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苏毅的到访,让喻峥嵘到黑水港以后第一次得到外界准确的消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没心思聊天打屁,躺在床上闭目盘算今天听来的各条线索。

和丛薇的夫妻情分早就断了,这些年来大家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只为了共同的利益吊着一线名分。但她这次既然做了选择牺牲自己,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赶尽杀绝才怪。

这些年来挣下的家业通过复杂的安排藏在几个离岸公司的账户下,喻峥嵘有信心不让丛家父女查到钱在哪里,但却没办法控制他们不去伤害跟过他的人。唯有关照外面的兄弟们尽力装孙子,混的越落魄越不容易引起怀疑。

事情千头万绪,全交给苏毅去办真是不放心,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还有祁逸。

没出事之前就想和丛薇离婚,彻底摆脱丛家的背景。那时他想,如果祁逸还单身,是不是能重续前缘。

就算祁逸不是单身,只要他过的不好,喻峥嵘都想把他抢过来,留在自己身边,再也不要放手。

可现在看来,自己又有什么能力去找祁逸呢?喻峥嵘苦笑。

所以说人哪,在高处的时候最容易自我膨胀,看不清身后的危险。

这十年来,喻峥嵘凭着自己的努力再借上丛家的背景,事业一直顺风顺水,早就忘了失败为何物,却不知丛港生早看出来他的异心。

喻峥嵘知道的事情太多,本身又野心勃勃。他握着大笔的财产,要是背叛丛家,还真让人头疼。既然无法拿捏掌握,那就干脆污他个罪名,顺便把咄咄逼人的戚荣送进监狱。

这真是一步好棋。即使深陷囹圄,喻峥嵘也不得不佩服这只老狐狸的精明果断。

自己差了一手,只能愿赌服输。

不过,棋局还未到最后,谁知道数子的时候,赢家是黑是白?

更何况,能在黑水港遇到祁逸,简直是老天对自己的恩赐。

想到这里,喻峥嵘的嘴角微微翘起。只是这家伙,不知要再熬几天,才会来找自己?

以喻峥嵘对祁逸的了解,他被吊着胃口,从来熬不过三天。

以前同居的时候,他也对祁逸做高潮控制,到第三天的时候,祁逸往往是又哭又求,为了能满足- xing -欲,让他做什么都毫不犹豫。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不知道变成了监狱长的祁逸,是不是有所长进?

临近傍晚,喻峥嵘手上做着活,心思一直飘在监狱长浑圆的屁股上,都没注意到车间门口来了一个盖世太保。

“90776,出来。”

这一声吼,车间里的犯人们眼光齐刷刷的望向喻峥嵘。

很多人都听说了他被纳粹看上的消息,有人信,有人将信将疑。但这会儿,他又被盖世太保这么叫出去,男宠身份算是坐实了。

众目睽睽之下,喻峥嵘从容起身,跟着盖世太保离开了车间。

去监狱长办公室的路仍然漫长,喻峥嵘这次没被铐住,他跟在盖世太保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

门口值班的狱警愁眉紧锁,见到他们过来松了一口气,赶紧敲了敲监狱长办公室的门。

“长官,90776带到。”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过了好久之后,才传来祁逸的声音。

“让他进来。”

喻峥嵘推门进去的刹那,差点被呛到咳嗽。

整个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祁逸坐在办公桌后,手上夹着一支烟,正一口接着一口地抽着。

喻峥嵘忍着咳嗽走到祁逸的办公桌前,挥手赶开面前的烟雾,这才看清他的脸。

祁逸的眼底泛着血丝,嘴唇有些干裂,显然是没睡好。

偌大的办公桌上只摆了一个烟灰缸,里面塞满了烟头,散发着一股子颓废的气味。

坐在皮制办公椅上的祁逸焦躁地看了喻峥嵘一眼,又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

喻峥嵘伸手拿走他指间的烟,径直碾熄在办公桌上。

然后,他绕过桌子走到祁逸面前,掰起他的脸。

弯腰俯身,在两人的嘴唇几乎要相触的时候,喻峥嵘皱了皱眉头,厌恶地放开了祁逸。

“滚去洗干净你的嘴。”

第28章 卖逼货果然有一套!(h)

被嫌弃的监狱长二话没说,推开椅子,站起来去了洗手间。

须臾,流水的声音隔着门传来。喻峥嵘侧耳听了一下,确认祁逸在刷牙。他动手开窗通风,倒掉桌上的烟灰。

洗手间里的流水声响了好久才停下。停顿之后是一阵静默,又过了许久,响起冲水的声音。

足足半个小时后,祁逸才推门出来。他脸色苍白,嘴唇却因为流水的滋润,看上去鲜艳而柔软。

喻峥嵘正坐在他的位子上,看着窗外灰扑扑的风景,听见祁逸出来,他动都没动。

“跪下。”

注视着喻峥嵘的背影,祁逸抿着唇,在洗手间门口缓缓下跪。

双手交握背在身后,双腿分开与肩同宽,腰背挺直,臀部微微抬起。

不知过了多久,喻峥嵘终于看够了外面的风景,徐徐转动椅子,转过身来面对他。

“洗干净了?”

祁逸眼神低垂,点了一下头。

“说话。”

祁逸抬头,与他目光相触。

“洗干净了。”

“上面还是下面?”

祁逸呼吸一紧。

“……都洗干净了。”

喻峥嵘略略分开双腿,指了指胯下。

祁逸深吸了一口气,刚想站起来,被他的眼神一压,又跪了下来。

双手在背后绞得死紧,祁逸一步一步,膝行到他面前。

跪倒在喻峥嵘胯下的时候,祁逸自然而然的用嘴衔住他的裤子,往下拉开。

头脑可以忘掉的记忆,身体却无法抹去。喻峥嵘的气息好似镌刻在内心深处的一个烙印,当把头埋进他双腿之间的时候,所有过往的感觉如潮水般涌来。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