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18章 “长官,闻到了吗?母狗发情的味道。狂沙文学网首*发~”(h)

喻峥嵘这句话出口,怀里的祁逸忽然就软了下来,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真的……太想了,”喻峥嵘狠狠地嗅着他颈边的气息,一手急切地撕扯他的警裤,“你有没有想过我?”

祁逸摇头,他试图摁住喻峥嵘的手,手指却颤抖着使不上力。

身后的囚犯像是头见了血的野兽,用蛮力直接拉下了监狱长的警裤,一手摸上他光裸的屁股。

“喻峥嵘!”祁逸如梦初醒,扭着腰躲开他的手,“你敢!”

喻峥嵘强硬地揽过祁逸,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龟- tou -就往他后- xue -里顶。

“我- cao -我的小婊子,有什么不敢?”

下身热的像是着了火,此刻就算天崩地裂也拦不住他。喻峥嵘抓着祁逸- xing -急地往里插,却因为后- xue -太紧,弄了半天只卡进去半个龟- tou -。

“- cao -!”见实在插不进去,喻峥嵘急地想骂娘,“怎么这么紧?你后面多久没用了!”

祁逸不作声,双手的指甲都抠进了墙壁上的隔音棉里。

强忍住直接插爆的欲望,喻峥嵘挺着- yin -- jing -,一下下地撞着祁逸的屁股。右手则抚过臀缝,沿着会- yin -一路向前,一直摸到他的- yin -- jing -。果不其然,监狱长的- yin -- jing -又热又硬,已经完全翘了起来。

喘着粗气,喻峥嵘用手撸了几把祁逸的- yin -- jing -,指尖沾满了龟- tou -吐出来的滑液。

他举起手,把手指上的滑液反复抹到祁逸的鼻子下面,强迫他闻自己的味道。

“长官,闻到了吗?”喻峥嵘舔了舔自己的手指,“母狗发情的味道。”

祁逸鼻翼翕动,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呻吟。

喻峥嵘朝自己手上吐了点口水,混着祁逸的- yín -液抹在自己的- yin -- jing -上,再次抵到祁逸的肛口。

祁逸挣扎了几下,却好似把自己的屁股往他- ji -巴上送。

“别急,别急,”饿久了的囚犯双手抓住他的胯,狠狠的插了进去,“这就- cao -你!”

“啊啊啊!”

他一下插到祁逸身体最深处,如愿听到了他的叫声。

十年的思念和难耐的欲火交织在一起,被温柔包裹的那一刹那,喻峥嵘小腹抽紧,竟然有点想哭。

“祁逸……”他闭起眼睛,从背后牢牢抱紧祁逸,感受着这刻难以形容的舒爽。

祁逸身体微颤,一言不发,任由他抱着自己。

须臾,喻峥嵘吸了口气,小幅度的抽动起来。

祁逸下面的确是紧,喻峥嵘用尽自己的克制力,耐心- cao -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顺畅起来。

狭小的禁闭室里,他的- yin -- jing -和卵蛋一下下地撞击着祁逸的屁股,“啪啪”地声音环绕在两人耳边,让人面红耳赤。

“咬的那么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处,”喻峥嵘双手按上他的肩膀,往下一压,把祁逸压地跪倒在地,“这里这么多饥渴的犯人,没人要干你吗?”

把祁逸的警裤扒到脚踝,喻峥嵘反剪了他的双手,让他脸贴着地面,肩膀着地跪伏在自己身下。

“屁股翘高趴好。”

喻峥嵘单膝跪地,抽出- yin -- jing -调整了一下角度,再次狠狠地插进去。

“啊!”

这下狠- cao -,一直极力忍耐的祁逸没忍住,带着哭腔叫出了声。

“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姿势,”喻峥嵘照着熟悉的角度,一下下地狠干着祁逸,“老子就这样亲自帮你开的苞,把你的小逼- cao -开,- cao -松。”

粗大的- rou -棒一下下摩擦过前列腺,剧烈的快感侵袭全身,祁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喻峥嵘每次干进去的时候,都能听见他的浪叫。

厚厚的隔音棉加上十公分厚的铁门,禁闭室的隔音功能原是为了方便狱警教训囚犯,没想到却便宜了喻峥嵘,在里面怎么- cao -祁逸都不会让外面人听到。

羞辱声、浪叫声、粘腻的水声,肉体的撞击声充满了昏暗狭窄的空间,祁逸被迫像条狗一样跪伏在地上,屁股里还插着男人的- yin -- jing -。

微酸的- yín -靡味道混合着囚室腐败的气味不断侵入鼻腔,祁逸被干的神智全无,恍惚中又回到了过去的岁月里,每到此时,他总是用尽全身力气,强忍住- she -- jing -的冲动,祈求身后的人给予快乐和解脱。

“唔唔。”祁逸躬起身子,后- xue -不停地紧缩起来。

喻峥嵘太熟悉他的身体了,一见他这样,就知道快被插- she -了。

就在祁逸快要攀上高峰的当口,喻峥嵘忽然扣住他的腰,故意停在那里。

“啊啊啊!”

祁逸剧烈摆动自己的臀,下面的嘴一口接着一口主动吞吐着喻峥嵘的- rou -棒。

“婊子就是婊子,”喻峥嵘不许他自己动,双手按下他的腰,用全身力气撞进他的后- xue -,“- cao -狠了就显了原型。”

每一下撞击都换来监狱长的一声尖叫,在没有抚慰的情况下,监狱长翘着屁股跪在地上,活生生地被- cao -- she -了。

他的- jing -液一股接着一股- she -在地上,后- xue -紧紧地咬住喻峥嵘的- yin -- jing -,高潮中的监狱长失神的望着昏暗的地面,任由身上的囚犯用力耸动着,把浓稠的- jing -液- she -进自己身体深处。

第19章 求您留我一条命

“滴哒。”

角落的自来水龙头滴下水珠,跌在水泥砌成的水池里,摔的粉身碎骨。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