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是吗?”喻峥嵘冷笑,“腿分开。【狂沙文学网首*发~】”

祁逸背靠着床坐在地毯上,朝他分开自己的腿。

“再开点。”

修长的双腿再往外打开了点。

喻峥嵘不客气用手拨弄着他的- yin -- jing -,玩了一会儿之后,他手指往下探了探。

“把逼扒开。”

祁逸转过头去不敢看他,双手却扒住大腿根,把双腿往左右两边打开到极限。

喻峥嵘的视线在他- xue -口巡梭许久,站起来去拿先前准备好的避孕套。

“这样被男人看着,你都硬的起来?”喻峥嵘蹲在他面前,一边拆包装一边问他。

祁逸大感羞耻,往后瑟缩了一下身体。

“逼挺出来,”喻峥嵘揽住祁逸的腰强迫他挺起胯,“装什么装,你硬的水都滴下来了。”

- yin -- jing -上流下来的液体已经挂到了地上,祁逸根本反驳不了他的话----事实上,他知道自己有受虐倾向,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喻峥嵘发现了端倪。

喻峥嵘把避孕套戴在右手手指上,摸索了几下,强硬的插进了祁逸的后- xue -。

尽管避孕套上有润滑剂,祁逸仍是眉头紧皱,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喻峥嵘的手指不客气的在他身体里搅动。

“被人- cao -过吗?”

祁逸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

喻峥嵘唇角一勾,把手指退到入口处,模拟着- xing -交的动作进进出出的- chou -插。

水声啧啧,祁逸张开着双腿让喻峥嵘玩弄,侧着脸靠在他胸口,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许久之后,让人难受的手指终于抽了出去,喻峥嵘脱掉手上的避孕套,拍了拍他红透的脸。

“爬到床上去。”

祁逸看了一眼他胯下粗长的- yin -- jing -,默默爬上床。

“屁股翘好。”

跪趴在床上,祁逸依言翘起屁股。

他看不见身后的情况,只觉得床垫陷下去一块,然后整个人都被喻峥嵘的气息包围起来,火热的硬物一下抵到- xue -口。

“逼扒开呀,不然我怎么- cao -。”喻峥嵘的语气很不耐烦。

祁逸赶紧趴下去,双手扒开自己的屁股。他用肩膀撑着身体,侧脸刚刚碰到床单,后- xue -便传来一阵剧痛。

“啊啊……”

祁逸痛的忍不住呻吟,喻峥嵘没理他,双手抓住他的胯,腰部用力长驱直入,一直顶到最深处。

冲刺到底,进无可进。祁逸的身体又热又紧,紧紧的含着他的- yang -具,喻峥嵘爽的心里暗骂了一声“- cao -”。

两人下身紧密相贴,喻峥嵘弯下腰,双臂环在祁逸胸前用手指玩他的- ru -头,没几下,祁逸的- ru -头就硬了起来。

“不……不要……”

喻峥嵘- cao -他的时候他没想躲,这会儿被玩- ru -头,祁逸却拿额头却顶着床垫,左右闪躲,想要摆脱喻峥嵘的手指。

“躲什么躲?”喻峥嵘抱紧他不让他动弹,顺手摸了一把胯下,“上面下面都硬了。”

胸口是祁逸的敏感带,根本受不了被喻峥嵘这样玩,本来因为怕痛已经软下去的- yin -- jing -都因为这刺激重新硬了起来。

祁逸双手扒着自己的屁股,躲不了又动不得,喻峥嵘得寸进尺地用指甲刮着他的- ru -头,没几下就逼的他叫了出来。

“发骚了?”

那声音骚媚入骨,听的喻峥嵘兴致高昂,埋在他身体里的- yang -具都不禁涨大了几分。

放开祁逸的胸口,喻峥嵘直起身子把自己的- yang -具抽了一点出来,却发现他咬的太紧。

“这么紧我怎么- cao -?”喻峥嵘一边- cao -他,一边大力拍他的屁股,在白皙的臀部上印下一个个红色的掌印,“放松!”

几掌下去,臀部果然放松了,连带着后- xue -也放松了一点。

“- cao -我……- cao -我……”祁逸被打了之后,屁股翘的更高,“喻峥嵘,- cao -死我!”

“妈的,没见过你这么骚的处,”喻峥嵘毫不客气的用力- cao -他,粗大的- yang -具把祁逸的- xue -口撑的满满当当,“到底多少人- cao -过你?”

“没,没有……”祁逸说话断断续续,“就你,你一个人,啊!”

一个用力,喻峥嵘又顶到了最深处。

“摸一下,”抓住祁逸的手,喻峥嵘让他抚摸两人的结合处,“摸一下你的- sao -逼。”

祁逸的手背在身后,手指抚过喻峥嵘的- yin -囊,摸到自己的后- xue -,那里一缩一缩的,似乎吃的正欢。

喻峥嵘突然兴起,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从从床上拉起来,变成仰头跪立的姿势。

找到比较好用力的角度后,喻峥嵘往前一顶,在他耳边说:“骚货,叫。”

让人骨酥的呻吟应声响起,喻峥嵘满意地摆动着腰,一下一下跟打桩似的- cao -着祁逸。

祁逸被他抓的头皮发麻,- cao -的脱力。除了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意之外,头皮上的痛感更像是在欲火上浇了油,让自己- yin -- jing -发烫,叫声连连。

这一夜,喻峥嵘在祁逸身上为所欲为,试了好几种姿势- cao -弄他。祁逸对他百依百顺,叫他做什么都照办。

折腾到大半夜,喻峥嵘最后让祁逸躺在床上,双腿折起压到身体两边,自己骑在他身上。

“婊子,看着我。”喻峥嵘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

祁逸之前已经被他- cao -哭了几回,这会儿抽噎着,眼眶通红的看向他。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