?”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