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怎么,被- cao -尿了?”明知道不是失禁,喻峥嵘故意恶质地戏弄他,“刚刚跟你唱歌的女生,知不知道你会被男人- cao -尿,嗯?”

祁逸不敢说话,他别过头去,露出泛红的脖子和一小节锁骨。

喻峥嵘爱死了他这股子怕羞的骚劲,每次看到祁逸这幅模样,他总忍不住加速再加速,把祁逸往死里- cao -。

吵闹的歌声隔着一道门传过来,包厢里似乎集体在嘶吼某首粤语快歌,嘈杂的歌声一时充满了小小的洗手间。

这烦嘈的声音里,时不时夹杂着祁逸的呻吟,喻峥嵘合着节奏越- cao -越快,大- yang -具一刻不停的捣弄着祁逸的后- xue -,直把他- cao -地泣不成声。

“要- she -了,啊啊,要- she -了!”祁逸尖叫,这场合也让他太兴奋,没等喻峥嵘- she -- jing -就先- she -了出来。

喻峥嵘来不及和他计较,重重地撞了几下,把- yin -- jing -牢牢地契进祁逸后- xue -,在副歌的高潮里,一股一股的把- jing -液- she -进他身体里……

包厢里的粤语歌终于到了尾声,鬼哭狼嚎声渐渐停歇,洗手间里的两个人刚刚经过了激烈的情事,也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小婊子,你怎么能……怎么能那么骚呢?”喻峥嵘叹息着,一下一下地吻干祁逸脸上残留的泪滴,“骚的我连女人都不想要了。”

祁逸蓦然抬头,睁大了眼睛看着喻峥嵘:“你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跟你- cao -- cao -上瘾了,把女人甩了,”喻峥嵘按住他的胯,缓缓抽出自己的- yin -- jing -,“满意了吧?”

祁逸猛然捂住自己的嘴,眼泪不受控制地缓缓流下。

“啧,哭什么,”喻峥嵘撇嘴,“我就是受不了娘们的娇气才跟你在一起,你别动不动就给我哭。”

祁逸捂着嘴猛烈摇头,眼泪却不受控制的越流越多。

喻峥嵘无奈摇头,低头瞥见祁逸大腿根上沾着从后- xue -流出来的- jing -液,他转身从洗手台上抽了张擦手纸,草草地擦掉他腿上- jing -液,又把纸卷成圆柱体,缓缓塞进祁逸的后- xue -。

呻吟声中,内裤和牛仔裤都被完好的拉上,喻峥嵘细细地整理了两人的衣服,确保看不出刚刚欢爱过的痕迹。

“我的东西你给我好好含着,等会儿再有女人招你,可给我想明白了,这逼是谁专用的。”

祁逸猛然点头,眼里满是欣喜的光。

喻峥嵘还不满意,伸手重重拍了下他的屁股。

“说,谁专用的?!”

“喻峥嵘!”

祁逸说着,双手搂上喻峥嵘的脖子,激动地吻住了他的唇。

第16章 穿什么衣服,吃什么东西,和谁交往,做爱姿势,- she -- jing -次数。

往事如烟。

身着制服的祁逸坐在办公桌前,手指无意识地轻抚嘴唇。

这么多年过去,那天他和喻峥嵘的初吻,回想起来,居然历历在目。

祁逸甚至还记得,那晚他真的一直含着喻峥嵘的- jing -液坐在ktv包房的角落里,直到天亮散场。

喻峥嵘皱了皱眉头,喻峥嵘在唱歌,喻峥嵘在喝酒,喻峥嵘的眼神瞟了过来,嘴角挂着笑……

回忆里的镜头,都是他,梦里的面孔,只有他。

十几年前不同于现在,同- xing -恋是无法宣诸于口的秘事。但那天以后,喻峥嵘真的没有再找女朋友,他和祁逸避着所有人的耳目,厮混在一起。

大四的毕业季很快来到,喻峥嵘成绩全优,又是学生会主席,评上了优秀毕业生,顺利拿到了顶级券商公司投行部的offer。

祁逸则通过校园招聘,中规中矩地进了一家银行的信贷部,做初级职员。

喻峥嵘不是s市人,毕业后他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祁逸是本地人,却说服了父母,和喻峥嵘住在一起。

走到同居这一步,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再是纯炮友,但和一般的情侣相比,又有极大的不同。

相处了这几年,祁逸已经完全明白,喻峥嵘为什么要放弃女人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他是个不折不扣的s,喜欢掌控一切,不仅在床上,甚至是祁逸的所有社会关系和行踪。喻峥嵘清楚的知道这种掌控欲不正常,所以并未施加到任何女朋友身上,却对喜欢受虐的祁逸为所欲为。

在学校里的时候限于客观条件,喻峥嵘还算收敛,同居以后,他几乎是变本加厉地控制着祁逸的生活。

穿什么衣服,吃什么东西,和谁交往,做爱姿势,- she -- jing -次数。

最糟的是,祁逸对他这些变态的掌控,不仅不反抗,反而甘之如饴。潜意识里他甚至觉得,被喻峥嵘这样控制着的自己,才是安全的。

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祁逸从没有想过未来。

转眼两人同居已经一年,喻峥嵘的工作越来越忙,大段的时间在外出差,一个月没几天在家。虽然他和祁逸天天联系,规定着他做这做那,但两人见面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难得的相处时光,几乎都用来疯狂的做爱。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祁逸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却也不敢细想。

没想到的是,该来的总是会来,怎么躲也躲不掉。

那日喻峥嵘天亮才回来,一身宿醉后的气息,神智却是清醒无比。

祁逸迷迷糊糊的醒来,睁眼便见到他坐在床边正看着自己,下意识地凑过去想帮他口- jiao -,却被阻止了。

“醒了的话就起来,我买了早饭。”喻峥嵘说话的时候并不敢看他,说完就去了客厅。

祁逸被他的反常彻底惊醒了,他翻身下床,默默洗漱。

两人在餐桌旁无言对坐,须臾,喻峥嵘开口。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简单。做学生的时候由着自己的- xing -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现在才知道那是对对方的不负责任。”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