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见喻峥嵘识相的走开,跟班们不再管他,转而把年轻男人从角落里拉出来,一左一右,反拧住他的手臂压到浴室墙壁上。http://mip.eqeq.net

防爆灯昏黄的灯光下,年轻男人眉头紧蹙,侧着脸被压在粗糙的墙壁上。水珠顺着他微卷的刘海往下淌,在眼角汇成水痕,像极了一道眼泪。

快要跨出浴室隔间的当口,喻峥嵘用余光看了一眼那个即将被强女干的男人。

隔着氤氲的水雾,那张流着泪的侧脸,突然生生撞进了他眼里,如同过电般的直击心神。

喻峥嵘鬼使神差的朝那男人走近了几步,想努力看清水雾后面的那张脸。

“哟呵,怎么着,想参观?”

见他去而复返,两个跟班立马过来挡在他面前。

喻峥嵘脚步一顿,垂在身侧的右手顿时攥成了拳头。

小小隔间忽然充满了火药味,眼见干架迫在眉睫,被压在墙上的年轻男子忽然开了口。

“别闹了,我是纳粹的人。”他的声音不大,在小小的隔间里听起来却分外清楚。

话音落下,两个跟班疑惑地对看了一眼,又齐齐望向黑哥。

“纳粹的人……呸,”黑哥朝地上啐了一口,赤裸的下身压上他的屁股,“老子跟了你一个星期了,哪里见过纳粹的影子?”

“纳粹出去一个月了,”年轻的男人冷笑一声,“走的那天他还- cao -过我。”

黑哥不说话,只是拿自己的- ji -巴磨着他的屁股,龟- tou -里漏出来的前列腺液黏黏糊糊的涂满了他的股沟。

监狱里的囚犯个个都快憋爆了,面对就在嘴边的肥肉,要他松口实在是不甘心。

然而,要真是纳粹的人,还真是惹不起。

“你可以找相熟的盖世太保问问,”年轻的男人直起身,一把推开压在他身上的纹身大佬,“看看纳粹愿不愿意和你共享我的屁股。”

黑哥的胸膛起伏不定,看了他许久之后终究是不敢冒险,只得挺着已经翘得老高的- ji -巴,带着两个跟班骂骂咧咧的走了。

一场危机,消弭于无。

三人走后,年轻男人一言不发,开了莲蓬头继续洗他的澡。喻峥嵘从背后打量了他一眼,收拾东西走了。

明哲保身一直是他的座右铭,今晚却为一道水痕破了功。

躺在床上的时候,喻峥嵘脑子里反反复复浮现出一张流着泪的脸,却与今晚碰见的这人,毫无关系。

吃饭做工,做工吃饭。监狱里的每一天都活的像复制粘贴,虽然无聊,不失为一剂高效麻醉药。

数日后,放风时喻峥嵘无所事事,走到球场清净角落的时候,他看见一人独自坐在看台上,正摆弄着一片叶子。

走近几步,两人眼光相触,喻峥嵘认出是那天晚上浴室里碰见的年轻男人。

“是你。”喻峥嵘开口。

“是我,”年轻男人扔掉手里的叶子,“你叫……老俞?”

喻峥嵘朝他点了点头。

“陈墨,”年轻男人自报家门,还提起那天晚上的事,“老黑牛算是这个监区一霸,那天他把脏东西弄我屁股上了,我急着洗,没来得及谢你。”

喻峥嵘摇了摇头:“我没帮上什么忙,真打起来也没胜算----那天还是靠你撒的谎才脱身。”

“撒谎?”陈墨忽然笑了,“纳粹走之前真的找过我,这会儿老黑牛肯定打听到了,不然他不会放过我。”

喻峥嵘心里叹了口气,看他的眼神不免带上了几分同情。

“你这什么表情嘛,”陈墨朝他摊手,“多少人想爬纳粹的床都没机会。”

他说的这么坦白潇洒,喻峥嵘一时无话。须臾,一阵杂音从高音喇叭里冒出来,一则紧急通知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尴尬。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15分钟内管教带所有犯人大- cao -场紧急集合,15分钟内管教带所有犯人大- cao -场紧急集合。”

“走吧,”陈墨跳下看台,“有机会再聊。”

喻峥嵘跟着他往集合处走去:“是出什么事了?”

“全体集合……”陈墨口中喃喃,抬头看了看- yin -沉沉的天空。

“多半是纳粹回来了。”

第6章 还能在死前看见你

- yin -云翻滚的天空下,黑压压的站了一- cao -场的囚犯。

连着正门的中轴线被空了出来,看上去,的确是要迎接什么人。

不到十五分钟,管教们就将全体囚犯整队完毕。然而,等足一个小时之后,却仍未见到要迎接的人。

狱警a等的不耐烦,一屁股坐在地上,埋怨道:“那帮盖世太保!就知道拍马屁拍马屁拍马屁!”

远处忽然有车声传来。

“嘘,”狱警连连做手势示意他站起来,“来了来了。”

尖利的哨声响起,有狱警手持警棍,一边朝大门跑过去一边呼和着让囚犯排列整齐。

喻峥嵘站在队伍靠后,远远看见监区门口的两扇黑色大门缓缓打开,几分钟过后,一辆黑色的轿车穿过缓冲安全区,从大门口驶入。

这么大的阵势,应该是监狱长无疑。

最近听多了这位“纳粹”监狱长的事迹,喻峥嵘不禁对他有些好奇。

可惜,他排的太后面,车又开的快,集中了目力也只能看见轿车后座的一个模糊轮廓。

眨眼之间,黑色轿车便驶过了整个囚犯阵列,转弯进了办公区。

重大任务完成,大门缓缓关闭。狱警们领着各自管辖的囚犯排队回监室。

离开- cao -场前,喻峥嵘望了一眼轿车消失的方向。

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就为了这一分钟的排场。饶是他见惯了世面,也不禁为这样的权力所咂舌。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