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电脑屏幕里的喻峥嵘很安静,他一口一口嚼完了馒头,走到自来水龙头旁喝了口冷水,然后继续躺在床上,眼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办公室里的祁逸看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撬开来,看看究竟为什么,狼狈成这样还能这么嚣张。

然而转念一想,祁逸又觉得不那么生气了。

这太像喻峥嵘能做出来的事了----胆大包天,老于人情,又自私自利。

祁逸回想从前,从远处看着他八面玲珑的周旋在同学和老师中间,那时的自己真是看到喻峥嵘笑一下,都能开心半天。

光- yin -里的片段陆续闪现眼前,祁逸闭了闭眼睛,苦笑。

跟踪的事情被戳穿之后,除了上课的时候看着喻峥嵘的背影,他真是什么也不敢做了。

原以为只能这样无望的熬到毕业,却被喻峥嵘糊里糊涂的拉上了床,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羞没臊和他偷情。

对喻峥来说是纯炮友关系,祁逸却从一开始就满怀爱意。他从来没掩饰过自己的心意,但也没奢望过喻峥嵘的回应----对他来说,能和男神做炮友,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表面上,喻峥嵘一直和隔壁的系花谈着恋爱,祁逸不会计较,他甚至害怕万一他们的事曝光,喻峥嵘就此和他绝交,回归直男生活。

命运的齿轮转动的时候,偶尔也会出现偏差。就在祁逸别无所求满足现状的时候,事情竟然出现了转机。

大三下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恰逢喻峥嵘生日,班里同学张罗着要给他过生日,大家在一间ktv订了豪华包厢,连祁逸都拉上了。

人都坐停当之后,音乐响起。第一首歌刚进前奏,忽然有人问寿星:“老大,嫂子呢?还没考完?”

“不知道,分手了。”喻峥嵘说着,往嘴里扔了颗花生米。

一石激起千浪,正要唱歌的人也停了下来。喻峥嵘和女友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一对金童玉女,分手这么个大八卦,当然引人瞩目。

----就连坐在角落里的祁逸,都不禁听的砰砰心跳。

“老大,没开玩笑吧?”有人小心翼翼地求证。

“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喻峥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谁,前奏都结束了,唱啊!”

在他的催促下,点了歌的同学无奈开始唱歌。感情的事毕竟敏感,众人猜他是不想多说,便识趣的转了话题。

祁逸心里七上八下没个定论----喻峥嵘分手了他当然高兴,但要是他因为分手而伤心消沉,那祁逸宁愿为他把系花给求回来。

一晚上,祁逸都悄悄注视着人群中间的喻峥嵘,只见他玩的兴致高昂,看不出半点伤心模样。

期末,大家都考试周折磨的够呛,都憋着劲想疯玩。于是这么一唱就唱到了深夜,每个人都唱了几首歌,连祁逸都被拉着跟一个女生对唱,还被赞好听。

除了唱歌,酒也是叫了不少,凌晨的时候,桌上的啤酒空瓶已经堆的放不下,寿星喝的最多,这会儿已经摇摇晃晃了。

“我去,去洗手间。”

喻峥嵘站起来,走到祁逸身边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祁逸赶紧起身扶他,喻峥嵘大半身体靠在他身上,还自然的伸手环住他的肩,半点没跟他客气。

“小逸扶我去,去厕所。”

喻峥嵘的话对祁逸简直是圣旨,顾不上旁人的眼光,祁逸扶着他,一步一步挪到门口。

豪华包房附带的洗手间就在隔壁,大门又厚又重,祁逸用力顶开大门,把喻峥嵘架了进去。

谁知洗手间门一关上,一直赖在他身上的喻峥嵘忽然把他压到墙壁上,俯身吻了下去。

第15章 这逼是谁专用的?(h)

“唔……”

祁逸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呆了。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甚至,是祁逸这辈子的第一个吻。

唇齿相缠了没多久,喻峥嵘带着酒味的舌头就探进了他嘴里,把最后一丝理智也吸干了。

祁逸被他吻到全身瘫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任由喻峥嵘把自己压在墙上为所欲为。

直到喻峥嵘顺手撕开他的裤子,下身顶了上来,他才挣扎了一下。

“怎么?”

喻峥嵘剥下他的内裤,又解开自己的皮带。

“别……”祁逸用力推了他一下,“别在这儿,隔壁都是人!”

“小婊子还怕人看?”喻峥嵘满不在乎地拉下自己的裤子,他架起祁逸的一条腿,火热的- yin -- jing -顶到他- xue -口,“别啰嗦,我想- cao -你了。”

祁逸怕的要死,只得苦苦哀求道:“我帮你舔好不好,求你了!”

“不好,”喻峥嵘找准位置,慢慢往里顶,“我不想吃自己的- jing -液。”

祁逸还没听明白他话什么意思,喻峥嵘就再次低头吻住他,狠狠地插了进去。

所有的声音都被封在口中,最终融化成甜腻的鼻音,飘浮在两人耳边。喻峥嵘的吻,实在让祁逸目眩神迷、神智不清。

对他的霸道,祁逸完全没办法,喻峥嵘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再不情愿,他也已经- cao -进来了。

嘴唇亲吻,下身做爱。两人吻到快缺氧的时候,喻峥嵘才终于放开他上面的嘴,专心- cao -他下面的那张。

“小逼含的真紧,”喻峥嵘咬着他的耳朵说,“我天天- cao -也没把你- cao -松点?”

祁逸大口喘着气,不知不觉中,他的腿已经环住了喻峥嵘的腰,双手也搂紧了他的脖子。

喻峥嵘一下一下地撞进祁逸身体里,刻意摩擦着他的前列腺。祁逸渐渐有些受不住,- yin -- jing -挺的笔直,铃口的前列腺液一滴接着一滴地漏出来。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