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祁逸被他插的毫无还击之力,裸露在外的- ru -头早已硬如红豆,不停起伏的胸膛也变成了粉红色。

“以后再敢偷吃,我- cao -烂你的嘴!”喻峥嵘的- yin -- jing -一下下狠撞进他嘴里,“听到了吗?!”

“呜……呜呜……”

祁逸想点头,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不受自己的控制。

嘴,身体,- yin -- jing -,后- xue -……头脑。

无论经过多少岁月,一切的一切,他的身心全都属于面前这个人,从来未曾改变。

仰望着喻峥嵘,就算被他- cao -地死去活来,祁逸还是努力裹住牙齿,尽力往里吞咽着喻峥嵘的- yin -- jing -。

而喻峥嵘在狂暴地- chou -插之后,忽然抽出自己的- yin -- jing -。

“唔,咳咳,咳……”

祁逸狼狈地咳嗽起来,整张脸上涕泪横流。

喻峥嵘一手快速的撸着自己的- yin -- jing -,另一手抓起他的头发。

“舌头伸出来!”

祁逸跪在喻峥嵘双腿之间,竭力朝他伸出自己的舌头。

再重重地撸了几把之后,喻峥嵘挺动腰肢,对着祁逸的脸- she -- jing -。

乳白而浓稠的- jing -液- she -了祁逸满头满脸----眉毛、鼻子、脸颊、嘴唇、舌头……到处都淋上了喻峥嵘的味道。

“舔干净,婊子。”

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的喻峥嵘把- yin -- jing -塞进祁逸嘴里,让他帮自己清理- yin -- jing -。

被- jing -液浇了满脸的祁逸此刻已是欲火焚身,他拼命舔吸着喻峥嵘刚刚发泄过的- yin -- jing -,仿佛这样可以缓解自己的一丝欲火。

待祁逸舔干净之后,喻峥嵘从他嘴里退出来,穿上自己的囚裤。

“喻峥嵘……”祁逸看着他,难受的快要哭出来了。

喻峥嵘拔掉他后- xue -里的钢笔,从他手心里取出钥匙,打开了手铐。

祁逸跪了许久,开了手铐之后他双手一下撑到地上,站也站不起来。

喻峥嵘干脆把他横着抱起来搬到沙发上,揽在自己怀里。

“难受?”

第24章 长官,你嘴上工夫不错,但是下面紧的让人倒胃口。

“呃……啊……”

祁逸窝在他怀里,说不出一句整话。

喻峥嵘先是隔着裤子摸了摸他的- yin -- jing -,又伸手进裤子里摸他的后- xue -。

“哪里难受?前面还是后面?”亲了一下他鬓角的头发,喻峥嵘说道,“都- shi -的要命。”

祁逸闭着眼睛靠在他怀里,难耐地扭了几下。

“都难受。”

喻峥嵘的手指勾进他后- xue -,深深浅浅地- chou -插了几下。

“呜……”

祁逸的屁股紧紧咬着他的手指,整个人都蜷了起来。

“还是太紧,”喻峥嵘说着,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后面还不好用。”

祁逸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臂,指甲都掐进了他肉里。

喻峥嵘皱了皱眉头:“爪子松开。”

祁逸松开手,离开寸许之后又抓紧了他的衣服,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喻峥嵘,一副饥渴的欠- cao -样。

喻峥嵘拍了拍他的屁股,哄道:“没事,慢慢练,练好了就- cao -你。”

祁逸呜咽了一声,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喻峥嵘的手指抚上他的脸,把脸颊上的- jing -液徐徐抹开,须臾又摸到他裤裆底下,缓缓揉捏。

“告诉我,这里什么时候能- she -?”

熟悉的问题,明确的答案。

“……你想让我- she -的时候。”祁逸闭着眼答道。

“乖了,”喻峥嵘满意他的答案,“浴室有吗?”

祁逸无力地点头,给他指了一扇门。

喻峥嵘解开他的裤子前襟拉链,放出里面快要撑爆的- yin -- jing -。

“小狗爬进去,我帮你清理一下。”

说完喻峥嵘把他放到地上,自己往浴室走去。

监狱长无奈,只得半裸着上身,挺着- yin -- jing -,四肢着地跟着他往浴室爬去。

办公室附带的浴室铺了黑白相间的马赛克地砖,硕大的白色铸铁浴缸放在正中间,靠墙还有一个独立的淋浴房,玻璃擦的锃亮。

喻峥嵘环视了一圈,脱掉自己的囚衣囚裤,走进淋浴房打开了花洒。

“过来。”

祁逸跟着他的指令,爬进淋浴房里。

喻峥嵘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一边帮他脱衣服,一边摸他的身体。

- ru -头、腰侧、- yin -- jing -、后- xue -……祁逸顺从的跪在那里,任凭喻峥嵘一点一点,摸遍他的全身。

脱裤子的时候,喻峥嵘让他换了个姿势,靠进自己怀里。祁逸光裸的屁股向后一靠,触到了硬邦邦的热物,他发现喻峥嵘又硬了,顿时摇着屁股开始蹭他的- yin -- jing -。

“别闹!”

喻峥嵘重重地拍了下他的屁股,然后取下花洒龙头,把水调冷,对着两人的下身冲去。

冰凉的流水抚过两人硬挺的- yin -- jing -,过了好一会儿,才浇灭了囚犯和监狱长的欲火。

见祁逸的下身终于软了下来,喻峥嵘调高了水温,手上倒了点沐浴露,开始帮他洗澡。

蒸汽慢慢在浴室里弥漫开来,白色的水雾中,监狱长一言不发,任凭囚犯帮他洗掉了脸上的- jing -液和后- xue -的滑液。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