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从他嘴里取下已被唾液浸透的钢笔,喻峥嵘命令道:“嘴巴张着,口水不许咽。”

祁逸不敢闭上嘴巴,也不敢吞口水。气还没喘顺,他只觉后- xue -一凉,滑腻而坚硬的钢笔顶到了后- xue -的入口。

“小逼自己吃进去。”

喻峥嵘说着,把钢笔缓缓往他后- xue -里推,监狱长努力放松着自己的后- xue -,在唾液的润滑下,大半支钢笔顺利没入了后- xue -。

喻峥嵘试着- chou -插了几下,把祁逸弄的叫了起来。

“一支笔就骚成这样,- ji -巴插进去你还不得骚死?”喻峥嵘松开手,“自己来。”

祁逸摸索着捏住钢笔露在体外的部分,然后开始缓缓- chou -插。

“啊,啊……”

翘着屁股跪在地上的监狱长嘴角流着唾液,正用反铐在背后的双手握住平时签字的钢笔,在囚犯的注视下,不停地- chou -插自己的- gang -门。

喻峥嵘双手抱胸站在他面前,轻踢了一脚他的下身。

“唔……”

祁逸瑟缩了一下,随即在喻峥嵘冰冷的眼神中重新挺胸翘臀。

“硬的快把裤子都戳破了,”隔着裤子,喻峥嵘用脚尖戳弄他的- yin -- jing -,“什么时候开始硬的?”

“跪,跪下的时候。”祁逸红着脸答道。

膝盖着地的那刻起,他的- yin -- jing -就开始- bo -起了。

“祁逸,你真他妈贱,”喻峥嵘冷笑一声,把自己的裆部贴到他脸上,“我在外面,没碰到过比你更贱的狗。”

祁逸情迷意乱地吸着他胯间的气息,用脸贴着喻峥嵘的囚裤,感受他- jing -- bo -起的形状。

喻峥嵘挺了一下胯,- yin -- jing -隔着裤子顶在祁逸脸上。

“想吃吗?”

第23章 你这张嘴给很多人- cao -过?(调教)

“想……”

祁逸伸出舌头,隔着囚裤胡乱舔着喻峥嵘的- yin -- jing -。

喻峥嵘一把推开他。

“后面手不要停,把自己插骚了就赏你。”

祁逸偏过头去,难耐地呻吟了一声,随即把膝盖分的更开,双手握住钢笔,在背后不停地- chou -插自己的后- xue -。

“看着我,”喻峥嵘蹲下身,与他平视,“看不见你的脸,我怎么知道你够不够骚?”

祁逸转过头来看着喻峥嵘,他脸色潮红,额头汗- shi -,眼神里除了情欲,还有一点说不清的东西。

妈的,越来越会勾人了。

喻峥嵘面似平静,心里和裤底早就翻了天,真是用尽了平生的忍耐力,才维持住了自己那副冷面孔。

- chou -插之间,祁逸找到了钢笔触碰g点的角度,顿时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腰肢也微微摆动起来。

“找到骚点了?”喻峥嵘一边说,一边开始解他的制服纽扣,“好好记得在什么地方,以后被干的时候自己磨。”

祁逸呻吟般地“嗯”了一声,喻峥嵘纽扣才解到一半,听了他这声鼻音,双手用力直接扯开了他的制服,露出大片光洁的胸膛。

“啊……”

皮肤触到微凉的空气,- ru -头暴露在囚犯的视线下。被这样粗暴的对待,监狱长却快感更甚。他一边继续手上的活儿,一边朝喻峥嵘挺起自己的胸。

喻峥嵘毫不客气地捏住他挺立的- ru -头,用指甲刮蹭几下之后,手掌下的身体不意外地传来一阵颤抖。

“这里还是那么骚……”喻峥嵘随手甩了他一记耳光,“当了监狱长也没治好你的骚病?”

祁逸被他打的呼吸一滞,脑子里短暂地空白过后,情欲像潮水般地席卷而来。他- chou -插自己后- xue -的手越动越快,腰肢摇摆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跪在地上的祁逸微仰着头,还不自觉地探出自己的舌尖。

喻峥嵘把食指和中指伸进他嘴里,立刻被舌头紧紧裹住,又舔又吸,吃的啧啧有声。

舔了一会儿之后,祁逸嘴里含着喻峥嵘的手指,微微扬起下巴,媚眼如丝地看他。

喻峥嵘被他看的脑子轰的一热,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把手指换成又硬又粗的- yin -- jing -捅进了监狱长嘴里。

“啊……”

含住的那刻,两人同时发出满足又叹息的声音。监狱长积蓄已久的口水从嘴角漫出,长长的银丝沿着下巴一直落到胸膛上,反- she -出- yín -靡的光。

用嘴巴裹住牙齿,祁逸的舌头灵活地卷上嘴里的巨物,除了舔吸,他还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喻峥嵘的- yang -具直抵喉口。

“下面不行,上面功夫倒是还在,”喻峥嵘老不客气地在他嘴里- chou -插,边- cao -他的嘴边问道,“你这张嘴给很多人- cao -过?”

“还是……被一个人- cao -过很多次?”

无论是哪个问题都让喻峥嵘生气,他双手按住祁逸的头,不管不顾地开始用力- cao -他的嘴。

祁逸嘴里塞满了他的大- yang -具,哪里有机会回答问题。喻峥嵘只当他是默认,心里的妒火蹭蹭的上蹿,闷着头- cao -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祁逸双手被铐在身后,完全反抗不了他的暴行。离开喻峥嵘的日子里,他根本没和人发生过- xing -关系,就算有,凭他这张冷脸,又有谁敢这么对他?

然而,无论是以前作为喻峥嵘的情人,还是现在作为黑水港的监狱长,这样张着腿下贱地跪在地上,让喻峥嵘把他当作泄欲工具一样对待,都让祁逸浑身炽热,- xing -欲高涨。

“贱货!”喻峥嵘一把抓起祁逸的头发,把他的头皮抓的一阵发麻,“少喂几顿就出去偷吃!”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